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繁体转换 | 收藏起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 > 俄罗斯文学 > 《莫斯科1941》
当当图书 卓越图书 天猫商城

《莫斯科1941》

第三十三章



这不过是两种性格的冲突,而这两种性格是在打碎旧世界、建立新世界的长期激烈斗争中形成的,因而带有艰苦年代的印迹,带有榜惶不安、苦苦求索、矛盾重重的特点。令人费解的是,斯大林和朱可夫都是为了共同的目标而奋斗,但却对达到目标的途径,有时各执一端。

  这次会议后的第二天,他们之间又发生了意见分歧。为执行最高统帅的指示,正确估计前线作战形势和总参所采取的措施,朱可夫同总参作战部的领导商议了一下,随即打电话,要求斯大林接见,说有紧急情况要报告。

  斯大林明白,朱可夫必有要紧的、令人不安的新情况相告,仿佛为了昨天和斯大林言语上的龈陪,他非要到政治局来给大家点颜色看,以泄心头之忿似的。斯大林指示他的助手波斯克列贝舍夫去邀请一级集团军级政委、红军政治部主任、副国防人民委员,亦即他本人的副手麦赫利斯到克里姆林宫来,要他在总参谋长汇报时在场,由他做所谓仲裁人。

  朱可夫当然不愿意触怒任何人,尤其不想触犯斯大林,但他的汇报确实令人不愉快。斯大林和麦赫利斯听着总参谋长的报告,神情专注地看着桌上的地图,看那图上的情况标示,使人有亲临战场之感。况且,朱可夫的报告明白清晰,令人印象殊深。他紧皱的眉头,阴沉的眼神,疲惫的面容,更加重了此时笼罩在斯大林办公室内的不安气氛。

  很难不同意朱可夫的意见,目前,我军在苏德战场上的防线,最薄弱、最危险的地段,就是中部战线,我第十三和第二十一集团军,兵力少,装备差,难以抵挡德军的再次攻击,而敌军很可能前出到屏护着基辅地区的西南方面军的后方。

  斯大林已事先想到,总参谋长会得出什么样的结论。也许,正因为如此,他的胸中不由自主地产生了一股冰冷的厌恶感情。

  “您有什么建议?”他小心翼翼地问朱可夫。

  朱可夫移动脚步,靠近夹在其他地图中的一张地图。

  “我建议,”他压低了嗓音,隐忍着火气,开始说,“首先,加强中央方面军,至少给它加强三个集团军,而且还要加强炮兵。其中一个集团军由西方向抽调,另一个集团军由西南方面军抽调,第三个集团军由大本营预备队调拨……”

  斯大林觉得有点不得要领,因为直到今天以前,一直认为最重要而且最危险的方向,是西方向。他感到愕然,问朱可夫:“您是否认为可以削弱屏护莫斯科的方向?”

  “不,不这样认为。”朱可夫回答,显得镇定自信,“但是,据总参谋部的看法,此地的敌军暂时还没有前进的迹象。而再过十二至十五天,我们可能从远东调来不少于八个精锐师,其中包括一个坦克师。这个集群一定能加强莫斯科方向。”

  “那远东我们就可以拱手让给日本人吗?”麦赫利斯大惑不解,有几分挖苦地问道。

  朱可夫对他的问话,未予置理。这位集团军级政委的脸由于愤懑而涌上一阵阵的红晕。

  “继续说吧。”斯大林隐忍着,脸色变得阴沉。

  朱可夫接着说:“西南方面军应马上全部撤到第聂伯河以东。”

  “基辅怎么办?!”斯大林冷冷地问,以一种生疏的目光看着朱可夫,心想,基辅不仅是我军防御上的战略要冲,而且是近期和英国人谈判的一张“王牌”。英国和美国政府至今还在援助苏联反对法西斯德国及其仆从的问题上,摇摆不定。西方正在大肆宣扬,苏联即将灭亡,而且说得那么肯定……

  “基辅只好放弃。”朱可夫生硬地回答,但他心情激动,有一种说不出的负罪感觉。

  斯大林对这句答话早有预料,他理智上明白,这个决定虽不无可取之处,但感情上接受不了,就象受到了不公正的过重判决。

  “继续说下去。”在一阵难堪的沉默后,斯大林又说。

  朱可夫舒了一口气,继续汇报:“在西方向,应立即组织反突击,旨在消灭正面战线叶尔尼亚突出部之敌。希特勒军队迟早会利用叶尔尼亚突出部进攻莫斯科。”

  “哪里还谈什么反突击?简直是胡说八道?!”斯大林怒不可遏,因为下面的一句话,几乎是喀出来的,“您怎么敢想把基辅奉送给敌人?!”

  朱可夫紧张的心情,立即找到了松弛的时机:“如果您认为,我这个总参谋长,象您昨天说的那样,充其量不过配当个骑兵,斯大林同志……我只能胡说八道,那么,我在这里也就无事可做了!……我请求免去我总参谋长的职务,派我去前线。”

  又是一阵难堪的沉默。
上一页 章节列表 下一页

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