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繁体转换 | 收藏起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 > 俄罗斯文学 > 《奉命活下去》
当当图书 卓越图书 天猫商城

《奉命活下去》

第十三章 参阅资料——(三)



苏联情报机关上校马克西姆·马克西莫维奇·伊萨耶夫被中心从伯尔尼派往柏林的另一个原因是莫斯科想了解盟军对欧洲署名物理学家采取的奇怪举动。

  为美国情报机关工作的美国研究人员的详细探问引起了研究利用核裂变为基础制造新式武器的可能性的法国科学家的不满。

  约里奥——居里受到的探问最多。他把英国人和美国人看作反希特勒的盟友,因此乐于同他们探讨各种问题,但当他很自然地提出了自己的问题时,美国人却缄口不语。

  “这是不道德的。”约里奥——居里当即指出,“谈话变成了审讯的手段。可我是法国人,是反希特勒联盟的成员,而不是俘虏。作为一个法国人,一个爱国者,我不能让我的祖国在科学进步中落后。如果你们无法解释你们对我的工作感兴趣的原因,那么显而易见,你们在搞自己的方案、不想与我们合作。可见你们打算阻止法国取得她所应有的世界地位。那样的话法国除了指望俄国之外别无它路。戴高乐将军会赞成我和我的同行的观点的。”

  美国人无论如何也不会和莫斯科讨论与“核方案”有关的问题。这是—个百思不得其解的迷。很难说美国人是怕德国人还是更怕苏联这位盟友。显然,这不能不让克里姆林宫警觉起来。不过莫斯科更关心的是美国情报机关在德国的神秘行动。

  ……

  同戴维·兰斯共进晚餐后,杜诺万回到家。吃饭时兰斯提出了一个警告莫斯科的大胆计划:把有关新武器设计工作的情况泄露给莫斯科。他心中一直在权衡利弊。他准备采纳朋友的建议。

  是的,杜诺万的确仔细考虑过了,如果帮助俄国情报机关了解到比它所了解的还多的情况,就将使罗斯福与斯大林之间出现十分冷淡的关系。对于杜诺万和他的同僚所提出的未来设想来说,克里姆林宫与白宫之间的任何冲突都是有利的。其实罗斯福象斯大林一样也是变化无常的人。杜诺万很清楚,斯大林会就核方案提出直截了当的问题:“为了什么?何种目的?针对何人?从何时开始?”杜诺万推测,罗斯福也会做出答复。总统身边的人自然会找出一些十分圆滑的漂亮话。很清楚,核方案的负责人格罗弗斯将军可以拉上自己的所有强大的靠山,从马歇尔到总司令艾森豪威尔。把大部分资本投入核工业的百万富翁杜邦的班子也可能向接近白宫的人施加必要的压力。

  杜诺万知道,美军刚刚进攻西西里岛,格罗弗斯就派间谍和科学家同先头部队一起出发。他知道,格罗弗斯把许多意大利物理学家运回美国,关押起来,仔细审问。他知道,格罗弗斯的人差一点第一个冲入巴黎。他知道,从二月底起,格罗弗斯将军的小分队就潜入德国境内,开始执行猎取德国物理学家以及他们的资料、图书和袭击铀矿石仓库、“重水”贮存库的计划。

  打入格罗弗斯部门的战略情报局的人告诉杜诺万,近几周来核方案负责人越来越担心提炼铀和“重水”的纳粹工厂的命运。这些工厂所在的地区肯定要落入俄国人手中。

  杜诺万对格罗弗所将军的胆识给予一定的评价。格罗弗斯对注定要落入俄国人手中的奥技宁堡的奥埃格吉沙弗工厂采取了大胆非凡的行动。帝国正在这座工厂里进行着很有前途的研究,并已提炼出了钠和钍。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格罗弗斯找到美国空军司令,和他的情报人员一起仔细制订了一个引入注目的计划;为了使俄国人放松警惕,在同一天、同一时间对两个目标进行猛烈袭击,空袭彼茨坦附近的帝国参谋部措森和奥埃格吉沙弗工厂。对措森的轰炸是为了转移别人视线,并安抚俄国盟友,而六百架“空中堡垒”足以把奥拉宁堡的那些可以使俄国人得到铀的工厂从地球上抹掉,这才是主要的目的。

  空军司令斯巴特斯极慎重地组织了这次空袭,因为马歇尔将军下达了“务必立即满足格罗弗斯的请求”的命令。

  一九四五年三月格罗弗斯的小分队空降到德国,包围了海德堡,抓获了一批德国著名物理学家。

  在审讯时,物理学家博吉交待了他那些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资料存放在萨克森盐矿的巷道里。

  格罗弗斯的人凑在地图前,发现俄国军队离这个地点只有三公里。在发给华盛顿的密电中,格岁弗斯的人要求迅速在那一地区实行空降。

  格罗弗斯拿来了报告。马歇尔将军支持他的建议,但国务院表示拒绝,借口说斯大林不会容忍如此公开的不友好举动,由此可能产生政治纠葛。

  格罗弗斯暴跳如雷,“你们要明白,一旦核方案变为现实,我们解决一切政治纠葛就要容易一千倍!如果我们手里有家伙,克里姆林宫就不敢和我们争吵。归根到底,只有实力才能保证政治的稳定。”

  “等你们有了那玩意儿的时候,可能已经用新的方法来评价政治可能性了。”他得到回答,“现在我们必须遵循火药外交的原则,而不是核外交。”

  ——同戴维·兰斯分手后的那天使里,杜诺万始终举棋不定,不知如何是好。

  思路始终围绕着通知艾伦.杜勒斯的问题。他会寻找机会放出风声,接着马上会传到克里姆林宫。

  “可罗斯福会怎么做呢7”杜诺万不止一次向自己提出这个问题。“如果罗斯福对斯大林开诚布公怎么办?如何应付?难道是戴维•兰斯说得对,我们只有一个出路,一个最重要的实施外科手术的出路?难道政治把残酷作为消除障碍的主要手段?难道不能妥协?”

  杜诺万明确地做了回答:是的。同罗斯福妥协的确是不可能的。他是个理想主义者,象孩子一样,相信善意可以解决一切,而这孩子似的人依照美国法律还可以有四年时间说服别人相信调解,让人们去思考,而不是怒发冲冠。

  “胡佛。”杜诺万终于在心里说道,“我需要胡佛。我还不知该怎样同他谈,我还没想好这次谈话的方式。但我明白,我必须问他:‘约翰,如果总统推荐您去做共和党的助手,您怎么办?’”

  杜诺万了解胡佛。他知道,他这位“兄弟般的对手”会做出什么反应。只应当下定决心,非常明确地告诉他:“与其说是罗斯福带领我们战胜希特勒,不如说是向莫斯科投降。”
上一页 章节列表 下一页

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