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繁体转换 | 收藏起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 > 俄罗斯文学 > 《莫斯科1941》
当当图书 卓越图书 天猫商城

《莫斯科1941》

第七章



外交人民委员莫洛托夫坐在陈设着老式核桃木家具的办公室里,心情焦急万分。他刚才接到通知,丘吉尔致斯大林的复信已由行国人使馆取来。趁这封信正在被译成俄文之际,莫洛托夫急忙批阅待处理的文件,以便下一步全力研究英国首相的复信。他急不可待,一件一件地读着急办文件,又不能忘怀那封信,竭力猜测信的内容。他不时心神不定地看表,去国土防空总部的时间快到了,国防委员会要去检查我们对付空袭莫斯科的战备情况。

  莫洛托夫心想,如果丘吉尔的信直接送到斯大林那里,还可以省点时间,于是他给斯大林拨电话。

  “斯大林同志!”莫洛托夫在听筒里听到“我是斯大林”的声音,感到有几分兴奋。“斯大林同志,丘吉尔先生向你致意……英国大使馆的邮件已经取来了……”

  “你来一趟。”斯大林简短地说,没流露出任何情绪。

  “我就来,信译好立即送来。”

  莫洛托夫穿过静寂无人的一道道走廊,很快来到斯大林的办公室。在那里看到了加里宁和马林科夫。还没来得及和他们搭话,波斯克列贝舍夫已来到门口,手里拿着淡绿色的文件夹。

  “斯大林同志,丘吉尔给您的信。”他有点洋洋得意,好象是他第一个知道英国首相的来信似的。

  “不可能吧!”斯大林故作惊奇地大声说。“来,读一读,看看这位保守党人给克里姆林宫的布尔什维克写了些什么。”

  斯大林接过文件夹,打开,坐在会议桌前。他用意味深长的目光看了看所有在场的人,开始缓慢地读信:

  “斯大林先生……

  “我非常高兴地收到您的电报,非常高兴地从多方面听到俄国军队为保卫祖国而进行的英勇战斗和多次有力的反攻。我充分了解,由于迫使敌人在向前突出的西部边境上展开兵力和投入战斗,以部分地消耗他最初突击的力量,你们因而已经得到军事上的好处。

  “我们要做凡是力所能及的、对你们有帮助的可行而有效的事。但是我请你们了解我们在资源和地理位置方面所受到的限制。从德军进攻俄国的第一天起,我们就仔细考虑过进攻德国占领下的法国和荷兰的可能性。我三军参谋长找不出任何方法来采取对你们可能有些微稗益的那种规模的行动。德国单是在法国就拥有四十个师,而且德国人在一年多时间内一直在沿法国海岸布防,所以大炮、铁丝网、碉堡和海滩地雷密布。我们能够暂时掌握空中优势和得到战斗机掩护的唯一地段就是从敦刻尔克到布洛涅。而这一地段他们工事林立,数十门重炮控制着海面入口,其中许多重炮的射程可以越过海峡。夜间黑暗的时间不足五个小时,即使在那段时间里,整个地区也被探照灯照得通明。要想强行登陆,会遭受严重的伤亡并被击退,而小规模的袭击只会导致我们双方害多利少的失败。用不着敌人从侵俄战线上抽调一支部队,或者,他们还没有来得及抽调一支部队前,就能做到这一点。

  “您一定记得,我们巳经单独作战一年以上了。而且,尽管我们的资源日益增长,而且从现在起将增长得很快,但是我们的陆军和空军在国内和中东都处于极度紧张的状态中。此外,我们海军的实力虽在增大,但是,为我们的命脉所系的大西洋战役,为保护那些在德国潜艇和‘福克乌尔夫’式飞机封锁下航行的商阶队,已使我们没有丝毫余力了。

  “不过,我们可以在北面寻求能够给予任何迅速援助的可能。过去三个星期以来,我海军参谋部就曾筹划在挪威北部和芬兰用舰载飞机袭击德国船舶的行动,希望藉此消除敌人从海路运输军队去攻击你们北极侧翼的可能性。我们已经请求你们的总参谋部从七月二十八日到八月二日,即我们打算进行袭击的期间,下令俄国舰艇不要在某个水域航行。第二,我们现在正在派遣一些巡洋舰和驱逐舰前往什皮茨伯根岛,他们从那里可以协同你们的海军袭击敌人的舰船。第三,我们正在派游艇队去截击北极沿岸的德国运输船,尽管由于现在是极昼,这一任务是特别危险的。第四,我们正在派遣一艘布雷舰携带各种水雷到阿尔汉格尔斯克去。这就是我们当前所能尽力做到的事。我希望能做更多的事……”

  斯大林停下来,声音嘶哑地说:

  “他希望……他要真希望,就不会再来饶舌了……”

  信中接着谈到,并没有什么挪威轻装师,作为下一步骤,正在研究派几个英国战斗机中队驻扎在摩尔曼斯克,但又担心,一旦得悉英国海军进驻北方,德国就会立即派出一支强大的俯冲轰炸机编队。

  丘吉尔在信的最后写道:“如您想到任何其他建议,请勿迟疑地向我们提出。我们也主竭力寻找打击我们共同敌人的其他方法。”

  办公室内静悄悄的,撩人愁绪。窗外透进来的点点阳光照付在对面的墙上,微微颤动,隐隐绰绰象是人影。

  斯大林合上文件夹,气愤地把它推给坐在旁边的莫洛托夫,站起来,开始踱步。大家都期待着他说点什么……空气中又飘着烟丝的香味儿……

  “习惯是第二天性。”斯大林哑然笑了,摇摇头,继续说道,此话不假!……英国政治家们的习惯和天性已经融合在一起了,他们几百年来在欧洲政坛上治谋深算,纵横排阁……欧洲的战与和,对他们是无关痛痒,无动干衷的。对他们来说,利益永远是……”

  “对他们来说,一旦发生战争,就是要多捞点好处,”加里宁乘斯大林说话的间歇,补充说。“整个历史可以证明这一点。”

  “是这样,”斯大林表示同意。“我相信,当我们击败法西斯分子,开始和平生活的时候,这些憎恨共产主义的死硬派,还是要来干扰我们的。”

  “这个道理干真万确。”斯大林收住话音时,莫洛托夫说。然后,他又漫无所指的发问:“这样说,结论如何呢?丘吉尔不会急于帮助我们,也不会急于开辟第二战场。”

  “是的,他是不会着忙的。”斯大林的声音隐含着愤怒。“因此,还要继续通过外交途径促使英国人态度明朗化,以便我们更清楚他们的立场。我暂不答复丘吉尔这封言之无物、敷衍搪塞的信。时间将会表明……”

  “好吧,”莫洛托夫表示同意,用手指理了理略微发白的胡须,有点歉意地问斯大林:“如果我不去国土防空总部,你不会反对吧?……一大堆事情等着办……我不想改期会见坦克工业的领导干部。我得挑起这副担子!”

  斯大林点头同意,莫洛托夫走了。办公室内一片静默。大家都似乎在想一件事:近几天,德国轰炸机可能要对莫斯科进行密集空袭。结局会怎样呢?欧洲国家每一个曾遭到过德国空军轰炸的首都,都感到惊恐万状,束手无策。德国空军比这些国家的防空手段强大。结果,这些国家首都的大片房舍化为废墟……莫斯科的防空如何?……

  斯大林总感到有一桩尚未做完和尚未预见到的工作,急待处理。他心神不安,忧心仲仲。

  但是,自从七月九日作出“关于莫斯科防空”的出决定之后,似乎凡是能做的,都已经最大限度地做了。

  储存武器的“粮仓”已经相当空虚,刚刚出厂的武器也已投入使用。掩护城市的高射炮部队已配齐了技术装备和补足了兵员。新组建的四个高射炮团和两个高射机枪团编入了防空第一军。尽管前线情况紧急,不得不紧急调技相当数量的局针地大组建反坦克团,但总的看来,现有的力量已是一支足可御敌的强大力量……

  现在,一千零四十四门高射炮和三百三十六挺机枪已准备就绪,威风凛凛地窥探着莫斯科的天空。有一个高射炮团在院内、街头、广场和街心花园挖好炮座,已加强了市中心,特别是克里姆林宫的防御。探照灯已达到六百一十八个,可向高高的夜空同时照射出许多光束。每一个高射炮团都辖有一个装备齐全的探照灯营。因此,决定将各探照灯团调出高射炮防区,以便在首都西北和西南接近地形成六个照射区和为歼击机夜战用的拦击照射区。最近,还计划建立十个这样的照射区。

  拦阻气球部队也得到了加强。在城市中心、各水塔和莫斯科的西郊、南郊上空,都高高地悬挂着这种固定的气球。当气球贴近地面时,简直就象大腹便便的怀崽母猪,而当它们飘向空中,下面拖着长长的阻拦索时,从地面向上看去,就象一群猪崽在晚霞浓重的苍穹中奔跑一样。

  不过,主要希望还是寄托在善于夜航的歼击机上。因此,担任掩护首都任务的航空兵第一军,迅速补充了配备佩-3型最现代化快速歼击机的两个团。这种飞机是由弗·米·佩特利亚科夫设计的,它装备有火力很强的机枪、机关炮和火箭。这个军还编入了两个作为特殊突击力量的试飞员大队,这两个大队中有一些全国知名的人物,如A·B·尤马舍夫、B·H·尤甘诺夫、 M·加莱、B·B·舍甫琴柯、A亚·基莫夫、N·K·邱卡洛夫、M·费奥多罗夫等。

  总共有六百零二架歼击机随时待命,可昼夜起飞迎击敌机。

  对空情报部队是国土防空指挥部的眼睛和耳朵,这个部队可以预报距市区二百五十公里以内来袭的敌机。首都周围共设有七百零二个对空情报哨。莫斯科防空区的对空情报总哨,与北部、西北部、西部、基辅和南部各防空区的对空情报总哨建立有直通电话联系。在勒热夫、维亚兹马一线建有几座标志新技术成果的警戒雷达站,这种雷达虽无法确定飞机的国别、数量和飞行高度,但可以测定飞机的位置,保证在八十公里以内地区对其跟踪监视。

  无论如何,可以排除对莫斯科的突然空袭的可能。而且还可以为我夜间飞行的歼击机导航,截击敌轰炸机。

  莫斯科本身也在紧张和不安的气氛中忙起来了。工人、机关干部、学生、家庭妇女和退休人员都忙着应召去莫斯科市苏维埃,报名参加消防、救护、防毒、防险工作。莫斯科市民就象遭到电击而突然兴奋起来,他们心里想的都是为了一个目标,尽一切可能防止灾难。莫斯科市苏维埃主席普罗宁、副主席雅斯诺夫、莫斯科市委和莫斯科州委第一书记谢尔巴科夫,依靠机关工作人员术靠各区苏维埃执委会和区党委,夜以继日地工作,准备迎接严峻的考验。在执委会的指挥下,建立了六个区域专业防空团和二十六个防空营,各企业和房管部门也成立了几百个自救队和上千个医疗救护队。还成立了清除轰炸后果的团、独立营和连。有二十万人加入了专业消防队。修筑了成千上万个防空洞。

  是啊,莫斯科奋起战斗了。男女老少根据自愿,灭火、救护、防毒无所不学。人们好象经历了脱胎换骨的过程,忘记了各自的苦乐悲欢。住在公寓的居民们严然成了一家人,每一座楼的住户都成了为共同利益而联系在一起的战斗集体。而主要的是,每一个人都在自己的岗位拚命地劳动着。战争需要这样做。

  为了使敌机难以找到目标,从空中夺得最明显的建筑和市内各广场,都涂上了伪装色彩,克里姆林宫附近的莫斯科河拐弯处也设置了伪装。就连莫斯科近郊的地貌也换了新颜。首都四周二百公里以内象经过魔法点化一般出现了无数的工厂、汽油供应站、粮仓、机场、桥梁、库房……这一切只不过是模型罢了。这是工兵部队在莫斯科市民和莫斯科州附民的协助下修建的,目的是迷惑敌机,使它们分辨不清哪些是真正的军事和工业目标。莫斯科市苏维埃执委会副主席米哈伊尔·阿列克谢耶维奇·雅斯诺夫,依靠莫斯科总建筑师德米特里·尼古拉耶维奇·切丘林和军事专家们的鼎力协助,完成了多么辉煌的业绩啊!

  但是,苏联领导人的不安心情还是有根据的。斯大林、朱可夫和国土防空指挥部非常明白,我方的战备要想完全瞒过德国人恐怕是不可能的。德国的特务机关并没有失去警觉,德国的侦察机也不会白窜入莫斯科上空的。

  我们的侦察机关已获悉,敌人正策划着其种重大行动……有许多情况只能靠猜测。随着德军深入我国领土,法西斯空军新修的机场也越来越靠近莫斯科。据确切消息,一仅仅为了保障德军“中央”集团军群进攻莫斯科,敌人就集中了一千六百架作战飞机。

  而为了直接空袭莫斯科,敌人作了些什么准备呢,它不会漫无目标地空袭莫斯科,而是有具体目标:克里姆林宫、党中央大厦、《真理报》大楼、团中央大厦、行政机关、大型企业、桥梁、铁路枢纽、居民稠密的住宅区……如果有洞悉一切的慧眼就好了……这双慧眼一定看到,德军统帅部经过精心挑选,从几个善战的航空大队中抽调人员组建了一个特别航空群。

  敌第五十三“康巴尔军团”远程轰炸机大队已转场到东欧来。这个大队曾先后野蛮地轰炸过西班牙、波兰、南斯拉夫和希腊的城市。该航空大队编成内的“亨格尔-111”型最新式轰炸机不止一次地飞临伦敦和巴黎上空。

  敌第四“维维尔”轰炸机大队朝莫斯科方向调来。这个大队于一九四0年残酷无情地轰炸了伦敦、利物浦、伯明翰、布里斯托尔和其他英国城市。

  敌第五十五“戈利夫”特殊任务轰炸机大队飞抵巴拉诺维奇地区各机场,第二十八轰炸机大队也到达博布鲁伊斯克地区……

  数百架德军新型轰炸机正准备对苏联首都大举进行毁灭性的轰炸。这些轰炸机的机组人员都是法西斯空军的骨干,其中约有一半机长是上校军衔。

  这个特别航空群由第二航空队司令官凯塞林元帅统一指挥,此人正在费尽心机地策划着由不同方向、不同高度和在不同时间密集轰炸莫斯科的各种方案。全部行动都以德国人的刻板而拘谨的方式经过周密考虑和预先安排。看来,即使有对空防御也是在劫难逃了。

  苏联领导人对德国统帅部策划通过空袭摧毁莫斯科的许多情况,是后来从俘虏的上校飞行员的口供中得知的。但,即使不是这样,也是可以想见的。应当采取一切措施,不仅应当保卫莫斯科、列宁格勒、基辅和哈尔科夫,而区应当保卫图拉、谢尔普霍夫、埃列克特罗斯塔利、沙图拉、莫斯科近郊煤矿以及无数个独立的军事目标……

  是啊,苦思冥想、忧心如焚啊。也许内心最不平静的就是斯大林。他虽公务冗杂,日理万机,但他的脑海中总是不时浮现出那些在莫斯科上空出现的、没有标志的轰炸机和向这些飞机开火的场面。

  这事发生在战争开始后的第三天,深夜三点钟。黎明前,斯大林从克里姆林宫回到在孔采沃的别墅,突然他被高射炮和四联装高射机枪的射击声惊醒。他急忙穿上衣服,走到楼顶供日光浴用的露天阳台上,看到一道道雪亮的探照灯光,象是在似明未明的天空上,扫荡那些高射炮弹爆炸进发出的浓密火花。腾空的火花此起彼伏,异常浓密,甚至令人觉得,太空深处有许多大花圃,花圃内鲜艳夺目的玫瑰花正在白光巨帚的扫荡下飘落。

  弹片在四周呼啸。榴霞弹钢珠嘶叫着落下来,在地上发出僻啪的声响。传来飞机发动机的轰隆声。但高空中没向莫斯科落下一颗炸弹。只是在远处,机关炮射出一串串金色的光点,短暂地闪烁一下。显然这是某个高射炮连在向一架看不见的飞机疯狂扫射。

  斯大林站在小亭的檐下,每当他在阳台上散步遇到雨时,常到这里暂避一下。

  空袭警报很快就解除了。天空中还有几处弥漫着硝烟。天色已明。事后,斯大林得知,原来是一场令人恼火的、危险的误会。我轰炸机群执行战斗任务后向莫斯科附近的一个机场返航,由于迷失了航向,向莫斯科飞来。对空情报站没识别出这些飞机,但上报了飞机的航向。结果,发出空袭警报,莫斯科虚惊一场。

  斯大林命令副国防人民委员麦赫利斯把国土防空总部主任、炮兵上将沃罗诺夫和保卫莫斯科的国上防空第一军军长、炮兵少将茹拉夫廖夫叫来,彻底查清事情的原委,而自己忙着去参“加政治局会议,处理那些急导待办的成堆事务。

  他来到克里姆林宫,走下汽车,看到入口的拱门下卫队在换岗。克里姆林宫警卫处处长梅利尼科夫前来换班,见到斯大林,立刻命令这支人数不多、排成两列的卫队“立正!”他自己也一动不动地站定。斯大林边走边向大家颔首致意,突然又停住脚步。他想,这些手持卡宾枪,警卫克里姆林宫的年轻人,他们的岗位不仅在大门口,而且在克里姆林宫的城墙上,他们肯定能看到发出空袭警报时克里姆林宫外的情景。

  “喂,警卫战士们,空袭的时候你们感觉怎样?”斯大林问他们。

  “一切照常,斯大林同志,大家都坚守在各自的岗位上。”梅利尼科夫答道。

  “发出警报以后,大街上的情形怎么样?”

  梅利尼科夫带着鼓励的眼色环顾战士们的脸说:

  “祖比科夫上尉,你回答斯大林同志的问题;”然后向斯大林解释说,“祖比科夫今天的岗位视界最好——由尼科利斯基塔楼 至枢密院塔楼……”

  阿列克谢·祖比科夫身材颀长、匀称,面目清秀,他肯定地说,从克里姆林宫城墙上,他可以极清晰地看到红场和高尔基大街的起点,直到中央电报局大楼。在他看来,警报发迟了,因为紧跟着就听到了飞机轰鸣声和高射息高射机枪的对空射击声。只是稍后,在高尔基大街上,在地铁“革命广场”、“志愿队”车站的方向上,拥来稠密的、衣帽尚未穿戴齐全的人群,有许多人扶老携幼,还带着行囊……

  “真有点丧魂落魄的样子,斯大林同志。”祖比科夫上尉最后说。

  斯大林向办公室走去,他满怀温怒,思考着方才听到的情况。他在办公桌旁坐下之后,告诉走进室内的波斯克列贝舍夫,他要和莫斯科军区司令防空助理格罗马金将军通话……当他拿起听筒的时候,他仿佛见到了高尔基大街上拥挤奔跑的人群,顿时怒不可遏。

  “请问,为什么发出空袭警报,为什么向自己的飞机开火,”斯大林的声音低沉,由于在盛怒之下而若断若续,格罗马金预感到事情不妙。

  “斯大林同志,对空情报站还没有学会根据发动机的声音区别我方飞机或是德寇飞机。”格罗马金抑制着自己的慌乱心情回答,但他觉得自己是正确的。“对空观察员通过线路明确报告,有飞机朝莫斯科方向飞来。我在指挥所别无所知,因为没有通知我这是我方轰炸机,况且,我方轰炸机没有必要在夜间飞临莫斯科上空……当然,我犹豫了一下,因此发出警报稍迟了些……不过,今后凡有企图进入莫斯科上空的飞机,我仍将下达予以击落的命令……”

  斯大林想象着格罗马金那张圆圆的脸,他那几乎长在一起的浓眉下面严肃地细眯着的眼睛,对他油然产生了一种赞赏之情:将军是对的……

  “好吧,格罗马金同志。”斯大林向他道过歉,接着说,“我满意您的回答……今夜这段插曲权作一次空袭演习吧……”

  斯大林放下听筒,直到这时他才想起,高射炮兵居然连一架飞机也没有击落。这怎么可能呢?

  从那以后,已过了将近一个月,他心头的不安不仅没有平息下来,而是更加强烈了。今天,原定举行图上作业演习,想定任务是抗击对莫斯科的昼间空袭,斯大林急不可待,可能是因为他觉得,似乎为时已晚,本来是应该稍早一些进行这次检验的。

  斯大林打断这些令他心烦的思绪,用眼光扫了一下依然在他办公室里端坐的加里宁和马林科夫,走到放电话机的小桌旁。

  “没忘了请谢尔巴科夫同志来吧?”他自问,把手伸向电话机话筒。
上一页 章节列表 下一页

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