秋早文学

繁体转换 | 收藏起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 > 俄罗斯文学 > 《奉命活下去》
当当图书 卓越图书 天猫商城

《奉命活下去》

第三十六章 盖世太保在行动——(五)



“他们为什么没有回音?”缪勒思付着问,“为什么您的中心不这样回答,就是说,请答应不要触动他,缪勒,然后给他戴上颈圈,带到地下室。或者干脆表示拒绝;‘不要同盖世太保发生任何关系……可他们一声不响。您对此有什么想法,施季里茨?”

  “我在等待。等待的时候很难有想法。”

  “顺便问一下,您真实的姓是什么?”

  “施季里茨、”

  “您是在俄国长大的德国人?”

  “可能相反 …我是在德国长大的俄国人。”

  “您有一个奇怪的姓,施季里茨。”

  “您熟悉冯维辛这个姓吗?”

  缪勒皱起眉,额头布满了清晰的皱纹,他小心地对待施季里茨说出的每一个词。他在琢磨更深一层的意思:

  “威廉·冯·维辛是诺伊施塔特市长,如果我没记错的话。”

  施季里茨叹了口气,大度地微微一笑:“冯维辛是俄国伟大的作家。难道姓氏能决定一个人的本质?萨弗拉索夫和列维坦是出色的风景画家。百科全书中这样写谊;伟大的俄国画家列维坦出生在一个贫穷的犹太人家庭……”

  “在广播电台播送斯大林命令的那个播音员是画家的亲属吗?”

  “不知道……”

  “如果我们那个疯子下令在百科全书中写上‘伟大的德国科学家爱因斯坦出生于一个贫苦犹太人家庭’的话,我现在手里也有‘回敬’的武器了。”

  “你们可以制服一个疯子,可这里的疯子太多啦,今后要让他们不去想象出敌人是不可能的。无论是俄国人还是犹太人、苏鲁人或者泰国人,最好牢牢记住,苏鲁人使帝国内见不到了黄油,而泰国人则是造成大批失业的罪人,戈培尔博土是这一类伟大理论的发明家……”

  “您想对我进行宣传?施季里茨。”

  “不是宣传,而是反争取。”

  “不恰当,遗漏了一个逻辑上的环节。您在对我进行反争取,所以给您的中心发了密电!但他们显然对我这种间谍不感兴趣。罗森堡说得不错,俄国的主要薄弱点在于缺少美国的实用主义……马克思主义者,他们……你们依靠精神公式生活。你们应当同梵蒂冈建立友谊,他们也认为,精神决定生活……象你们的大胡子导师……所证明的……您用俄国人转入您户头的那些钱干什么用呢?

  想写份遗嘱吗?说实话,我会按吩咐转寄的。顺便问一下,您的查琴卡在哪里?”

  “是萨申卡。”施季里茨加以更正,“她是我的妹妹。”

  “为什么要说谎?也许您忘了自己的话?您对塔格玛说过,这是同您的整个生命联系在一起的女人。”

  “顺便问一下,塔格玛怎么样?”

  “很好。她诚心诚意地为我工作。一个很有才华的间谍。”

  “她把我在瑞土的接头暗语交给您啦?”

  “当然。”

  缪勒笨拙地点上烟,看了看表:“施季里茨,我让了您一步。时间过去了。在暗堡时我给这里打了三次电话。我等了很久,但是现在完了,我的储备用完了。”

  “俾斯麦说过,俄国人套车要花很长时间,但走起来速度很快。也许我们该再等一等?”

  “那么您写吧。我准备尽可能地等待!但是您要写!把一切都写出来!从最早的时候开始写,所有秘密接头地点,识别暗语,您的户头,联络方式,领导人姓名……我必须把我们未来的助手培养成您的样子!要明白我的意思!您是独一无二的人,所有的人都对您感兴趣。”

  “我不会这样做。我无论如何也不能这样做,缪勒先生。”

  “哪里哟,我为您做了我力所能及的一切,我必须帮助您。”

  他站起来,走到门口,拍拍门。奥根、维利、库特走进屋里。缪勒叹了口气:“把他铐上,小伙子们,堵住他的嘴,别让人听到叫喊声……”

  施季里茨合上双眼,不让缪勒看到他的泪水。

  但是他感到带咸味的泪水迅速从脸上流下来。他嗅到了泪水潮四呼的味道。他眼前浮现出了萨申卡娇柔的面容。萨申卡站在符拉边沃斯托克码头的栈桥上,人们从四面八方拥挤她,而她握着自己的小巧的皮手夹,显得那样孤立无援。他的心被爱和忧伤之情撕裂了。尽管从那时起已经过去了二十三年,但生活不曾使他同别的女人联系在一起。好象是一种令人满意的报应,早上醒来,他看到的总是她的面容。也许每个男人都是如此。他的心中只留下了初恋的回忆。他带着这个回忆生活和死亡。他诅咒与她在栈桥分手的邢一天,泪水在她脸上簌簌流下。但她面带着微笑,因为她知道,他不喜欢哭哭啼啼的女人。他只是有一次无意中对她讲过,可热恋的人什么都会记住,甚至是一件小事……

  医生走了进来,干练地打开手提箱,取出注射器,从小金属盒里拿出药瓶,敲掉瓶颈,注射器里抽满了药水,医生把针头粗鲁地扎进施季里茨的脖子,甚至没有用酒精擦皮肤。

  “不会感染吧?”缪勒问,他贪婪地看着褐色的液体流入施季里茨内。

  “不会的。注射器消过毒。他嘛。”医生朝施季里茨点点头,“皮肤是干净的,有一股橙子香皂的昧儿。”

  拔出针头,医生没有在针眼涂药。他迅速收起自己的家什,啪的一声把手提箱锁上,用询问的目光望着缪勒。

  “可能还会需要您、”缪勒说,“我们碰到了特殊的试验对象,一针恐怕不管用。”

  “对他够用啦,”医生说。施季里茨十分吃惊。医生的表情十分平静。他仪表堂堂,有一双温暖的大手,两只眼睛普普通通。脸仔细刮过。他也许有孩子,可能还有孙子。为什么这些要集中在一个人身上,集中在人们身上,集中在世界上呢?!怎么能在白天干可怕的违背天性的事情,而在晚上教导孩子尊重长辈、热爱母亲……

  “他们要问你了,马克西姆,”施季里茨心中想。他感到一种火热的东西慢慢地在体内扩散,好象是治疗神经根炎的日本镇痛剂进入了血液里。起初感到热乎乎的,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开始感到软弱无力的平静。疼感消失了,他感到心满意足,希望有个老朋友坐在床前,讲一些琐碎小事,最好回忆那些亲近的人,‘他们要提问了,你一点办法也没有,你要回答他们……是因为奥根对你说过的斯科采尼在他们身上试用的麻醉剂在起作用吗?你要不慌不忙地回答他们。你去回忆莫斯科,你记得自己的城市,记得很清楚,它活在你心里。你回忆你初次在符拉迪沃斯托克遇上了你的心上人。在‘凡尔赛’餐厅,反间谍处处长吉阿津托夫走到她父亲的桌前,你认识了尼克拉·伊万诺维奇·瓦留申。你要回答你乐于回忆的事情,听到了吗?马克西姆。尽量别着急。你是个可怕的急性子的人,要更多地学会控制自己,要捏在手心里,不时地放慢速度。

  ……唉,脑袋嗡嗡直响,多么可怕而难以忍受的声音,好象有东西在里边敲打……”

  缪勒弯下身,凑到施季里茨眼前仔细打量。他看到施季里茨瞳孔放大,额头、嘴角和鬓角渗出了汗珠。他轻声说:“我在尽量减轻您的痛苦,朋友。您是我兄弟般的对手,明白吗?我很欣赏您,但我无能为力。我象您一样是个行家,所以请原谅我,并且开始回答。您听到我的话了吗?喂,回答我呀?您听到了吗?”

  “是的。”施季里茨说。他痛苦地抑制着坦率、真诚、迅速回答问题的愿望。“我听到了……”

  “那就好。现在您说吧,您的。上司叫什么?他在莫斯科同谁有联系?您从什么时候开始为他们工作?您父亲是谁?他在哪里?这个查琴卡是谁?您愿意对我说出这一切,对不对?”

  “是的,”施季里茨答道,“我愿意……我爸爸个子很高……很瘦也很漂亮。”施季里茨控制着自己,开始叙述。在他头脑深处他明白他无权只字不说。

  “不要急,”他在央求自己。忽然他明白了,最可怕的事还在后面。他可以思考,尽管他心里想说,想不停地说,说出自己的欢乐,因为对美好事物的记忆是留给人的最高欢乐。“你什么都明白,马克西姆,你清楚地知道,他等待你向他全盘托出,而你想把一切告诉他,不过你暂时还明白,不能这样做……一切并不这样可怕。”他想,“人比医学更有力量,如果医学比人有力量,那么就永远不会有人死亡。”

  “喂,我等着呢……”缪勒催促他。

  “爸爸很爱我……因为我是他唯一的孩子……他的脸上有块胎记……在左边……有一头漂亮的灰发……我常和他散步……在乌兹科耶……这是莫斯科城外的一个小村子……那儿有一座大门,是保罗·;特鲁贝茨基建的……太阳落在门的后面……整个的太阳……圆圆的……不过要会等,等它落下的时候……那里有个地方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些景色,保罗·特鲁贝茨基亲自指给我爸爸看这个地方……”

  “爸爸姓什么?”缪勒不耐烦地问,他满腔狐疑地望望医生。

  医生抓住施季里茨的一只手,摸住脉,然后耸耸肩,打开自己的手提箱,取出注射器,抽满黑色的药水,把针头刺入施季里茨的脖子。他对缪勒说:

  “现在他会讲得快些。不过您提问的口气太软了,要用更强烈的口吻。”

  “爸爸姓什么?”缪勒弯下身,几平要贴在施季里茨身上,问道,“回答呀,我等着呐!”

  “我浑身疼,”施季里茨说,“我想睡觉。”

  他闭上双眼,心里说:“嘿,马克西姆,坚持住,如果你开始着急。这是耻辱。你也知道,谁站在你面前。你的头要裂开了。他们大概给你超量注射药剂了。要利用这一点。可我怎么利用呢?”他在反驳自己,“不能这样做,因为我要回答所有问题。他们在问我,有人感兴趣,他希望我把爸爸的事告诉他,这有什么不好的吗?”

  缪勒抬起施季里茨的下巴,让他的头向后仰起,然后喊道:“能等多久?施季里茨!”

  “看着吧,”施季里茨暗暗说,“这个人在着急,而你要让他等待,不过要知道,这是缪勒!那又怎么样.”他感到奇怪,“缪勒有兴趣了解你的父亲,他也有爸爸。”施季里茨听到了遥远的声音,这声音—直渗入到他的意识深处。“你很了解盖世太保是什么货色吗?马克西姆。当然知道‘这是第三帝国的国家秘密警察,由缪勒领导。我需要的是他。他的脸在抽搐。你表现得不好,马克西姆,要知道他在等着……”

  “爸爸喜欢我,从来不训斥我,”施季里茨梦幻般地回答,“可你大喊大叫,这不好……”

  缪勒转身对医生说:“这种药对他不起作用!再给他打点什么!”

  “那样就会昏迷,分队长。”

  “那您凭什么答应我他会开口?!”

  “允许我问他吗?”

  “问吧。要快一点,我的时间快到了!”

  医生向施季里茨弯下身,用他冰冷的粗手指抓住施季里茨的耳朵,使劲拧了一下,然后开口说:

  “名字?名字?名字呢?!”

  “我的名字?”施季里茨在可怜自己。耳朵的痛楚是侮辱性的,从没有人揪过他的耳朵。“我疼,”施季里茨说。医生又拧了一下。“这不礼貌,我已经是成年人,为什么揪我的耳朵?”

  “名字?!”医生喊了起来。

  “他知道,”施季里茨朝缪勒点了一下头,“他了解我的一切。他这么聪明,我甚至为他惋惜,他的心中有许多苦衷……”

  缪勒神经质地点上一支烟,他的手指微微颤抖,他转身对奥根说:“跟我来。”

  隔壁的房间空着,摆放着沙发、书柜和堆着玻璃器皿的放物架。有很多瓶酒,甚至有葡萄牙产的葡萄洒。这些酒不能久存,也许是里斯本的外交官送的,可是所有的人早已离开,这瓶洒是怎么到这里来的呢?

  “奥根,”缪勒说,“一切进展得不坏。我希望您理解我怎么讨厌称呼他的爸爸和妈妈。那心爱的女人叫什么……”

  “可这一切为了什么?”奥根奇怪地问。

  “我完全是在另一个意义上需要这样做。医生,打针,审问——这些都是在继续进行游戏。如果您能把游戏进行到底我将感激您,您的子孙将用最美好的语言回忆您……对于您来说什么更珍贵,骑士十字勋章还是两万五千美元?说实话吧,看着我的眼睛!”

  “分队长,我简直不知该说什么……”

  “上帝保佑,您没有要什么勋章,这说明您是聪明人。行啦,”他从口袋里取出厚厚一叠美元,“这是一万美元,剩下的一万五千美元您可以在俾斯麦大街的秘点拿到,在七号楼二单元,在您来对我说行动已经结束的时候。这次行动的实质是……奥根,有两个人知道这个行动:您和我……不,还有第三个人猜到了,他是帝国部长鲍曼。也就是说,我把帝国的超级机密告诉给您。如果您泄露这一机密,您的全部亲属将被处死。我知道您多么喜欢自己的女儿玛丽姬和玛尔塔,所以我选中您来完成我的行动……还可以让医生问半个小时,别妨碍他,随他去干,但是不能再刺激施季里茨了。在施季里茨失去知觉之后,把他弄到这里来,放在沙发上,手戴上手铐,双腿用铁丝捆住。让他睡吧,在隔壁的房间安顿好吉维特小姐和格鲁贝格。他要不停地迅速地向吉维特小姐口述我交给他的那份材料。那是份绝密材料,内容包括一系列有关接近法国新政府的法国人的文件。您要注意带施季里茨去厕所的时间,您要让他听您的,一天四次——冲锋队队长盖什卡神经质地大声给洛特太大读俄国军事指挥员的材料……要让施季里茨注意到盖什卡在哪个房间。明白吗?医生还要到这里来一次,肯定是在明天,不过一切都取决于我们怎样牢牢地阻止红军……让他去问施季里茨的名字、暗号等等事情吧。我已为您列出了一些问题。要装出大发脾气的样子,催促他。您可以动手,不过要让他能走路,要注意他的腿、手、肾和肺。我交给您的是完全听摆布的人。您让他伤得愈重愈好,不过要留心他的眼睛,上帝保佑,他要是瞎了或者眼睛肿得看不清东西……我通过无线电通知您俄国人推进的情况。当我说他们已经不远了时,您要装出慌张的样子,假作打电话,请示如何处理施季里茨,您要和假设的交谈者解释,俄国坦克离这里只有一公里,请求批准处决施季里茨,或者要求派冲锋队队员来把他押送到安全地点……然后我的人会来找您,他要说接头暗语:‘我带来鲁道夫医生的信,请签名。’他会转交您一只手提箱,那里边有一枚有无线电装置的地雷。您把手提箱拿到盖什卡和洛待太太的房间,您坐在桌旁给他们写个宇条:‘五分钟后你们务必悄悄离开这里,下楼到后备住所去。’您给古维特小姐和格鲁贝格出写同样的字条。你们不要把门弄得太响,要轻手轻脚地出去。我的人将给地雷的无线电装置发出信号,房间将会爆炸,不过在爆炸之前,您要摘下施季里茨的手铐,把他锁在厕所里。明白吗?他必须呆在厕所里。爆炸不会伤害他,只能让他昏过去……早晨带施季里茨去厕所之前,您要检查一下,盖什卡的房间的门不要关上,让施季里茨看到打开的保险柜、装文件的小箱于和打字机让他听到口述的文件内容……明白任务的最终目的吗?”

  “不明白,分队长。”

  “逐步会明白的。等您到俾斯麦大街找我时,我会告诉您这项任务的隐讳的实质。您能来得急把家人转移出柏林吗?”

  “不能,分队长。”

  “那用电话同他们告别一下,我会立即下令把他们疏散到慕尼黑。”

  “谢谢,分队长!”

  “算啦,朋友。这种普普通通同志式的相互关心,值得谢吗?”
上一页 章节列表 下一页

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