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繁体转换 | 收藏起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 > 俄罗斯文学 > 《奉命活下去》
当当图书 卓越图书 天猫商城

《奉命活下去》

第二十一章 参阅资料——(五)



(赫斯)

  “我们的‘国外组织’部得到的新的材料国社党必须装入鲁道夫.赫斯的案卷。赫斯与元首在同一个月得到党证和号码为‘17’的金证章。在他们一起被关押在朗茨堡监狱的一间牢房时,阿道夫·希特勒口述,他执笔写出了《我的奋斗》一书。”

  重提此案的起因是由于希姆莱的情报站拒绝答复一系列问题,而这些问题是在得到伦敦的新情报后发生后。现在,赫斯或者是英国情报机关派出的替身正在伦敦。

  帝国元帅戈林身边的那些人也没有做出令人信服的答复,而他们由于所担负的任务的原因,肯定了解赫斯飞行的全部情况。从一九三九年九月一日起他们开始负责制造飞机和监督在帝国上空飞行的所有飞机。根据各站的报告,情况如下:

  一、一九四一年五月十日十七时四十五分慕尼黑城外的奥格斯堡机场有一架“梅—110型”飞机起飞。飞机两翼未挂副油箱(案卷中有赫斯驾驶的飞机照片,是在逮捕赫斯副官平奇时收缴的)

  二、一九四一年五月十日二十二时英国空军雷达发现有一架飞机正向诺森伯兰的霍尔埃连远方向飞来(情报由打入英国空军的代号为“c—l2”的间谍报告)。

  三、一九四一年五月十日二十二时五十分一名姓名不详的飞行员在苏格兰跳伞,飞机未损坏。驾驶员后来声称,他不是象他开始时说的是“霍恩上尉”,而是元首的助手赫斯。他负有和平使命——同阿伯莱特·豪斯霍费尔的朋友加明顿公爵对话。次日在土豆地里发现的飞机各有两个副油箱)

  四、我们询问了梅塞尔施密特飞机公司历史部负责人埃贝特得士。他无法提供有关元首助手的飞机的有用材料。在梅塞尔施密特工厂保留的生产的飞机的全部档案中,没有赫斯购买飞机的记录和订货证明书。

  玉、根据战对法规,无论哪一架飞机都无权在没有相应的“飞行证”的情况下起飞。既然赫斯的飞机飞经了慕尼黑、科隆.阿姆斯特丹的雷达区,他就必须给有关的地面监视站发出识别信号(否则飞机将被迫降,假如,拒绝降落,地面炮兵要将其击落)、但是所有的空军分队均已询问,无论是哪个地区,也无人在一九四一年五月十日发现一架飞机在帝国上空单独飞行。(不过完全有可能是戈林的空军由于某种特殊原因不愿向党转交有关的档案)

  六、可以假设,赫斯在科隆或者荷兰占领区的某军用机场着陆补充燃料。我们就此询问空军,得到的答复断然否认了这种可能。

  七、根据来自格拉兹科的情报,在坠落在苏格兰的飞机总箱内发现有燃料。在当时如果不补充燃料或者不带副油箱,飞机无论如何也飞不到英国海岸。

  八、一九四一年星月底戈林元帅最信任的空军将军乌德率领一个梅式飞机飞行大队前往挪威南部“护送船队”。他的所有飞机都是元首助手驾驶的那种飞机。乌德的司令部不愿意或者不能向党提供有关一九四一年五月十日飞行大队军官的飞行情况。用他的话说,有关当时的所有文件都在一次轰炸中被烧毁。

  九、空军将军阿道夫·格兰特指挥的飞行大队部署在北部海洋,这恰好是赫斯的必经之地。根据格兰特的证词,戈林元帅曾打电话给他,要求大队起飞,击落飞往英国的发疯的元首助手的飞机。这是在五月十日傍晚,即赫斯从奥格斯堡起飞一两小时之后,再过一会儿他就会到达海岸上空。但是在第二天戈林同党的其他领导人应召参加讨论“赫斯事件”的特别会议上,戈林元帅表示,他对赫斯的飞行一无所知。

  十、根据来自伦敦的情报,对赫斯进行的医疗检查未发现身上有伤痕。而赫斯在我军医院一九三七年十一月二十三日的病历上注明元首助手在战场上曾留下如下伤疤:一九一六年六月十二日在土曼城下左臂和一条腿被弹片击伤;一九一七年七月三十五日左臂再次负伤:一九一七年八月八日在乌古利安附近被子弹击伤左大腿。

  十一、根据来自格杜兹科的情报,共国国防部保存着所有在关国境内发生的航空事故的档案.但是没有赫斯的飞机的档案。

  十三、根据来自都柏林的情报,丘吉尔的战时办公室禁上为赫斯拍照。关押俘虏的监狱递交给丘吉尔办公室的一份备忘录中有一段赫斯的话,里面谈到了他与戈林元帅的友谊,尽管人人都知道他们关系不大好,同时也表示了他对希姆莱的愤愤不平,虽然他们早有深交。备忘录还记载了此人吃鱼肉,狼吞虎咽;而元首助手是素食者,而且风度文雅。

  十三、现在可以得出结论,同西方进行的背叛性谈判不是从昨天才开始,也不仅仅只是卡纳里斯和舒伦堡这样做。

  著名的政治地理学奠基人之子阿伯菜特·豪斯雷费尔早在一九四O年四月二十七日就被赫斯派往日内瓦,会见了瑞士红十字会主席布克哈多姆博士,会见时讨论了签订英德和约的必要性。这个阿伯莱特只接受赫斯委托在里斯本同“罗伯特夫人”保持接触,目的是为与伦敦签订和约奠定基础。可见元首助手在西方有可靠的关系网,这些人会尽一切可能在“巴巴罗沙”行动开始前促进他的柏林与伦敦实现和平的设想。

  综上所述,可以设想,赫斯没有飞到苏格兰(为了防止他的使命失败派出了替身),而是飞往一个能够提供私人机场的国家。在那里赫斯可以换来另一条飞机,带着自己的和平建议飞往伦敦。此时“霍恩上尉”已经在秘密的牢房里,成为“和谈朗谋”的热门人物。因此可以设想赫斯与丘吉尔早有接触。

  十四、我作为赫斯的助手,了解他的“和平计划”,但是我的自然认为这与元首是一致的。

  由于我把“友好对待同事”作为座右铭,由于我认为在国社党人的思想理论与实践中没有可怀疑的因素,就产生了下列问题:

  1.帝国最高领导人中谁能帮助赫斯实现其计划?

  2.在主管战斗机飞行的戈林的人中间,谁会受希姆莱唆使予以合作,怎么能够准备赫斯替身掩人耳目的苏格兰飞行,以保守元首助手与丘吉尔和谈的秘密?

  3.戈林会与赫斯结盟吗?

  4.是卡纳里斯还是陆军参谋部中与卡纳里斯接近的人给元首助手提供了这种帮助?

  5. 一旦他在战后对领袖的地位跃跃欲试的话,是否有足够的材料能损害赫斯的名誉。倘若没有.那么怎样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搞到这些材料?

  泄露出此备忘录一字一句者,将被处死升株连全家,不管他们住在什么地方,过去为国社党建立过多么伟大的功勋。

  文件上没有鲍曼的签名,只有奇怪的笔划。但帝国部长正是用这种笔划签批了“七千万美元”的文件,这些钱于一九四五年二月存人布宜诺斯艾利斯的“顿基斯特”银行中弗雷德博土的名下。

  赫斯担任元首助手时,没有签署过一份类似的文件。在这个意义上说,他对鲍曼没有威胁,但是从威信的观点看是有危险的。所有极权的信徒永远只崇拜名誉、职务、装璜精美的奖章,而不是智慧、心灵、荣誉和道德。

  施季里茨看完了那份“备忘录”,缪助迫不急待地问:“怎么样?”

  “眼下还不明白。”

  “是希姆莱吧?是他推了赫斯一把吗?”

  施季里茨摇摇头:“您永远不会从别人那里听到关于此事的什么看法吗?难道您没有得到情报?哪怕一星半点的?”

  “施季里茨,一年前我才知道元首的‘兄弟’、我们党的领袖和创建者施特劳塞和罗姆是怎么死的。我听说,他们每个人在被枪决前都高呼‘希特勒万岁!’他们流着泪,让刽子手们相信元首被人欺骗了,他们只祈求能同自己崇拜的偶像见上一面。不久前我才见到希特勒在逮捕他们之前写给他们的信。他表达了自己对国社党英雄们的友好感激之情,他表明了自己对‘党内的兄弟’施特劳塞和罗姆的热爱,他用‘你’称呼他们,请求他们永远和他在一起。”

  “那么您相信鲍曼没有和您耍滑头?为什么要把赫斯偷梁换柱?”

  缪勒耸耸肩:“我有几点推测。其一:鲍曼亲自——通过希姆莱——把替身派到苏格兰,而真正的赫斯则转移到西班牙的秘点。这时是在进攻俄国之前,离战争爆发还剩下四十天。如果假赫斯同英国人谈判成功,那么事情就成了。战争将在一个战场上开始:英国人会把‘元首助手’交还我们,而真赫斯也就回来了。行动绝对保密。其二:鲍曼在进行权力斗争,很可能是他通过戈林在最后一刻用种种方法替换了赫斯,而且替身的确飞往苏格兰,从我们在挪威的基地起飞,取代了死去的赫斯。就是说,鲍曼为了恫吓俄国人,可能已开始行动——真正的赫斯被丘吉尔藏了起来,他们将交出神经错乱的赫斯的替身,英国人准备在希特勒死后把真正的赫斯坐上德国领袖的位子。”

  “您打算什么时候还这些材料?”施季里茨问。

  “您疯啦?”缪勒说着站起身,“您以为我会把材料留给您?为了工作?我不会给您留下这些材料,施季里茨,尽管我现在什么也不明白,完全不明白,我的全部推测不是来自于我的认识而是由于我不知所措。”

  “我也什么都不明白,”施季里茨暗暗说,他把缪勒送到门口的台阶,“我相信,他是来谈克莱勃斯的。难道我完全搞错了?倘若如此,那太可怕了。这意味者,我是庸人自扰,他没有进行什么游戏。”

  缪勒直到走下台阶时,才说出施季里茨所期待的话:“我很难理解鲍曼。他出人意料地把克莱勃斯推上总参谋长的位子。古德里安得去送命了,而克莱勃斯则可能同红军坐在谈判桌前,以便把他们放进来,不过是按照我们可以接受的条件。他可以让俄国人不费一枪一弹赢得柏林之战。”

  缪勒无法想象,鲍曼交给他的材科只是自己阴险的游戏中的一环。除了自己,鲍曼不相信任何人。他有绝对可靠的情报,赫斯的确在英国人那里,而‘霍恩’呢,即使有此人,也早巳被英国人作为无用的证人除掉了。鲍曼认为,如果这个情报通过缪勒传到莫斯科,那么俄国人的忍耐就会达到顶点。

  不过施季里茨错误地估计了鲍曼的思维活动,所以他认为,在鲍曼与缪勒矛盾的基础上采取行动,不仅是可能的,而且在一定程度上也是解救性的。

  “中心。按照缪勒的意见,克莱勃斯将军准备进行接触,但是这些接触只能在改变暗堡中的政治局势的决定性时刻进行。几时把上次情报的费用存入我的帐户?尤斯塔斯。”

  情报负责人决定,暂时不向斯大林报告伊萨耶夫的来电。他明白斯大林会有什么反应。他又向柏林发了两封密电,采纳了伊萨耶夫进行游戏的意见后,他请“尤斯塔斯”不要早于一星期的时间去联络,以便有可能同新的“被监护人”鲁宾纳乌一同前往瑞士。他通知说,十天后“联络员将在柏林找他”。

  苏联情报机关认为,哪怕为伊萨耶夫赢得一小时的时间,也可能对他的命运和已占据出发地域、正准备进攻柏林的数十万苏联土兵的命运具有决定性的意义。
上一页 章节列表 下一页

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