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繁体转换 | 收藏起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 > 俄罗斯文学 > 《静静的顿河》
当当图书 卓越图书 天猫商城

《静静的顿河》

第十六章



科尔尼洛夫从八月二十九日收到的克雷莫夫的一些电报里已经明白,武装政变失败了。

  下午两点钟,从克雷莫夫那里派来的一位传令军官到了大本营;科尔尼洛夫和他谈了很久,然后召来罗曼诺夫斯基,神经质地揉着一张什么文件,说道:“一切都完啦!我们的牌打输啦……克雷莫夫未能及时把军队调到彼得格勒,时机已经错过。本来是轻而易举的事,现在却遇到了重重的障碍……时局注定在向不利于我们的方向发展……这个……请您看看吧,军队是怎么调遣的!”他把一张地图递给罗曼诺夫斯基,上面注明了第三军团和土著师的兵车最后到达的地方;阵阵的痉挛掠过他那由于失眠变得憔悴不堪的、曾是那么有神的肿脸。“铁路上的那伙流氓全都在给我们制造困难。他们就没有想到,如果我一旦成功的话,就会下命令把他们的十分之一统统绞死、请看看克雷莫夫的报告吧,”

  在罗曼诺夫斯基看报告的时候,科尔尼洛夫一面用大手巳掌抚摸着自己油晃晃的肿脸,一面迅速地写道:诺沃切尔卡斯克,阿列克谢·马克西莫维奇·卡列金司令宫。阁下致临时政府电报的要点我已知悉。光荣的哥萨克已经没有耐心再与形形色色的卖国贼和叛徒进行毫无成果的斗争,眼见祖国已濒于灭亡,他们毅然拿起武器,来保卫国家的生存和自由。哥萨克曾以自己的劳动和鲜血使这个国家繁荣昌盛,版图扩大。我们之间的来往在一定时间内仍将受到限制。盼能与我采取一致行动,——热爱祖国和珍惜哥萨克荣誉的赤诚会使您这样做的。

  第六五八号,一九一七年八月二十九日。

  科尔尼洛夫将军。

  “请把这个电报立即发出去,”他写完以后,吩咐罗曼诺夫斯基说。

  “请您命令再次致电巴格拉季翁公爵,请他在今后的进军中,是否可以行军速度前进?”

  “是,是。”

  罗曼诺夫斯基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若有所思地说:“拉夫尔·格奥尔吉耶维奇,我以为目前我们还没有悲观失望的理由、您对事变进程的估计过分悲观……”

  科尔尼洛夫胡乱伸出一只手,想捕捉一只在他头顶飞舞的紫色小蝴蝶。他蜷着手指,脸上带着轻微的紧张、期待的表情。蝴蝶受到空气的冲击,展平翅膀,落了下来,朝敞着的窗户飞去。但是科尔尼洛夫终于还是把它捉住了,然后就轻松地喘起气来,靠在圈椅的背上坐下。

  罗曼诺夫斯基在等待他对自己的话的回答,但是科尔尼洛夫却苦笑着,若有所思地讲起他的梦来:“昨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仿佛我是一个步兵师的旅长,率领部队在喀尔巴吁山的丛山中进军。我们和司令部一起来到一个牧场。一位上了年纪的。穿得很漂亮的乌克兰人出来迎接我们。他请我喝牛奶,摘下雪白的毡帽,用非常地道的德语说:‘请喝吧,将军!这牛奶有一种奇异的医疗效果。’我好像是在喝,完全没有介意这个乌克兰人竟冒昧无礼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后来我们就在山中行进,好像又不是在喀尔巴肝山了,而是在阿富汗的什么地方,走在一条羊肠小道上……是的,真正的、名副其实的丰肠小道:到处是石头,褐色的碎石在脚下乱飞;山下,峡谷那边,一派沐浴在灿烂、耀眼的阳光中明媚的南方景色……”

  徐徐清风吹过敞开的窗户,翻动着桌子上的纸张,科尔尼洛夫迷离恍惚的目光在第聂伯河对岸,在点缀着一块块绿中透黄的草地的丘陵起伏的大地上徘徊。

  罗曼诺夫斯基追逐着他的视线,也暗自叹了一日气,把目光移到风平浪静,波光闪闪的第聂伯河上,移到抹上一层早秋的温柔色彩的、烟霭漠漠的原野。
上一页 章节列表 下一页

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