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繁体转换 | 收藏起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 > 俄罗斯文学 > 《奉命活下去》
当当图书 卓越图书 天猫商城

《奉命活下去》

第三十五章 罐子中的蜘蛛——(一)



军事情报局在大本营的代表布格道夫在得知鲍曼已离开元首之后,找到副官约霍梅耶尔,请他报告元首,抽出五分钟进行一次紧急而且极其重要的谈话。

  布格道夫知道,最早接到戈林电报的不是希特勒。报务员们好象猜到要来这封电报,好象帝国部长的助手山德尔事先通知过他们,电报来了就立即先交给他。一分钟后此人就到了鲍曼那里。军事情报局在暗堡中也进行着自己的系统的工作。盖伦将军临行前做了相应的指示,他前往“南方”的山区,是为了训练自己的骨干,准备在“奥得河之战胜利结束后的工作”。

  布格道夫把所有送到他办公室的情报做了比较。他断定,恰恰是鲍曼在阻止希特勒前往阿尔卑斯山堡,恰恰是鲍曼对戈培尔这个愚蠢的幻想家、已经受到损害的病人施加影响,使他相信只有在柏林才能够找到战争的出路。戈培尔是唯一真正相信国家社会主义疯狂思想的官员,鲍曼在利用这一点。他巧妙地按动侵键,让它发出他所需要的声音。他象以往一样躲在暗处,而戈培尔在明处撒谎,他在勾画出一幅幅胜利的图画,预言出现奇迹,元首就入迷地听着,脸上还浮现出满意的微笑,但合上双眼时,脸色又象以前一样呆板。

  布格道夫的确竭力照搞清鲍曼的逻辑。他做过努力,但是毫无结果。他了解鲍曼那神秘的愉快乐观,了解他体格健壮、具有农民式的麻利、摆脱了道德规范的充分自由、谨慎的瞒天过海的贪婪。所有这些品质集中在一起使布格道夫这个有经验的间谍、天生的显贵、老于世故的人无法想象鲍曼会象希特勒—样决心结束自己的生命。他明白,最大的可能是鲍曼逃之天天,甚至比他这位军事将领更有可能。他知道,鲍曼在帝国全境设立的秘点有七百四十余个,而在柏林起码有三百个。布格道夫从大本营的一个报务员那里得知,有一个网连着奥地利、意大利、西班牙和拉丁美洲。国社党的秘密机构的人和一批与缪勒有联系的党卫队高级官员在这张网中发挥着领导作用。这个链条不是为了鲍曼本人又是为谁设立的呢?普通的逻辑预先证明了下列问题;何时这一链条可以进行工作?只能在希特勒消失之后。这种情况最有可能在何处发生?在柏林这儿。如果希特勒被拖到坚不可摧的阿尔卑斯山堡垒,战争还将会持续一个月、两个月,而本质上各不相同的盟国之间的关系又是这种状况,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即使要投降,也绝不是无条件的,而是把权力移交给在德国本土上的军队和那些现在准备立即把柏林拱手让给英美的力量;还可以把帝国武装力量的精锐部队收缩到阿尔卑斯山堡垒,现在那里除了警卫营,党卫队的人连影子都没有。难怪军方请求希特勒把最忠于他的“阿道夫·希特勒”师和“骷髅”师投入前线,这个计谋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在阿尔卑斯山堡垒,希特勒将会满足军方的意愿,或者是军方采取自己的行动,完成一九四四年七月二十日没有成功的事情。当时施陶芬贝格上校的炸弹奇迹般地没有伤及这个独裁者。别的人会干成这件事的,这种人太多了,只要能把希特勒从这里骗走,只要他失去了鲍曼和盖世太保的令人窒息的监视……

  希特勒立即接见布格道夫。他询问布格道夫的身体状况;“您的脸有些浮肿,也许应该让我的医生给您看一下。”他问起战场的消息,满意地听到了回答。战争正以前所未有的力量在继续,而不是象某些人认为的那样毫无希望。然后他又扯到能保证布格道夫性命的重要事情。倘若布格道夫现在要战胜鲍曼,就得让希特勒相信他的正确的话,而要做到这一点,只有寄希望于军队冷酷的逻辑和隶属关系上的法规,希特勒作为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军士,内心中已经对此服服贴贴。

  “我的元首,”布格道夫说,他强调他的报告不大吸引人,“我刚刚获悉您解除帝国元帅戈林职务的真正原因。我不去探究此事的政治实质,但是空军没有总司令,我不能不感到忧虑。在进行决定性战斗的日子里,这将给整个事业带来损害,因为没有统一的指挥,天空上缺少白己的统帅,飞行员们无法战斗。”布格道夫知道,如果他停顿短短的一会儿,改变一下讲话的方式和节奏,加快速度,或者相反减慢速度,希特勒都会打断他的话,鲍曼就会来了——现在元首不让鲍曼离开自己超过半小时,那么他布格道夫就无法行动了。“因此,我请求您签署命令,任命驻守慕尼黑的第六航空兵司令里德尔·冯·格莱姆为空军司令。”

  “鲍曼在哪里?”希特勒有气无力地问,“我们等一等鲍曼吧。”

  “帝国部长已经躺下休息了,元首。”布格道夫壮着胆撤了个慌,“在您还未签署命令和同鲍曼协商之前,我请求您允许我电告慕尼黑的冯.格莱姆火速来柏林。他是王牌飞行员,可以把飞机降落在街道上。有几个军用机场还在报们手中。我让他携汉娜·莱契同行。”布格道夫暂时止住话头,他知道,这个杰出的女飞行员、真正的飞行大师曾受到希特助的青睐。布格道夫强调自己对她的好感,接着反复说了几遍:“产生出这样的女性的民族是不可战胜的。”

  “是的,是的。”希特勒疲倦地说,“让他飞来汇报吧。在我同鲍曼和希姆莱就此问题取得—致意见之后,我在这里亲自通知他的空军司令的任命……”

  布格道夫来到无线电电台,发电报命令格莱姆和汉娜立即飞到柏林。

  二十分钟后鲍曼得知此事。

  四十七分钟后,他向慕尼黑发电报,指示格莱姆在动身前不仅要准备出有关空军状况的全部构料,而且需拟出改组帝国空军的工作方案。鲍曼精于此道,他准确地算计出了这个打击办法。他明白,准备报告要花去两三天时间,到那时格莱姆无论如何也无法驾机在柏林降落。

  此后,鲍曼顺便来找布格道夫,他说:

  “将军,我感谢您向元首提出了很好的建议。我找不到比格莱姆更好的人选。我请冯.格莱姆准备出详细的报告,一个新的司令必须要有充分准备。我想近日内我们会在元首的办公室欢迎我们的王牌飞行员。”

  “但是到那时他无法着陆了。”布格道夫忍不住说,“为什么要演这场戏,帝国部长?”

  鲍曼微微一笑:“您累了,将军,唱怀伏特加吧。如果愿意的话,我请您喝我的酒,他们从伯希特斯加登给我捎来一箱。然后您躺下睡一觉,到元首那里开会之前,您还有时间休息。”

  布格道夫询问慕尼黑,格莱姆的报告什么时候能准备好。立即收到了答复,好象预先做了准备:

  “各个部门正在工作,在两昼夜内一切材料将用专用机器打印。另外,格莱姆不久前负了伤,感到不适,医生们正尽一切努力以使将军痊愈。”

  布格道夫看看表,离去希特勒那里开会还有五分钟。他感到浑身沉甸甸的。他走道房间之间的过道。长桌前坐着元首私人卫队的党卫队军官,每个人面前都放着些酒瓶。

  布格道夫来到会客厅,那里悬挂着意大利大师的古老作品。鲍曼说过,这些作品只占在林茨的阿道夫.希特勒博物馆的藏品的十万分之一。

  在粉刷成灰色的监狱一样的凹凸不平的培壁的衬托下,画面上的老人和衣着华丽的美女的面容看上去有些可怕,好象是古董商人在赌钱。由于投在画面上的光线不均匀,产生了一些光斑,尽管有些昏暗,但还是可以在画的表面看见一些象老妪脸上的皱纹一样的细细裂纹。

  副官根舍遇到布格道夫,说元首请大家原晾,他迟到一会儿,他刚刚吃过早餐,请再等侯五分钟。

  克莱勃斯走进来,默默地同布格道夫握了握手。

  “我们头顶上还没有俄国坦克吧?”布格道夫阴沉着脸开了个玩笑。

  失去幽默感的克莱勃斯答道:“尚未收到此类情报。”

  希特勒在鲍曼和戈培尔陪伴下走了进来。他摇晃地很厉害,左边半个身了抖个不停。

  希特勒同布格道夫和克莱勃斯默默握手,然后请大家在会议厅入座。布格道夫盯着戈培尔。戈培尔的眼睛闪动着恐惧的光,象羊皮一样布满皱纹的皮肤使面孔收缩,俨然是一副面具。

  希特勒问有什么消息能让在座的人高兴,参谋长副官波特回答说:“罗科索夫斯基的坦克在施泰基恩地区以东推进了五十公里,并在整个北部战场展开进攻,逐步向柏林方向汇集。”

  希将勒转向克莱勃斯,缓慢地、口齿清楚地说:“既然奥得河是难以逾越的天然屏障,那么俄国人战胜了第三坦克集团军群就证明德国军事指挥员完全不称职!”

  “我的元首,”克莱勃斯答道,“对付罗科索夫斯基坦克的是——群操步枪的老头……”

  “废话!”希特勒园地打断他的话,“这是胡说八道,不值一提!明晚以前必须恢复柏林与北方的联系,必须打破俄国人的包围,必须稳定战线!”

  到报务室去了几分钟的布格道夫带回一个消息,希特勒的宠儿、上升到权力顶峰的施坦纳的进攻全面受挫。

  “党卫队这些蠢货不会给我帮忙的!”希特勒浑身抖得更加厉害,他勉强站住。 “我要撤掉他!”

  希特勒回过身,慢腾腾走到会议厅出口。

  布格道夫从后面理着他,轻声说:“帝国部长,正如您所预料的那样,俄国人开始轰击用佩霍大机场。我不相信现在那里可以降落飞机,哪怕是最小的飞机。”

  希特勒在门口站住,缓缓转道身,一清二楚地说:“汉娜·莱契可以把飞机降落在小巷里。”
上一页 章节列表 下一页

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