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繁体转换 | 收藏起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 > 俄罗斯文学 > 《莫斯科1941》
当当图书 卓越图书 天猫商城

《莫斯科1941》

第三十七章



十八时三十分整,斯大林的助手波斯克列贝舍夫走进办公室,大声报告说,客人来了。

  “请。”斯大林说。

  头一个走进办公室的是哈里·霍普金斯,此人清瘦文弱,中等身材,脸色灰白而憔悴,颧骨突出,细细的脖子显得喉结突出。他身上穿着深色西装,由于路途遥远已经揉皱。霍普金斯身后,出现在门廊的是美国驻莫斯科大使劳伦斯·斯坦哈特。他身材硕大,面庞细嫩,容光焕发,衬衫领子白得耀眼,黑色上衣衬着雪白的袖口,是一派自命不凡、服饰考究的外貌,他的皮鞋擦得闪闪发亮,头发梳得光溜溜的,对比之下,哈里·霍普金斯显得身体虚弱,衣着随便。译员也走了进来。

  斯大林和莫洛托夫带着竭诚欢迎的表情,同客人握手寒喧,请客人坐到桌旁。紧接着,一个娇美诱人的女服务员,穿着雪白的围裙,把一个高高的手推车推进办公室,上面放着几杯浓茶,一个糖罐,几只碟子里放着饼干糖果,高脚水晶盘里放着琥珀色的葡萄。她把这些东西手脚敏捷地放在宾主先后落座的长桌上。

  霍普金斯不很拘泥礼仪,他饶有兴味地环顾斯大林的办公室,神情专注地把斯大林的办公桌,桌上的电话,墙上的照片,巡视了一遍,然后又朝窗外望去,透过青青的机树梢头,可以看到兵器馆墙上灰色的条形伪装。

  莫洛托夫细看霍普金斯清瘦的脸庞,他想从这双流露出病弱之色的眼睛里,看出这位海外来客的性格,看出他在言谈话语中究竟有多大诚意。莫洛托夫稍懂一点英语,因此,他不仅可以仔细倾听译成俄语的话,而且可以玩味霍普金斯的语气。谁知此人虽然是病  的样子,可说起话却是那样有力、爽快。

  “斯大林先生,我是做为总统的私人代表前来的。总统认为希特勒是人类公敌,因此,他愿意在苏联对德作战中给予援助。我的使命不具有外交性质,这是就我不会提出任何形式的正式协议这一意义而言的。”霍普金斯稍事停顿,打开随身带来的皮夹,从中取出两份文件(这是威尔斯以总统名义给霍普金斯发往

  英国的电报),递给斯大林,说:“这是我们总统的私人信件,一份英文原文,一份俄文副本。”

  莫洛托夫看到,斯大林的脸上顿时豁然开朗,仿佛变得更有生气了,当他读电报时,在他浓密的胡子下,闪过那令人熟悉的暖人肺腑的微笑。这时,霍普金斯倾身向茶盘,拿过带银托的斟满茶水的杯子,又从上衣衣袋里取出一个塑料盒。拿了一个药丸,放在嘴里用茶水送下。斯坦哈特乘此间隙,探手从水晶盘中拿出一串葡萄,放在他面前的平底盘子中,漫不经心地摘葡萄珠……

  斯大林看完电报,把它转给莫洛托夫,用有几分激动的温和的眼神看了他一眼。

  霍普金斯抓住斯大林心情畅快的时机,赶忙告诉他,昨天临行时和丘吉尔会面的情景。英国政府首脑请求转告斯大林,他完全赞成美国总统在电报中表达的对苏联的感情。

  斯大林当即借此机会含蓄而有分寸地对霍普金斯的来访表示感谢,欢迎他来莫斯科。斯大林虽然态度矜持和说话不多,但仍看得出他对来客的好感。

  稍顷,斯大林又变得十分愤慨,他谈起希特勒和德国,开始阐述苏联对德国的立场。他的话如同板上钉钉一样,简短,明确,有力。

  当霍普金斯问到在美国能够马上运交的物资中,苏联最需要什么,从长期战争着眼,苏联还需要什么时,斯大林的记忆和他对军队与军事工业需求的了解,使所有在场的人,甚至使莫洛托夫都感到吃惊。波斯克列贝舍夫单独坐在桌子的另一端做记录,以供其他政治局委员传阅。斯大林看了他一眼,然后没有借助任何文件,—一说出急需的物资:中口径高射炮,包括炮弹;大型机关炮;同我国口径一致,子弹又可通用的美国步枪;高辛烷航空汽油;制造飞机用的铝;还需要美国派来能驾驶“柯蒂斯P-40”型飞机的专家,帮助培训苏联飞行员。据悉,有二百架这种飞机正在启运苏联途中。

  斯大林在说出这些物资的名称和数量时,还加以简明扼要和令人信服的说明,同时,尽力让霍普金斯来得及把他的话记在厚厚的笔记本上。

  当天晚上,霍普金斯同红军总军械部部长尼古拉·德米特里耶维奇·亚科夫列夫举行谈判。随同霍普金斯一起谈判的,还有麦克纳尼将军和耶顿少校。主要是谈斯大林提到的炮兵物资。霍普金斯建议俄国向华盛顿派遣一个常驻技术使团,其任务是随时同美国当局讨论随时出现的问题。可惜,亚科夫列夫将军未予肯定的答复,因为他无此权限。

  第二天下午,苏联外交人民委员莫洛托夫在办公室接见海外来客和陪同他前来的斯坦哈特。在宾主就座的桌上放着茶、咖啡、白兰地和水果。不知为什么没人触动,虽然莫洛托夫殷勤待客,再三礼让,还把茶杯拿到自己面前。

  谈话的中心议题是远东问题和日本对苏联日益加剧的威胁。莫洛托夫怀着一种无可奈何的心情,暗自苦笑。想起他接见日本大使东乡时就坐在这里,仿佛又看到了他那眼镜后面斜瞥着的眯缝眼。后来的新大使建川也在这里坐过,他黄脸

  庞,高颧骨,目光总是躲躲闪闪。前不久,就在今年四月,莫洛托夫在这个办公室和日本外相松冈洋佑会谈过,他是在德国和意大利之行后来到莫斯科的。松冈有一张娃娃脸,两撇小胡子,带着无动于衷的表情。但这正是埋藏着祸心的面具……后来,他们在苏联人民委员会大厅签署了为期五年的《苏日中立条约》。

  条约是签订了,但日本的威胁仍然存在。莫洛托夫虽有深切感受,但没有对此表示出特殊的不安,他只是暗示给美国外交人员,如果美国给予日本以“警告”,即苏联一旦遭到日本的攻击,美国就要出面援助苏联,恐怕是明智的。他还说,美国应对日本采取强硬立场,并阻止日本进一步扩大亚洲战争。

  成堆的问题和堪忧的时局,几乎都使他们感同身受,唤起他们的关注和思考,会谈是详尽而具体的。
上一页 章节列表 下一页

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