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繁体转换 | 收藏起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 > 俄罗斯文学 > 《奉命活下去》
当当图书 卓越图书 天猫商城

《奉命活下去》

第二十八章 悲惨与美好,善于理解真理



(一九四五年四月十二日)

  收到库普金斯关于战略情报局近期活动的详细备忘录后,罗斯福明白,杜诺万将军在自己的报告中遗漏了哪些环节,涉及了什么细节。他清楚地知道那些东西根本就没写进去,他请空军副官把斯大林的案卷拿来,取出有关“森莱行动”的电报。

  总统反复看了自己和俄国领袖往来的电报,并又一次浏览了杜诺万关于艾伦•杜勒斯与沃尔夫谈判的报告。罗斯福读完他的朋友和顾问库普金斯的备忘录后,脖颈一阵发凉。

  “就好象不经允许从外婆那里拿了桔子讲似的.”罗斯福想,“这是留着圣诞节喝茶时吃的,可我在十月份就吃掉了,而且被他们发现了,结果我感到无地自容。”

  “我的眼临累得不行,如果您不为难,请把斯大林的信读一遍。”罗斯福对副官说,“我想搞清对话的整个风格,否则我难以起草给俄国领导人的电报。这封电报的内容不仅要有我目前对谈判这件事的态度,而且要包含某种对不良行为的歉意——显然,那是我们在伯尔尼和在杜诺万本部的人的行为造成的误会。”

  副官戴上服始,声音响亮、语气单调地念了起来。(罗斯福总统总是要求别人这样,他担心热情洋溢会使辞汇产生不同的意义。)

  “斯大林致罗斯福总统,亲览,绝密。”副官念道,“我了解了您信中向我提出的问题,并且认为,在拒绝苏方代表参加在伯尔尼同德国人谈判,以讨论德军投降并在意大利北部对英美军队敞开战线的事宜之后,苏联政府无法做出其它答复。”

  副官继续念道:“我不仅不反对,相反完全赞成利用瓦解敌军的机会加快德军在局部地区投降的速度,并促使他们向盟军敞开战线。

  “但是,唯有在谈判不会缓解敌人的处境,排除了德国人借谈判之机调整并将部队调住其它战场——首先是苏德战场的可能性时,我才能同意就此事与敌人谈判。

  “基于要达到有这种保证的目的,苏联政府认为有必要让苏罕指挥机构的代表参加同敌人证行的这类谈判,不论该谈判在何地举行——伯尔尼或是卡泽尔特。我无法理解,何故拒绝苏军代表参加此类谈判,不知他们何处妨碍了盟军代表。

  “我必须通知您,德国人已经利用了同盟军的谈判,成功地将三个师从意大利北部调到苏德战场。

  “克里米亚的会议曾宣布,从东西两面协同打击德军的作战任务在于将敌人阻止在目前的位置上,以防止敌人有可能实施机动并将部队调整到其需要的方向。苏军指挥官正在完成这一任务,而亚历山大元帅都破坏了这个行动。对此苏军指挥机关深感不安。这是产生不信任感的根源。

  “‘作为一个军人,’您给我写道,‘您将理解,必须迅速采取行动,不放过任何可能性。假若肯尼格斯堡或者丹奇格的敌人打着白旗来找您的将军的话,亦应如此。’很遗憾,此种推理是不合适的。丹奇格或肯尼斯格堡的德军已被包围。如果他们束手待擒,那是为了避免全军覆没,但他们目前无法向苏军敞开战线,因为战线在压他们很远的西面的奥得河方向。而在意大利北部的德军的处境则完全不同,他们末被包围,也末受到被全歼的威胁。尽管如此倘若盟军仍与意大利北部的德军谈判,以便德军向盟军投降并敞开战线的话,这将意味着他们怀有某种更为重要的、关系到德国命运的目的。

  “我必须告诉您,如果在东线奥得河方向创造了德军向苏军投降并敞开战线的条件,我将及时向盟军指挥机关通报此事并请其派代表参加谈判。就盟友来讲,彼此不应对目前的情况执有秘密之说。”

  “接着念,”罗斯福说。

  “罗斯福总统致斯大林元帅,亲阅,绝密。我认为,在我们就驻意大利北部的德军未来可能投降而进行谈判一事交换信函的过程小,尽管我们双方在其它所有主要原则问题上协调一致但围绕此事还是出现了十分令人遗憾的忧虑和不信任感。

  “有关投降之事尚未举行任何谈判。如举行某种谈判,也将在卡泽尔特进行,并始终会有贵方代表参加。尽管在伯尔尼举行这种谈判的尝试毫无结果,但我已嘱托亚历山大元帅使您了解此事。

  “我重申,伯尔尼会见的唯一目的是同德军有身份的军官建立联系,而非进行什么谈判。

  “不能说同德国人谈判会谈他们将其兵力从意大利战场调注它处。如果进行某种谈判,也将是在无条件投降的基础上进行。至于盟军停止在意大利的进攻,绝非希望同德国人达成协议的结果。实际上,在意大利进攻战役的休整是近期内盟国军队——英国和加拿大师——由这一战场调往法国的主要方式。目前正淮备在四月十日前在意大利战场开始进攻。不过,尽管我们相信能够成功,但此战役的规模将是有限的,原因是亚历山大元帅的兵力不足。他有十七个战斗师,而他面对的是二十四个德国师。我打算尽一切努力让我们的预备队阻止目前驻扎在意大利的德军的调动。

  “此事的发生是一个德国军官倡议的结果,他显然与希姆莱关系密切。当然,显而易见,他所要达到的目的乃是使盟国之间产生怀疑和不信任感。我们没有任何理由使其达到目的。我相信,以上对我方的目前处境及其我的打算的表述能消除您在来信中所表示的担心。”

  “杜诺万把党卫队高级将领说成‘德国军官’了。”罗斯福说,“而且我相信了他。我在俄国人眼中似乎是个骗子……可耻……接着念吧。”

  “斯大林元帅致罗斯福总统……

  “头于伯尔尼谈判的来信收悉。

  “您说得十分正确,由于传闻英美军队首脑同德军首脑在伯尔尼某处举行谈判,现在形成了一种令人十分遗憾的不安与不信任的局势。

  “您坚信,尚未有任何谈判举行。应当认为,有人没有向您通报全部情况。至于我的军事同事,他们根据自己掌握的情报毫不怀疑谈判已经进行并且以同德国人达成了协议而结束。为此西线德军司令凯塞林元帅同意敞开战线让英美军队通过,而英美军队则应允降低媾和的条件。

  “我认为,我的同事的看法接近事实。否则英美两国拒绝让苏方代表赴伯尔尼参加与德国人的谈判一事则是不可思议的。

  “同样,英国人也令我百思不解。他们让您与我就此问题交换信件,而自己却依然保持沉默。尽管十分清楚,在伯尔尼事件中英国人是倡导者。

  “我明白,在伯尔尼或其它某地举行的单独谈判对英军来说有着显而易见的好处,这样英美军队就有可能向德国纵深推进,而几乎不受德方的任何抵抗。然而为何要对俄国人隐瞒此事,为何不通报绝自己的盟友——俄国人呢?

  “于是产生了如下后果目前,西线的德军事实上已停止同英美部队作战。与此同时,德国人却与英美的盟国——俄国作战。

  “显然,这种局面绝不会有利于保持并加强我们各国之间的信任。

  “在上封信中我已向您提到过,而且我认为有必要在此重申,我个人和我的同事绝不会迈出这样冒险的一步,因为我们意识到,暂时的好处无论如何好,都会有损于保持并加强盟国之间的信任这一根本利益。”

  “是啊,他说得对。”罗斯福说,“杜勒斯兄弟和杜诺万的律师事务所在为蝇头小利破坏我这些年来的努力结果——俄国人的信任。请念下去。”

  “您感到疲倦了?”

  “哦不,不,您说什么呀 —我听着呢。”

  “绝密。罗斯福总统致斯大林元帅,亲阅。我吃惊地收到您的来信。信的内容是确信亚历山大元帅和凯塞林在伯尔尼签署了协定,‘使英美军队向东方推进,而英美两因为此承诺降低与德国人单独婿和的条件。,

  “上一封信中我已谈到在伯尔尼进行了旨在召开讨论驻意大利德军投降问题会议的尝试,找曾通知您:(1)在伯尔尼没有进行任何谈判。(2)这种会见不带任何政治色彩。(3)意大利境内的德军的任何投降均不会破坏我们所坚持的无条件投降的原则。(4)欢迎苏联军宫参加任何为讨论投降问题而可能进行的会面。

  “我们在军事上针对德国做出了共同努力,这种努力现时已展示出粉碎德军、汤逐取胜的光明前景。为此,我还是请求您对我的诚意和可靠给予高度信任,如同我一贯相信您的诚意和可靠一样。

  “同样我充分评价您的军队允许艾森亲威尔将军的部队强渡莱茵河所起到的作用,以及贵军在彻底粉碎德国抵抗而采取的行动对我们实施整体打击所产生的影响。

  “我充分相信艾森豪威尔将军,并且相信在与德国人签署任何协定之前,他肯定会向我报告。他受命要求,而且他也将要求在他的战场上面临失败的敌军无条件投降。我们在西线的推进是军事行动的结果。推进迅速之快主要是由于我方空军对德国交通线实施的毁灭性打击和艾森豪威尔成功地在莱茵河西岸歼灭了西线德军的主要力量的缘故。

  “我相信,在伯尔尼不会进行任何谈判,同时我认为,您所掌握的这方面的情报可能来自于德国内的情报。德国人竭力在我们之间制造纠纷,以便在某种程度上逃避他们犯下的军事上的罪行。如果沃尔夫的目的正是如此,那么您的信则证明他已取得了部分成功。

  “鉴于我深信您相信我个人的可靠和要与您一道迫使纳粹分子无条件投降的坚定性.苏联政府显然听信了有关我在末取得贵方完全同意之前已与敌人签定协定的传闻,对此我感到吃惊。

  “最后我想提醒,如果恰恰在胜利近在咫尺之际,却因为怀疑和缺乏信任造成人力和物力的重大损失,进而给整个事业带来损害,那么这就将是历史上最大的悲剧之一。

  “坦率地说,由于这种卑鄙的、对我的行动或者我的可以倚赖的部下的行动的不正确描述,对于您的那些通风报信者,无论他是谁,我不能不感到非常的不满。”

  “您觉得不合适?”罗斯福问,“您明白我被摆在什么位置上了吗?念下去。”

  “斯大林致罗斯福总统,亲阅,绝密。

  “(1)在我的信中……涉及的不是诚意与可靠性问题。我豪不怀疑您的诚意和可靠,对丘吉尔先生也是一样。我所谈及的是在我们之间书信往来的过程中关于一个盟国对待另一个盟国的关系上可以做什么和不能做什么的观点上有着差别。我们俄国人认为,敌人目前面临着不可避免的投降,在此情形下,任何一个盟国与德国人就投降问题进行的会见必须要保证有另一盟国的代表参加。如果一个盟国要参加这种会见,那么无论如何他也是必不可少的。美方和英方的想法恰恰相反。他们认为俄国人的观点不正确,所以他们拒绝让俄国人在瑞士参加与德国入的会师。我曾写信给您并认为无需重复,在这种情况下俄国人绝不会拒绝让英美两方参加这种会晤。我仍然认为俄国人的观点是唯一正确的,因为它排除了相互怀疑的所有可能性并不让敌人有可能在我们之间埋下怀疑的种子。

  “(2)所谓西线德军放弃抵抗仅仅是由于他们已被击溃的观点我难以苟同。德国人在东线拥有一百四十七个师。他们可以在东线抽出十五到二十个师支援西线部队,并且不会对东线有任何损失。然而德国人没有做也不曾这样做。他们仍然疯狂地为同俄国人争夺捷克斯洛伐克的吉姆利亚尼茨的无名小站而拼杀。这对他们来说只是死亡的催化剂,但是他们却拱手让出奥斯纳布吕克、曼海姆、卡塞尔等德国中部的一些重要城市。您要承认,德国人此举十分奇怪,令人费解。

  “(3)至于说到我的情报人员,我要使您相信,这是一些诚实而谦逊的人。他们一丝不苟地履行自己的职责,绝无欺侮谁的打算。我们已经在工作中对这些人做过多方面的检验。请您自己做出判断。今年二月马歇尔将军向苏军总参谋部提供了一连串重要消息.他根据他所掌握的情报通告俄国人,在三月份德国人在东线将有两次重大反击。一次从波美拉尼亚向多论方向,另一次是从莫拉福斯克——奥斯特拉夫地区向罗兹方向。但是事实上德国人准备并且实施的主要打击不是在上述地区,而是在完全不同的地方——巴拉顿湖、布达佩斯西南地区。正如现在所知,德国人在这一地区集结了三十五个师,其中有第一一四坦克师。这是战争期间与如此众多的坦克力量进行的最重要的较量。托尔布辛元帅成功地避免了一场灾难,击溃了德国人。同时,这也是由于我的情报人员发现了德国人实施主要打击的计划,当然达是在稍晚的时候得知的,并且迅速向托尔布辛元帅发出警告。所以我有机会又一次坚信苏维埃情报人员的一丝不苟和业务的精湛。

  “为了使您理解这一问题,附上红军总参谋长安东诺夫将军给约翰·金将军的信。”

  “这封信也念吗?”副官问。

  “是的,请念吧。”罗斯福回答。

  “致美国驻苏联军事使团约翰·金少将。

  “尊敬的约翰·金将军:

  “请在递交马歇尔将军的情报中补充如下内容:

  “今牛二月二十日我得到马歇尔将军通过金将军转交的通知,谈到德国人在东线组建了两个集团军群,准备进行反攻;在波美拉尼亚的集团军群准备打击多伦,在维也纳、奥拉夫斯克——奥斯特拉夫地区的集团军群准备进攻罗兹方向。在南方集团军群中包括第六党卫队坦克集团军。二月十二日我也收到英国军事使团布林克曼上校类似的情报。

  “我十分感谢马歇尔将军为促进达到我们共同的目的.如此热心地向我们提供情报。

  “同时我认为我有义务通知马歇尔将军,三月份在东线进行的军事行动并末证实他所提供的情报。因为这些战事表明,德军的主要集团军群,包括第六党卫队坦克集团军没有在波美拉尼亚和莫拉夫斯克一奥斯特拉夫地区集结,而是在巴拉顿湖地区。德国人从那里发动进攻,目的在于前出至多瑙河,并在布达佩斯以南实施强渡。

  “这个事实证明马歇尔将军提供的情报与三月份东线战斗的实际进程不相吻合。

  “这一情报的某些来源有意混淆英美指挥机关和苏联指挥机关的方向,转移苏联指挥机关对德国人准备在东线实施主要进攻战役的地区的注意力。这种可能不能排除。

  “尽管出现了上述情况,我请求马歇尔将军,在有可能的情况下,仍然向我通报敌情。

  “我认为有义务将这一消息补充到给马歇尔将军的情报中,这仅仅是为了他在对待这一情报来源的态度上做出相应的结论。

  “请向马歇尔将军转达我的敬意和感谢。

  “尊敬您的红军总参谋长安东诺夫大将。一九四五年三月二十日。”

  “真不知羞耻。”罗斯福轻声说,“目光短签的贪婪和对俄国人的传统厌恶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成为爆炸的导火索。我为我相信这些人感到无地自容……库晋金斯曾对我说,有入在欺骗我,我真惭愧,我打断了他的话。请做记录……冒号,引号……”

  罗斯福口述道:

  “罗斯福总统致斯大林元帅,亲阅,绝密。

  “感谢您真谈地解释了苏方在伯尔尼事件上的观点。正如现在业已查明的,这件事已成为过去,它不会带来任何好处。

  “无论如何将来不能再出现这种彼此猜疑和毫无价值的误会。我相信。一旦我们的军队在德国境内建立起联系.完全协调一致地联合起来,纳粹的军队定将灭亡。”

  “句号。”罗斯福说,“加上引号。这是我目前所能做的一切。但这只是开始。我想,俄国人会理解我的……请注明日期:一九四五年四月十二日。”

  这是弗兰克林·迪拉诺·斯福签署的最后一份文件。
上一页 章节列表 下一页

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