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繁体转换 | 收藏起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 > 俄罗斯文学 > 《静静的顿河》
当当图书 卓越图书 天猫商城

《静静的顿河》

第十九章



司捷潘走到葛利高里跟前,抓住马镫,紧靠在浑身是汗的儿马肋部上。

  “喂,好啊,葛利高里。”

  “托福托福。”

  “你打算怎么办哪?啊?”

  “我有什么好打算的呀?”

  “拐走了别人的老婆,还……自己去享乐,行吗!”

  “放开马镫。”

  “你别害怕……我不会揍你。”

  “我并不害怕,你还是别来这一套吧!”葛利高里满脸通红,提高了嗓门说道。

  “现在我不会跟你打架,我不愿意……葛利什卡,你记住我的话:早晚我要宰了你!”

  “咱们骑驴着唱本:‘走着瞧吧’。”

  “你牢牢记住这话。你欺人大甚啦!……你把我的生活全毁了,弄得我像只阉猪……你看,”司捷潘伸开双臂,污黑的手掌朝上,说道,“我在这儿耕地,可是我自个儿也不明白为什么要耕。其实我一个人又能吃多少?我随便怎么都可以糊口过冬呀。只是无聊得要死……你欺人大甚啦,葛利高里!……”

  “你不要对我诉苦啦,我不懂,饱汉子不知饿汉于饥嘛。”

  “这话不错,”司捷潘同意说,仰面向上,看着葛利高里的脸,忽然露出了天真稚气的笑容,舒展开细纹密布的眼角。“我有一件事情很后悔,小伙子……我后悔极啦……你还记得,前年谢肉节的时候咱们打群架的事吗?”

  “这是什么时候?”

  “就是把一个弹毛工人打死的那次。光棍们和有老婆的人打起来了,你还记得吗?还记得我是怎样追你的吗?你那时候还瘦弱得很,跟我比起来,就像一根嫩芦苇。我可怜你,没有下手,要是那当儿你跑着的时候给你一下子——早就把你揍成两截啦!你跑得很快,全身像弹簧一样:我只要抡起皮带朝你腰上一抽,你的小命早就见阎王啦!”

  “你别伤心,将来咱们还有碰杯的机会嘛。”

  司捷潘用手擦着前额,在回忆着什么事情。

  将军牵着克列佩什的缰绳,朝葛利高里喊道:“走吧!”

  司捷潘一直还用左手扶着马镫,跟儿马并排走着。葛利高里警惕着他的每一个动作。他在马上看清了司捷潘的下垂的亚麻色的胡胡和好久没有刮过的、浓密的胡须。在司捷潘的下巴下面耷拉着的漆皮帽带有许多地方都裂了。司捷潘那落满尘土的灰脸上布满了一条条的斜痕——流过的汗痕,使这张脸显得模糊而又陌生。葛利高里看着司捷潘,就像是从山巅眺望远处蒙蒙细雨中的草原一样。司捷潘灰气重重的脸上是一片疲倦和空虚。他没有告别,就停在后面了。葛利高里的马信步地走着。

  “等一等。怎么……阿克秀特卡怎样啊?”

  葛利高里用鞭子磕打着沾在靴底子上的泥土,回答道:“很好。”

  他勒住儿马,回头看了看。司捷潘叉开两腿站在那里,呲着牙,正嚼一根草茎。葛利高里不由得可怜起他来,但是嫉妒压倒了怜悯;他在吱吱响的鞍座子上扭过身子,喊道:“别伤心,她不会为你得相思病的!”

  “真的吗?”

  葛利高里在儿马的两耳中间抽了一鞭子,没有回答就驰马而去。
上一页 章节列表 下一页

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