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繁体转换 | 收藏起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 > 俄罗斯文学 > 《莫斯科1941》
当当图书 卓越图书 天猫商城

《莫斯科1941》

第四十三章



普遍而抽象的真理,只有理智之眼才能看到。然而,要寻求真理,还必须公平持正,克制自己的感情.摈弃偏爱,因为真理的价值在于它本身,而不在于它出自何人之手。在战争中,理解这一点至关重要。

  朱可夫大将密切关注近几周来整个苏德战场的形势,向最高统帅部大本营力陈己见,莫斯科终于采纳了他的建议,他深感庆幸,就象肩上卸下了一副重担,现在,他又要担起筹划叶尔尼亚战役的另一副重担。虽然他知道,指明了西南方面军的真实处境,还不等于化险为夷,转危为安,但是有了希望,总会找到解决的办法,不致在敌优势兵力打击下,由于翼侧暴露而后果不堪设想。

  他立即集中精力,部署叶尔尼亚战役。他要显露锋芒,在卫国战争中大展统兵御敌的才华。他没有犯错误的权利,这倒不单是因为,他是大本营的成员和刚刚卸任的总参谋长。斯木林羞辱他的话:“你只配当个骑兵,而不是总参谋长……”如骨鲢在喉,未尝淡忘。就是他,朱可夫,在战争爆发的头一天,在法西斯德军的主要打击方向尚未明朗的情况下,受斯大林委派到西南方面军。到了真相大白,西方向敌军已近逼明斯克的时候,斯大林急召他回莫斯科,参与制定不可或缓的战略决策。又想起七月二十九日晚,在国防人民委员部的那次言语龈 。朱可夫身为总参谋长,直言力陈,唤起斯大林警觉……不料又被讥之为“只配当个骑兵……”。

  怎么说呢;自甘受辱就是怯懦。很可能是这样。但,格奥尔吉·康斯坦丁诺维奇不是那种自惭形秽。畏缩不前的人。

  同时,他还认为,每个人可能生来就是怯儒的。但人是有理智的……况且他是胸怀韬略的统帅!哪伯有一丝一毫的怯懦,都要让它销声匿迹,涤荡无余……

  是啊,朱可夫没有计较个人恩怨,但他坚持己见,理解时局的险峻,深知敌强我弱和不战则已、战则必胜的意义,他决心打好这一仗。因此,就必须深思熟虑,多谋普断,坚定不移。

  朱可夫确信,七八月间第二十四集团军力图割裂叶尔尼亚突出部之敌的努力,终归是徒劳的,于是,他在和沙波什尼科夫元帅交换了意见后,于八月二十一日命令拉库京少将停止进攻,拿出十至二十天时间做好准备,再对敌实施坚决的、更有力的、有组织的突击。

  这确实是朱可夫就任预备队方面军司令员后最关紧要的时刻。他和司令部人员一道着手制订这一极其复杂的战役计划。由于地形所限,要想给叶尔尼亚突出部之敌以毁灭性打击,可供选择的方案不多,因而也就不大可能迷惑敌人。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在可能实施突破,进而保证合围德军集团的地段,投入绝对优势兵力。他选定了突出部的根部,即从南北两侧的凸起部突破。据此,提出了坚决果敢,机动作战的战役企图:对敌集群实施两翼包围,尔后各个歼灭。由补充了三个师的第二十四集团军担任主攻。该集团军应以九个步兵师的兵力从东北方向突破敌防线,再以第四十三集团军的几个师从东南方向相向进攻。

  第二十四集团军编成内的坦克部队组成突击集群,在进攻过程中发展战果。为使法西斯统帅部无法机动叶尔尼亚基地内的部队,还应以次要兵力从东部实施助攻。这是总作战企图中的一味“调料”,但其作用不可低估。尤其是已经确悉,古德里安第二装甲集群的主力已经南移,不可能在此地组织反击。

  方案制订好之后,呈报莫斯科。很快,朱可夫收到大本营的命令。其中第二项指出:

  “命令预备队方面军主力继续加强奥斯塔什科夫——谢利扎罗沃——奥列尼诺——第聂伯河(维亚兹马以西)——斯帕斯一杰缅斯克——基洛夫一线的防线,左翼之第二十四和第四十三两集团军于八月三十日转入进攻,其任务是:粉碎敌叶尔尼亚集团,占领该地,继而向谢奇诺克和罗斯拉夫尔方向突击,于一九四一年九月八日前,前出至多尔基耶尼维——希斯拉维奇——彼得罗维奇一线……”

  发起进攻的第一天早晨,大雾弥漫。白茫茫的雾气在河港和草地、森林和高地,乃至整个地区的上空,懒洋洋地飘浮。炮兵、迫击炮兵和坦克兵所必不可少的地物,在雾中消失了踪影。蹲在掩体和堑壕中的步兵瞪大眼睛,也在这白雾蒙蒙中看不清德军前沿的通路。

  朱可夫在他的指挥所中得知,大雾迷茫,不利于部队在整个叶尔尼亚突击部的行动,他的心猛地一颤,看了看手表,离炮火准备时间只有一个小时了。

  “敌军在大雾中也会自感处境不妙的。”朱可夫沉默片刻说道,虽然自认晦气,此番出师,未兔天公太不作美。

  早晨七时整,八百门火炮、迫击炮和火箭炮齐鸣,烈火和钢铁向敌防线倾泻。

  交战开始了。此次交战,有的人为初战的小胜而欢欣鼓舞,有的人中弹而死,有的则身负重伤。但这仅仅是苏军将土奋勇拚搏的开端。他们知道,祖国土地惨遭敌军铁蹄践踏,他们理应一往无前,誓死杀敌,虽然那子弹和弹片不问青红皂白,不管谁是勇士,谁是懦夫,谁智谁愚,更不管谁心地高尚,谁灵魂污浊。

  这就是战争中的最大不公平处。但是,无论是祖国的保卫者,还是贪婪的侵略者,概莫例外,谁都要承认这一点。

  预备队方面军发起进攻后,行动进展艰难而缓慢。小群苏联轰炸机只能冲破浓雾,攻击敌军在谢辽沙和奥尔苏弗耶沃两机场。北部集群所属各兵团在开战的第一日,仅前进五百米。

  司令部参谋人员同进攻中的各集团军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不断把战区内的瞬息万变的情况,标在朱可夫面前的地图上;格奥尔吉·康斯坦丁诺维奇沉默不语,紧锁双眉,全神贯注于地图,思索着战局的发展。此刻,他的内心世界,是难以窥透的。他不能心血来潮,突然改变决心,这样会在奋勇进击的部队中造成混乱。只有一点可以看得出,这位方面军司令员明察秋毫,高瞻远瞩,他的思绪已朝着更远的方向飞去。

  无论是今天的战火,还是已经在即将消逝的彼岸燃烧着的战火,可远观,也可近睹。统帅的头脑,好比洞烛和体察战争的利器,他鉴古知今,善于总结过去,指导当前。朱可夫就属于这种统帅之列,不过,他更胜人一筹,一旦心有所悟,就当机立断。

  格奥尔吉·康斯坦了诺维奇比方面军司令部和下级司令部中的任何人都更敏感。早已想象得出,如同“瓮中之鳖”的叶尔尼亚敌军东冲西突、狗急跳墙的情景了。敌步兵和坦克很可能在出人意料的方向上联合反扑,敌航空兵也一定会对我进攻部队,炮兵阵地以及火箭炮撤离地区,狂轰滥炸,敌军仓促变更部署,则更在意料之中。

  朱可夫根据敌情变化,做出新的决断,而更重要的是,他作为一个通晓军事的统帅,谨记着两条重要原则,一是要出敌不意,出奇制胜;二是要不忘一成不变乃兵家之大忌。

  方面军司令员的命令火速驰向下属各司令部,由坦克群、炮兵群、空降连、摩步营组成混编支队,立即在主攻方向各师行动地段上投入战斗。朱可夫和炮兵主任文沃罗夫少将立即调动炮兵团和迫击炮营的密集火方,突击我进攻分队进展顺利的各地段。于是,我轰炸航空兵也有了具体轰炸的目标。为加强北部集群的突击力量,朱可夫命令第二十四集团军司令员,以其在乌日河防御的步兵第一二七师的一个团投入战斗。

  敌军防线开始动摇。德军的机枪打完最后几梭子弹后,哑然无声,敌炮连和迫击炮连阵地上的炮手逃之夭夭,土木质火力点和永久性火力点中,堑壕掩体中,以及敌人西遁的路途上,积满了德军士兵的尸体。

  法西斯德军开始溃退。敌人起初在突出部的整个正面,后来仅在翼侧,部署强有力的后卫部队掩护撤退。但对进攻中的苏军,已全无招架之功了。九月十五日晚,鲁西亚诺夫将军指挥下的步兵第一00师占领叶尔尼亚以北之钦采沃,由东面助攻。的步兵第十九师冲入叶尔尼亚,在友邻协同下,于九月六日晨,解放了该市。

  有一种说法,谨言慎行,保持沉默。是明哲保身的一剂良方。格奥尔吉·康斯坦丁诺维奇·朱可夫考虑再三,要不要把叶尔尼亚大捷的情况电告大本营,或者,在敌我双方伤亡尚未弄清,胜负尚未最后定局之前,考虑到预备队方面军与西方面军的索宾尼科夫将军所属集团仍在继续向西进攻,不妨暂缓报告。

  但电话铃声打断了朱可夫的思绪,“是斯大林从莫斯科打来的电话。

  “您有什么好消息让我们高兴高兴,朱可夫同志?”斯大林平静地问,其实他已由预备队方面军的晚间战报获悉,敌在叶尔尼亚的防线已被摧毁。

  “我们拿下了叶尔尼亚,斯大林同志。”朱可夫拘谨地回答,“我们仍在继续迫击敌军。”

  “我向您和第二十四集团军的英勇将士们,表示祝贺。叶尔尼亚的解放,不仅有着军事上的意义,而且有着道义和政治上的意义。这是我军进攻战役的首次告捷,通过这次战役,歼灭了敌重兵集团,解放了我们的领土。因此,可喜可贺。”

  “谢谢,斯大林同志。”

  “您认为哪个师打得最出色?”

  “步兵第一OO、第一二七、第一五三和第一六一各师都打得很好,斯大林同志。”同时,他还说了各师师长的名字。

  “他们就是在新诞生的苏联近卫军中,也是名列前茅的。”斯大林说。

  接着,朱可夫向最高统帅简要报告了作战经过和叶尔尼亚的大体战果。

  第二十四集团军部队向叶尔尼亚以西追击敌军,前进了二十五公里,九月八日,前出至乌斯罗姆河和斯特利亚纳河一带,法西斯德军的九个师早已在这里大力经营,做好了防御准备。

  在叶尔尼亚战役中,预备队方面军第二十四集团军计击溃敌两个坦克师、一个机械化师和七个步兵师。此役之所以大获全胜,也是西方面军的第十六和第二十集团军在斯摩棱斯克方向,预备队方面军的第四十三集团军在罗斯拉夫尔方向,予以配合,采取进攻行动的结果。

  九月九日,朱可夫大将在第四十三集团军所属的一个师长的观察所里滞留了很长时间,这个师顺利强波斯特利亚纳河,夺取了对岸的登陆场,但其左翼未得到掩护,为敌军所乘。朱可夫不得不留下来帮助这个年轻的师长挽回颓局。

  在观察所,朱可夫接到沙波什尼科夫元帅打来的电报,要他于九月十九日二十时到莫斯科晋见斯大林。

  但是,朱可夫手头的事尚未了结,岂可突然离开战场,结果推迟了到莫斯科的时间,虽然明知,斯大林对过时不到者最为反感。

  有人在克里姆林宫入口处迎候,并送他来到斯大林的住所。他走进餐厅时,政治局委员们已经就座,朱可夫向斯大林报告:

  “斯大林同志,我迟到了一个小时。”

  “一小时零五分钟,”斯大林纠正他,“请坐,要是饿的话,就再吃点。”

  但朱可夫没有胃口,他料想,此次奉召,必有要事。

  首先,他向政治局委员们汇报了叶尔尼亚战役的经过,还说明自己对莫斯科方向战局发展的判断。

  随后,斯大林发言。他先把朱可夫和第二十四集团军将士着实赞扬了一番,紧接着转身向列宁格勒近郊的战况图,单刀直入地说:

  “我们再次讨论了列宁格勒的形势。敌军已占领了施利谢尔堡。……我们同列宁格勒的陆路联系,现已切断。城中居民处境艰难。芬兰军队从北面的卡累利阿地峡进攻,法西斯德军“中央”集团军群得到了第四装甲集群的加强,从城南方向冲击……”

  斯大林的目光在政治局委员们的脸上掠了一遍,沉默片刻,然后转身向朱可夫,以犹豫未决的语调说:

  “您要乘飞机去列宁格勒,接任指挥一个方面军和波罗的海舰队的职务。”

  朱可夫万没料到有此任命。他的耳中仍在响着叶尔尼亚战场上的炮声……不过,朱可夫毕竞是朱可夫。

  “我一定完成任务。”

  “那好吧。”斯大林满意地说,接着又开始向那大家熟悉的烟斗中填烟丝。

  (本书完)
上一页 章节列表

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