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繁体转换 | 收藏起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 > 俄罗斯文学 > 《莫斯科1941》
当当图书 卓越图书 天猫商城

《莫斯科1941》

第五章



如果说,历史是由许多彼此关联和互相制约的事件构成的,那么,这种历史就是人与人的感情和纠葛的历史。朱可夫大将身为总参谋长,每天的例行公事就是听取国防委员会,主要是斯大林的指示。他对斯大林有一种复杂的感情,他常常为此思索再三。每当他准备去见斯大林时,总是怀着这样复杂的感情。如果通电话不计在内,每昼夜必须两次晋见国防委员会主席,届时,由他在克里姆林宫汇报情况,不仅要报告前线发生的一切重大问题和经大本营的工作机构——总参谋部研究归纳的意见,而且还要说明酝酿成熟的结论、设想和当前的战役和战略决心草案。

  而前线的战报没给人带来任何欣慰。红军损失越来越大,敌军从许多方向长趋直入,蚕食着苏联领土。因此,斯大林办公室内的气氛显得分外紧张。当朱可夫离开办公室的时候,时常有每一根神经、每一个细胞都紧张的感觉。

  ……他对斯大林的感情极为复杂,还有点捉摸不定,非言语所能表达。每当他想到这里时,就常忆起他和斯大林最初见面的情景。那次见面和一九三九年春夏两季远东发生的事态有关。朱可夫当时任白俄罗斯军区副司令员,紧急应召赴莫斯科会见国防人民委员伏罗希洛夫,得知日本进犯蒙古,而苏联根据条约应当给予蒙古军事上的援助。当时伏罗希洛夫问他:“能否立即起飞去那里,而且,如果需要的话,能否肩负起指挥军队的重任?”

  朱可夫扫了一眼会议桌上那张蒙古地图,看到在哈拉哈河以东画了一条日军入侵路线。他忽然悟出了一个道理,统帅之所以能指挥若定,主要是因为他们知己知彼,从而能定下正确的决心。而他当时虽然还一不知彼,二不知己,但他仍愿意一试身手,去迎接困难和险阻,他当即回答:“元帅同志,我现在就可以起飞!”

  朱可夫想,在这之后,可能会邀他去总参谋部,在那里坐下来研究地图,研究日军的战役战术。尔后,再去见斯大林……结果,诸如此类的事却都没有发生。

  “很好,”伏罗希洛夫满意地对他说,“为您准备的飞机在中央机场,十六时起飞……”

  哈拉哈河战役的结局是众所周知的。红军打击了日本跃跃欲试的野心,使它在法西斯德国入侵之后,不敢对苏联轻举妄动……如果不是朱可夫去,而是别的什么人去指挥哈拉哈河战役,结果如何,那就不得而知了。朱可夫表现出深通指挥艺术,有胆识,坚韧不拔。他晋大将衔,荣获苏联英雄称号,是当之无愧的。

  后来,他调回莫斯科,担任新职务,直到那时,才头一次被邀进克里姆林宫。

  格奥尔吉·康斯坦丁诺维奇得知要去见斯大林,非常激动,好象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激动。

  在斯大林的办公室里,还见到了莫洛托夫、加里宁和伏罗希洛夫。他们边喝茶边谈。他,当时这位年仅四十四岁的大将,竟然成了席间的主要角色。大家都全神贯注地听朱可夫对日军,对其强弱点的见解,还谈了红军与日军作战的情况。政治局委员们连连提问题,朱可夫滞洒自如、干脆利落地作了回答。忽然,斯大林提出了一个意想不到的问题:

  “库利克、巴甫洛夫和沃罗诺夫给了你多少帮助?”

  在哈拉哈河作战期间,巴甫洛夫作为红军装甲兵主任,沃罗诺夫作为炮兵主任,亲临前线,给予帮助。朱可夫向政治局委员如实作了汇报。他对他们的亲临帮助确实深有体会。至于副国防人民委员库利克元帅么?……他看了一眼伏罗希洛夫,不愿隐瞒实情,声调阴沉地继续往下说:“至于库利克元帅,我还说不出他做了什么有益的工作……”

  在这之前,斯大林一直在室内来回踱步,这时突然停住脚步。他吐出一口烟,略微俯身看着朱可夫,又用烟斗嘴轻轻碰了碰他的肩膀,好象要窥探他的灵魂深处似的。格奥尔吉·康斯坦丁诺维奇觉得,这洞察一切的目光凝视了很久,令人难以忍受。但是,他的目光也没有避开斯大林的金黄色眼睛,而且一点没有流露出自悔失言之意……后来,又看到斯大林那苍白的胡须下闪过一丝笑意。朱可夫由于不理解这笑的含义,心里有点发慌,准备要对库利克的工作评说一番。但没有人再向他提问题。他仿佛带着轻微的醉意从克里姆林宫回到“莫斯科”旅馆。简直难以相信,只是到现在,他才听到斯大林那不太响亮的声音,才尝试着以自己的见解去印证斯大林的军事思想和观点。那个难忘的夜晚,他久久不能入睡。

  是啊,确实有以事件为内容的历史,也有以感情为内容的历史。但无论哪种历史,既没有开端,也没有终结.因为人的记忆力不足以网罗无穷的过去,谁也不可能跨进来来的门槛看得那么远……

  斯摩棱斯克被德军占领的消息传来,斯大林勃然大怒,他对总参谋长朱可夫严加申斥。结果,这些天来,下达给下级司令部的一些命令和指示,也是这种调子。这些命令和指示对于任务的表述,措词严厉;对于部队战绩的评价,过于拘谨,无疑更加重了各方面军和各集团军司令部内的紧张气氛,因而,不能不给指挥员的工作带来一定影响。朱可夫大将在最近一次和铁木辛哥元帅通话时,就尖锐地感到了这一点。铁木辛命情沉重,他说,在他看来,集团军司令员卢金和库罗奇金很有战功,应给予崇高的褒奖,而我又不能不吓唬他们,甚至以送军事法庭相威胁……

  当然,问题是什么样的法庭。目前,整个战争触目惊心,规模空前,这就是各族人民,各个国家和各种社会制度所面临的巨庭。数量庞大的军队正依靠烈火和钢铁十的威力,依靠人类的精神力量,进行着殊死的较量,这个法庭迟早会做出最后的判决。朱可夫知道,虽说铁木辛哥对战争的全局还没有很深的考虑,但,他不可能不明白对于卢金和库罗奇金来说,对于那些仍在围困中奋战,继续保卫斯摩棱斯克的各级司令部和部队来说,巳经不可能有更可伯的东西了。

  朱可夫去向斯大林作例行报告,他想利用这个时机,和他谈谈这个问题:应当设法缓和各司令部的紧张情绪,以免影响他们指挥部队作战的工作效率。如果在他作报告时,政治局委员们都在场就好了……

  他从总参谋部驱车去克里姆林宫,心想,每当斯大林怒不可遏,心情不快时,他就更容易理解他,到那时斯大林简直就判若两人。
上一页 章节列表 下一页

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