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繁体转换 | 收藏起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 > 俄罗斯文学 > 《奉命活下去》
当当图书 卓越图书 天猫商城

《奉命活下去》

第十八章 偶然的因素



上奥地利省省长恩格鲁贝尔发来了秘密情报,鲍曼感到极度不安。

  帝国的所有人(显然是那些有可能得到情报的人)认为,党卫队在粉碎了主要的叛乱之后,已经将军队置于自己的控制之下。到了一九四四年夏季,他们已成为帝国最强大的力量。

  这种看法是正确的,正是基于这个原因,鲍曼才采取种种行动,以维持元首身边力量的平衡。他利用戈培尔在报刊、电台和举行大规模集会游行时发动一场强大的宣传攻势,提出了“光荣属于民族的可靠支柱党卫队士兵”的口号。戈培尔不是鲍曼计划中的神圣圣徒。戈培尔象以往一样为了纯净思想而工作。他真的认为,没有党卫队对军队歼灭性的打击,将军们就会在柏林占上风,因此他认真地对待鲍曼随口说出的这句话:“现在,大部分留在后方的党卫队成员必须立即派往前线,编入军队,推上领导岗位。党卫队道德上的坚定和他们崇高的国家社会主义思想已经被事实所证明。”

  希特勒签署了一项关于党卫队成员加入作战部队的命令。

  这样,到了一九四四年秋,希姆莱在帝国内已不象从前那样具有广泛的基础,他的组织中的大多数军官此时正在东线和西线的战壕中经受煎熬。当然帝国警察巨头在后方基础的改变并未触及保安总局。不过二十万个党卫队“黑杉”小队无法与有六百万之众的“褐衫”队相比。

  现在,党卫队的大部分“骑士”已陷入希姆莱和军方的双重领导,他们呆在掩蔽部或者营房里没有权力自由来往。这样,鲍曼的机关就成了帝国唯一的骨干,成为事实上不受控制的国家力量。

  每星期鲍曼都收到各省省长的详细报告。德国划分为三十三个省,就是说在所有的土地上,如巴伐利亚、黑森、汉堡都有州一级的党的庞大机器。

  鲍曼没有向前线派出一个自己人。在国社党各级机构工作的共有九十多万人,他们在为他服务,为他一个人。他每日都能收到他们的汇报。他向他们下达重要指示,对他们进行指导。一九四四年十一月,在柏林召开的有一千多名国社党地区负责人参加的进行这种指导的会上,鲍曼说:

  “观在,我们的党卫队兄弟肩负着帝国未来的重要责任,这将在战场上得到证明。你们的任务,亲爱的同志们,是要接过他们在后方的一部分工作,每时每刻地帮助他们,并且是共同采取行动。所有重要的问题都要向我请示,以便我能同希姆莱讨论最迫切的问题。”

  在鲍曼的人中间有一些人还记得恩斯特•罗姆和戈里戈利.施特拉塞。他们知道,如果没有罗姆与施特拉塞,元首永远也不会取得政权。但这些纳粹运动奠基人的命运太惨了,他们感到心有余悸。所以他们内心惧怕处决国社党党卫队的元老,因为这些元老竟敢对除掉罗姆和施特拉塞的“卫队”战土的行为表示异议。

  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国社党机关的人们把鲍曼的话理解为行动的信号——党卫队队员无条件服从党的地方组织的信号。

  事后,当希姆莱结束了战地之行返回柏林时他才得知此事。在此之前,希特勒曾对他说:“我还是没有对鲍曼主动的恰如其份的好意感到吃惊。他没有等待您,而且首先向您伸出了友谊之手。我认为,现在您不会感到由于把您的精锐部队调到战场而给党卫队组织带来了损失。”

  希姆莱只是向鲍曼表示了一下谢意,他仇视地微笑着握了握鲍曼的手。

  从此,秘密警察和党卫队的地方组织必须每月向国社党提交自己的报告,尽管并未做出有关的特别决定。

  上奥地利省省长思格鲁贝尔的目光注视着一份文件。文件谈到在距卡尔登布龙纳别墅不远的阿尔特——奥泽地区,数次记录了短波电台的工作。根据各种情况判断,电报是发给美国在瑞土的谍报站的。

  恩格鲁贝尔要求地区盖世太保提供敌人派遣到这一地区的行动小组的详情,但是没有得到令人满意的答复。他再次询问,人们只简单地答复“正在研究行动计划”,同时暗示,询问细节会给调查带来损害。

  恩格鲁贝尔认为自己有义务使鲍曼了解这件蹊跷的事。他管辖的地区紧挨着阿尔卑斯山堡垒和伯希特斯加登地区,希特勒的后备队部署在那里。希特勒必须从柏林转移到那里,以继续领导对敌斗争。此外,在利涅茨与萨尔茨堡之间有阿尔特——奥泽盐矿。“元首博物馆”的价值九亿七干三百万美元的陈列品也藏在这里。

  这一情报迫使鲍曼召见缪勒,并委派他毫不延迟地弄清全部真相。

  “没有人知道这个宝库,”鲍曼说,“我向希特勒保证,世界艺术的杰作绝不会落人敌人之手;要么属于我们,要么就埋在地下,让地下水毁掉它们。”

  缪勒去问自己的人。

  得到的答复象恩格鲁贝尔得到的答复一样仍然含糊不清。

  缪勒立即明白出了什么事。一定是在调查过程中出现了在文件和电话中无法谈及的人名。难道卡尔登布龙纳在会晤贝纳尔多特之后已经开始行动了?

  于是缪勒决定,派最可靠最机警的人去萨尔茨堡。

  派谁呢?赫尔道夫?他忠实,可太蠢。他会干蠢事的,这有危险。艾斯曼?他会按他的原则性去瞎闯祸,一点也不考虑后果。当然,施季里茨是这一步棋中最理想的人选,可是他正在行动,他需要在这里。

  缪勒最后也没有决定这件事该怎么办。他给鲍曼打了电话,要求给两天的时间思考。

  鲍曼同意了,尽管他的口气很冷淡,缺少不久前和希姆莱说话时的那种善意。

  利涅茨和萨尔茨堡两地的盖世太保不知所措。其原因缪勒已有切肤之感:的确,向西方发报的电台地点几乎与卡尔登布龙纳直接管辖的保安总局特别通讯处的位置相同。所以按照纳粹的等级法,地区盖世太保必须向上奥地利省保安处提出建议,而保安处同样必须与恩格鲁贝尔就此协调一致,避开舒伦堡和缪勒直接找卡尔登布龙纳,征得批准对他豪华的别墅内的助手进行公务性检查。这座有着高高的橡木栅栏的城堡由党卫队机枪手警戒。

  利涅茨和萨尔茨堡的盖世太保不敢提出这个建议。卡尔登布龙纳显然是不会受摆布的,不能错误地估计他的反应——秘密机构的人知道,在阿尔特——奥泽有他亲自挑选的人为他工作。因此,这件事就这样拖了下来,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然而在阿尔特——奥泽,在卡尔登布龙纳的指挥部内的确有一名保安总局军官在工作,他于一九四四年十二月加入了美国情报组织。
上一页 章节列表 下一页

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