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繁体转换 | 收藏起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 > 俄罗斯文学 > 《莫斯科1941》
当当图书 卓越图书 天猫商城

《莫斯科1941》

第六章



今天,在克里姆林宫斯大林的办公室里,同往常一样,处理着与战争有关的各种事情,战争在克里姆林宫也成了冷酷的日常事物。莫洛托夫和沙胡林坐在铺着绿毯的长桌旁,而斯大林背朝着他们,站在自己的办公桌旁。他正在和高尔基市的“红色索尔莫沃”工厂通电话。对方是坦克工业人民委员马雷舍夫。

  此时,莫洛托夫在反复阅读斯大林致英国首相丘吉尔私人信件的副本。这封信已于七月十八日密电苏联驻伦敦大使馆。在这份答复丘吉尔七月份的两次来函中,斯大林告知,苏军遭到德国突然袭击,处境艰难,希望英国尽速开辟反希特勒的第二战场。现在,克里姆林宫正急待伦敦的回音。莫洛托夫在揣测着复函的内容,思考着苏联外交在哪些方面还应做出新的努力。

  航空工业人民委员沙胡林克制着睡意。阿列克谢·伊万诺维奇最近已有几昼夜几乎没有陶过眼,他象穿梭一般,来往于人民委员部、设计局和航空工厂之间,到处要求他关照、干预和帮a。沙胡林面前摆着一大叠秘密文件,最上面的是关于一周来沈空发动机和飞机生产情况的综合材料。他竭力去思考一些数字,但打印的文稿在他的面前飘忽不定,他的头伏到了桌子上,接着,又仰靠在椅背上,仔细听着斯大林和马雷舍夫的谈话。

  斯大林那边的高频电话听筒簧片里发出共鸣,偶尔能听到马雷舍夫那熟悉的若断若续的声音。沙胡林在昏昏欲睡中,怎么可能听到马雷舍夫的声音呢?这很可能,因为他已经闭上了双眼,依稀见到马雷舍夫就在他面前,但不知为什么又来到了人民委员部的会议厅里。马雷舍夫把一个记录本推给他,又用手帕擦着自己秃了顶的宽大的额头,结果弄乱了一双浓眉,浓眉之下是一双闪烁着充满睿智目光的大眼睛,眼神安详,含着笑意,使这张知识分子类型的脸增添了一种泰然的表情。沙胡林好象又听到马雷舍夫早在战前说过的话:“阿列克谢·伊万诺维奇,我们还远不到四十岁,可几乎就是老头了,除去人民委员部和工厂,我们什么也不知道……让我们带着妻子聚会一下,象基督徒那样痛饮一番,唱唱歌吧……”

  阿列境谢·伊万诺维奇被人从旁轻轻碰了一下,醒了过来,抬起头,睁开眼,看到莫洛托夫正笑眯眯地注视着他。

  “战争过后,你要是写回忆录,”莫洛托夫低声对他说,“可别忘了写上你曾在最高统帅的办公室里打过瞌睡……这事谁也没有过……”

  沙胡林终于摆脱睡意,不好意思地回答:

  “三夜没睡了……在赶造新飞机。”当看到斯大林朝他们转过身来,眼里闪着严厉的光芒,他就不说了。

  直到这时,沙胡林才明白斯大林给马雷舍夫打电话的意思。

  “……对,对……马雷舍夫同志,我们委托你来组建新的坦克工业中心。”斯大林带着明显的高加索口音说。“现在,我们有一部分坦克工业基地还处在敌人空军的打击之下,中央委员会希望你能做出妥善安排,还有我们在莫斯科、莫斯科附近地区和伏尔加河沿岸的工厂……”

  这时,波斯克列贝舍夫轻手轻脚地出现在办公室门口,他的脸上带着倦容,由于长期睡眠不足,眼里闷着血丝。斯大林好象用后脑就看到了他,把脸转向门口,看了波斯克列贝舍夫一眼,然后又看了厂眼门上的挂钟,向他点头示意。接着总参谋长朱可夫和一位陪同他的将军,提着沉重的皮包走进来。他们把黑亮的军靴后跟碰了一下,表示敬礼,看到斯大林背朝门站着,就坐到桌边。那位将军打开厚厚的公文包,从中取出地图和文件,放在铺着绿毯的桌子上。

  斯大林继续对着话筒说:“马雷舍夫同志,安排高尔基市的工厂生产什么样的坦克,又安排科洛缅斯科耶的工厂和莫斯科的工厂生产什么样的坦克,你可别弄错了。现在前线需要‘T34’型和‘KB’型坦克……”

  斯大林停下来,现在己经不是在沙胡林的疲倦的想象中,而是通过电话筒听到了马雷舍夫低哑的声音:

  “斯大林同志,必须帮助坦克修理总局……不是前线所有的人都懂得,打坏的坦克不是战争中的废物、不是垃圾……坦克根本不可能被全部摧毁……它有几千个零件……在最坏的情况下,用三辆坦克也能修复出两辆来。”

  “我们能帮点什么忙呢?”斯大林问。

  “请命令麦赫利斯同志发动前线的政工人员。这可以帮助我们弥补新坦克生产上的空档,因为现在工厂正向东部拆迁,需要在新的地区重建……”

  “好。再见,马雷舍夫同志。”斯大林把话筒放在电话机上,拿起一支蓝铅笔,俯身在桌子上的台历上作了记录。

  朱可夫和他的助手看到斯大林有了空,就站了起来。

  “请坐,军人同志们。”斯大林向他们挥挥手,看了沙胡林一眼,微微一笑,说道:“有人埋怨斯大林严厉……”他若有所指的看了看未可夫。“你说说看,这算得上什么严厉呀;人民委员到他的办公室来汇报……居然睡了一觉……我们没妨碍您吧,沙胡林同志?”

  “请原谅,斯大林同志。”阿列克谢·伊万诺维奇感到自己象一个犯了过失的小学生。“下不为例。”

  “没什么,常有的事。我知道你不轻松……马雷舍夫的电话打断了我们。刚才谈到哪儿了?”斯大林注视着沙胡林,此刻他的眼神又严肃认真起来。

  “您谈到了副人民委员的作用。”阿列克谢·伊万诺维奇提醒说。

  “是啊……是这样,我们有一些出色的副手!……杰缅季耶夫、雅科夫列夫、赫鲁尼切夫、沃罗宁……真是一些卓越的专家和优秀的党务工作者。他们也应当按照您的安排去看看远处的工厂、试验机场和设计局。……不过,您为什么亲自去雷宾斯克呢?”

  “航空机械制造厂那里,设计人员和管理人员发生了纠纷。”沙胡林解释说。

  “帕托利切夫同志①最善于处理纠纷,他是头等的组织专家,很会做人的工作,善于一下子弄清楚事情的底里。”

  “是,我没想到……”

  “让我们一言为定,没有我的许可,您不能离开莫斯科。您除去其他任务以外,还要每天向中央委员会和人民委员会作报告……书面报告!……报告飞机和发动机的生产情况。不能只谈已装配好的飞机的情况,而且要谈经过试飞的和打过靶的飞机的情况……”

  ①帕托利切夫,H·C·,当时任雅罗斯拉夫州委第一书记。——作者

  “都明白了,斯大林同志。”沙胡林站起来,开始把文件收到皮包里。阿列克谢·伊万诺维奇想听听朱可夫关于前线战况的报告,但在人民委员部接待室里,各工厂来的“专使”在等着他,而且他看到,斯大林好象已忘了他,走到桌子的另一端,那里放着摊开的地图。

  朱可夫大将看出,斯大林开始考虑前线的军务,于是决定把想说的话告诉他。

  但,斯大林先开口了:“有一次吃午饭时,我们闲谈,说不能怪罪斯大林责骂朱可夫同志。”他把熄灭的烟斗举起来,象是要大家注意。“斯大林骂朱可夫,朱可夫再去骂方面军和集团军司令员,事情办得就会好些。但是,骂朱可夫和司令员们要恰到好处,别让他们在工作中缩手缩脚,以至干事情办得更糟……”

  朱可夫心里抖了一下,本来是他自己想用委婉一点的方式向斯大林说这番话的。

  “请转告铁木辛哥同志,别让他过分责怪卢金、库罗奇金和科涅夫。不仅如此,还得向他们颁发崇高的政府奖赏,这样也许会给卢金和库罗奇金鼓一把劲,让他们把德寇赶出斯摩棱斯克……”

  “您说得对,斯大林同志……”直到这时朱可夫才找到说话的机会。“可以报告吗,”

  “等一下。”斯大林转向莫洛托夫。“最好让总参谋长了解一下我们给丘吉尔的电报。”接着向朱可夫解释,“我们向英国首相丘吉尔建议,尽快开辟第二战场。”

  “甚至还提出了我们认为可行的建立第二战场的各种方案。”莫洛托夫解释说。

  “请原谅,我不太懂。”朱可夫紧锁眉头,他的眼睛变得小而黯淡。“你们不需要听听总参谋部的意见吗?”

  斯大林和莫洛托夫互相看了一下,好象不知如何回答大将的问话。

  “在战役战略上是否有利……”朱可夫感到有点出言不逊,在挖空心思地挑选字眼。“这方面你们可能不了解……”

  斯大林有点扫兴,他轻笑了一声,又衔起烟斗,和颜悦色地说:“我们现在的根据就是在政治战略上有利……我们研究了种种因素。”

  “是为了在军事和政治上进行试探,”莫洛托夫打开一个文件夹补充说。“晤,格奥尔吉·康斯坦丁诺维奇,你可以看看斯大林同志给丘吉尔先生的私人电报。”

  朱可夫留意到莫洛托夫着重说的“私人电报”这个词,他当即说:“我不是外交家……既然有必要采取政府首脑间交换私人信件这种方式,总参谋部就大可不必干预了。”

  “念吧,”斯大林严厉地说,背过身去,缓缓地走到自己的办公桌旁。

  朱可夫拿起那两页字迹清晰的打印文件,开始轻声地读:

  “承您发来两封私人电报,谨向您表示谢意。

  您的电报是我们两国政府取得一致的开端。现在,正如您有充分根据所说的,苏联和英国已经在反对希特勒德国的斗争中结成盟友。我毫不怀疑,尽管存在重重困难,我们两国将有足够的力量击败我们的共同敌人……”

  斯大林接着告知英国首相,苏军在前线的形势依然紧张,并说明了产生这种情况的原因……

  他写道:“据我看来,如果能够在西面(即法国北部)和北面(即北极地区)开辟一个反希特勒的战场,那么,苏联以及英国的军事形势将会大为改观。

  在法国北部开辟战场,不但能牵制希特勒在东方的军队,同时也会使希特勒入侵英国成为不可能。开辟这一战场,符合英国军队以及英国南部全体居民的愿望。我想象得出开辟这样的战场是困难的,但我以为,尽管有困难,还是应当开辟这个战场,这不但有利于我们的共同事业,也有利于英国本身。现在是开辟这个战场的最有利时机,因为希特勒的军队已调到东方,还没有来得及巩固其在东方占领的阵地。

  在北面开辟一个战场,则更为容易。这里,英国只需由海军和空军采取行动,无需派遣军队和炮兵登陆。苏联的陆海空军将参加这一战役。如果英国能从挪威志愿军中抽调约一个轻装师或更多兵力到这一战场来,可以把这些部队调到挪威北部,以组织反对德国人的起义行动。一九四一年七月十八日”

  “一切都无懈可击,斯大林同志……思考严谨,就象弹夹中的子弹一样。”朱可夫方才由于斯大林未吸收总参专家参与研究开辟第二战场的方案,说了一些不得体的话,仍然感到内疚。总参谋部人员确实也研究过英国军队在某一地区沉重打击德国法西斯军队的可能性问题。

  “弹夹中的子弹,这话很妙。”斯大林带着令人难以觉察的笑意望着朱可夫。“不过,您的问题——为什么没请总参帮忙,还是有道理的。今后,凡与盟国谈判开辟第二战场以及谈判向我们提供援助的时候,我们不仅要依靠总参,而且也要依靠为国防工作的各人民委员部的统计机关。”

  “还要征询红军总后勤部长赫鲁廖夫同志的意见。”莫洛托夫补充说。

  “倒要看看英国人对您的建议作何反应,斯大林同志。”朱可夫说。他很满意斯大林理解了他刚才的一席话。

  “不会很快有回音。”莫洛托夫拍了一下文件夹。“我想,他们目前正在搜集和综合我国前线形势的情报,主要是依靠德国的材料。再同我们的材料相比较……而且,我认为,他们在等待,看看初次轰炸之后,莫斯科将作何反应。看能否挺得住?……。

  “对,他们是在等待轰炸的效果,”斯大林表示同意。“特别是最近几天,戈林和希特勒在疯狂叫嚣,扬言要通过空袭彻底摧毁莫斯科,把莫斯科淹没在火海中。也许这些威胁语言是恐吓英国人的,因为他们尝过德国空袭的滋味。他们可能担心,你我都死无葬身之地,到那个时候,就没有人跟他们谈判了……”斯大林突然打住话头,看着朱可夫,似乎在竭力搜索下面的措辞,“早在七月四日,就有一架德国侦察机窜入莫斯科西郊上空。从那以后,他们就不断进行空中侦察……”

  “是的,斯大林同志。对空情报站已经作了约九十架次来莫斯科方向进行侦察飞行的记录。”朱可夫证实斯大林的说法,“有九架飞机闯入市区……我们第六歼击机团的飞行员击落了几架‘亨格尔’……撞毁了一架……”

  “从几十架德国侦察机中仅仅击落几架,不算多!”斯大林若有所思地说,他走到一个朝着兵器馆①的窗户旁……“这很不符合我们的看法,我们一向认为,苏联军事科学对于大的行政和工业中心的防空战术深有研究。”

  ①兵器馆,克里姆林宫内建筑,存有俄国军队的武器、弹药和战利品。建于一七0一——一七三六年。曾几经改建。——作者

  朱可夫想向斯大林解释,这是德国最新式的侦察机,况且,根据被俘的德国飞行员的口供,飞机采取了减轻重量的措施:严格控制携油量,卸掉部分武器,挑选体重最轻的飞行员驾驶飞机……因此,飞行高度可达八公里以上。但斯大林仍在注视着窗外,没容朱可夫解释,继续说:“报告吧……前线情况有什么变化?”

  汇报总参谋部综合的前线战况,对未可夫来说,已习以为常。他在桌子上展开战略形势图、德军部署图、我军状况以及各方面军和中央总部物质技术储备状况报表。他思路清晰,从容不迫,开始汇报说:过去几天内,西北方面军第十一集团军于七月十四日开始对索利齐地区的敌装甲第四集群实施了反突击。结果,我军占领索利齐,德军被击退二十四至三十八公里。朱可夫俯身在地图上,历数第十一集团军目前所在地域中的一系列居民点。

  接着,总参谋长谈到西方向的形势,说第二十二集团军在敌优势兵力突击下放弃了大卢基市。

  在西南战线,位于基辅以南地区的第二十六集团军对德军突甲第一集群转入进攻。但未获进展,只是迫使敌军在法斯托夫、白教堂、塔拉夏等地转入防御。

  斯大林听着,留心记住一些重要情况,与此同时,他的思绪一分为二,好象由两股渠道分流而去。他站在窗边,倾听着未可己的汇报,同时又望着窗外有点看厌了的场面:围着板墙的小花园已坑坑洼洼,面目全非,传送带从地下提起泥土,一刻不停,不厌其烦地向围墙的顶上滑去。板墙外大卡车在轰鸣,依次把车

  厢送到传送带下……地铁工人正忙碌着要尽快结束避弹室建设工程。斯大林记起了战前的五一节,当时克里姆林宫的地铁工程刚刚开始。节日前夕,他在最高苏维埃会议大厅向军事学院毕业生发表讲话。之后,又在乔治大厅举行传统的政府招待会。

  莫洛托夫是招待会的主席,他宣布斯大林同志要向大家祝酒。当一阵暴风雨般的掌声过后,开始静下来的时候,斯大林开始讲话,他在讲话中直言不讳地说,战争正在敲着我国的大门,还说,在现代战争中,炮兵是“战争之神”,它将发挥重大作用,随后他提议为炮兵干杯。

  但是,青年人是无忧无虑的。斯大林的提醒没有打乱任何人的心境。宴会上欢声笑语不绝于耳。演员们在乔治大厅里歌舞喧天……

  第二天,克里姆林宫的避弹室工程开工,直到法西斯侦察机飞临莫斯科上空的时候,这项工程仍在进行中。斯大林心清烦闷,转过身来,看到朱可夫汇报完毕,正用期待的目光看着他。

  “我想,朱可夫同志,”斯大林说,“现在正好需要检查一下莫斯科防空区的情况,看看是否作好了反空袭的准备……”他稍微停顿一下,又进一步明确说,“先检查防昼间空袭的准备工作。”

  “明天可以吗,斯大林同志?”
上一页 章节列表 下一页

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