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繁体转换 | 收藏起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 > 俄罗斯文学 > 《扩张》
当当图书 卓越图书 天猫商城

《扩张》

第二章 施季里茨(一)



(马德里,1946年10月)

  马德里赫涅拉里西莫林荫道上,一个美国人走到施季里茨跟前,建议与他共进午餐,同时谈一些可能涉及双方利益的事情。他的神情完全是善意的,脸上见不到通常在实施抢劫或者逮捕行动时的不安迹象。

  “我请最好的菜。”他补充道, “您意下如何?”

  铺在宽阔林荫道上的法国梧桐树叶已经开始发黄,变得像金属一样,呈现出智利蜂蜜的颜色。然而见不到一点秋意,天气暖和,施季里茨面对柔和的阳光,不知为什么奇怪地耸耸肩膀,轻声答道:“为什么不去呢?”

  “不知为什么我觉得您会拒绝。”

  施季里茨又看了看面前的美国人 “一个体格十分健壮的人。”他想, “总地说,他们十分健康,这是可以理解池他们不了解战争,生活在远离发生惨剧的地方,他们年轻,二百年的历史,算不上成年,仅仅是幼年。

  他清晰地记得那个细雨蒙蒙的日子。本地报纸刊登了丘吉尔这位“伟大的老人”在富尔顿发表的讲话。在威斯敏斯特学院向听众介绍英国前首相的不是别人,正是杜鲁门总统本人,这就使丘吉尔的讲话具有特殊意义。白纸黑字,一篇发言中提出了整整一套计划。

  读了两这丘吉尔的讲话,施季里茨放下报纸,艰难地从吱吱叫的椅子上站起来(在他所谓的“客房”的小屋里有三把椅子),来到街上。

  三月,尽管天空万里无云,却仍然飘着菲菲细雨,人们躲在雨伞下,僻里啪啪地路过水洼,只有真正的骑士光看头,穿着实大衣大步走道——雨水并非子弹,这不可怕。首先要考虑的是自己的仪表,绝不能举正不雅地躲避什么,更不要说避雨。

  他无目的地在城里漫步。读了报纸上的文章之后他无法集中精力。因此,当他发觉自己走到了市中心时,不禁心中一惊。对面就是美国使馆。高大的建筑不时有人出出进进。现在已经9点钟,开始上班了。旅季里茨站在报亭旁,浏览着报刊杂志,卖报人像海盗一样把宽大的贝雷帽压到眉际。他的一只限长了白翳,每当听到他声嘶力竭的叫喊,施季里茨都要全身震动。

  “看一看丘古尔历史性的讲话,他向斯大林宣战。”

  施季里茨望着进入使馆的美国入。这些人身高马大、健壮。好像穿着制服:因头大皮鞋、网眼袜子、紧绷绷的裤子、扎得很窄的领带,斗篷短短的,看起来祖笨难看,一般是驼色或者灰色。

  他们走着,彼此愉快地交谈。施季里茨有些明白他们正在谈论什么,他党得——从他们的面部表情判断一一他们在讲一些无足轻重的小事:有的在说如何在伊拉基度周末,抓鲜鱼(在西班牙人们不说“钓鳟鱼”而是说抓鳟鱼)有的在谈论托莱多城外芬娜·卡尔德隆城堡之行留下的印象(简宣令入吃惊的女人,魅力无穷),有的干脆说右脚上的鞋有些夹脚,要送到佩普那里去,他在街道拐角处干活,手艺不坏,收费也不高。

  他们不是普普通的人,在街上游荡,去咖啡馆,种粮食,在剧院演唱,在诊所里治病——他们是特殊的人,一些被拉入政治家阶层的人一他们之中没有人感到担心、‘愁眉不展、神情沮丧,没有人——从他们的表情判断——似乎不理解昨天在富尔顿发生的事情。

  “这是—些办事员。”当时施季里茨想,。他们见不到文件之外的东西,他们缺乏展望历史前景的才能。我无权以他们的表情来对全体美国人作出判断,尽管我眼下对那些决策人物更感兴趣,那些真正的宣传家的责备可真天真。”他在思付,他们为地球上唯一的民主制度——美国的民主感到狂热,而这多么软弱无力……但是在那里一切都要由进入白宫的人决定,幸运的是这个国家有了罗斯福。上帝决定惩罚这个国家,召回了罗斯福,让杜鲁门取而代之。此人无法理解罗斯福所做的一切……”

  施季里茨皱丁皱眉头,因为在一瞬间里他产生了奇怪的视像,他见到的不是生机勃勃、胡子刮得干干净净的面孔,而是死尸,是透过灰色斗经依稀可见的骨架。人类大规模的死亡仍然取决于一个人的知识,他把自己的观念作为历史长河中急骤转变的里程碑一样的经典…“昨天在大洋遥远的彼岸,丘吉尔在学院的那座美丽安静的英式古老建筑里发表了讲话,在字里行间中有什么使施季里茨感到沮丧呢?

  显然,他明白了,令他感到震惊的是丘吉尔谈到,为了对抗俄国,必助建立‘英语民族’的兄弟联盟。这种联盟可以视为英美之间的特殊关系。丘吉尔强调,兄弟联盟不仅要求相同社会体系之间的友谊不断增长,而且要求保持军事关系,共同利用所有的海军基地和空军基地,由此增强了美国的实力,并且提高了英因的武装力量。

  施季里茨首先抨击丘吉尔两次使用“帝国”这个字眼,以此证明从前的、也就是罗斯福实行的英国政策永远结束了。杜鲁门本可以表示独特的见解,他可以把美国的民主与英帝国的傲慢截然分开,然而他没有这样做,他同众人一道为狂妄的温尼鼓掌,表示他字字句甸同意丘吉尔的讲话。

  “作为一个天才的,深刻的政治家,”施季里茨认为,“丘吉尔谈到建立英语民族军事同盟来对抗俄国,这段话不仅是对克里姆林官的威胁,也是对法国和意大利的冷态警备罗马和巴黎面临着建立新的有效的同盟的事实。”在接下来的一段文字中丘吉尔公开强调: “共产党不仅在意大利,而且在大多数远离俄国疆界的——在整个世界———国家活动,这是对基督放文明的威胁。”

  “也就是说,”施季里茨明白,“通过这段话丘吉尔明确要求意大利和法国政府立即将陶里亚蒂和多列士排除出内阁,并且无条件地与那些为反希特勒斗争作出巨大贡献的人刘清界线。1945年5月9日之后,谁也无法对欧洲的主权国家如此发号施令,从前经常有这样的事情.但却是丘吉尔敌人的做法,人类难道竞如此健忘吗?”

  施季里茨明白,过去的结束了,他不间断地慢慢地、逐字逐句读完丘吉尔的讲话。

  斤吉尔煽动:“我们不能容忍实力上的微弱优势。从我与俄国人的接触来看,我相信,他们首先对实力感到高兴,与俄国的相互关系取决于所有英语国家以及所有的关系。”

  他明白,莫斯科不会沉默。显然,答复将是激烈的,丘吉尔知道该怎么办,他已模适了斯大林的性格。看起来,采取行动之前,他已仔细估计丁可能受到的异议。仅仅一年以前,他还同这个人平起平坐,他曾经是大三角的一员,在雅尔塔同坐—iK基因吐开过当时在克里米亚他们身边还有一个人——罗斯福。

  就在1946年3月的这一天,刚刚扔掉双拐的施季里茨走在城里边。他明白,现在返回祖国成了一个他从前绝没想到的难题。

  当时,在1946年春季多雨的日子,他萌生了走投无路的可怕感觉:他在假定,与他为之贡献了整个一生的理想相反,向苏联进攻的极右翼力量在表态,他明白,英国法西斯分子的头子莫里斯在搜捕时从家中逃走,莫里斯不甘心自己的失败,重新在海德公园聚众集会。施季里茨明白,那些公开向希特勒屈膝的福特手下的人可能会露面,宣布这项俄国所不能接受的强大计划。此人曾被希特勒视为帝国可恨的敌人,并且为战胜纳粹作出过自己的贡献——对施季里茨来说,这是十分羞辱和苦涩的。他从积攒下来的零钱中数出10个比塞塔①,走进离美国大使馆不远的一家咖啡馆,叫了一瓶葡萄酒,他一杯接一怀,一口气喝光了。他醉醺醺艰难地回到八个月前从奥德萨的人安排他住进去的寄宿旅馆。他觉得心里凉冰冰沧的,他一动不动,好像又感到5月1日子弹击中胸腹部时袭来的疼痛……

  “走吗?”美国人问。

  “当然。”

  “我定得快吗7”美国人说:“我可以走一些。”

  “好吧,”施季里茨说,“最好慢一些……”
上一页 章节列表 下一页

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