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繁体转换 | 收藏起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 > 俄罗斯文学 > 《莫斯科1941》
当当图书 卓越图书 天猫商城

《莫斯科1941》

第四章



夜里,又收到一份铁木辛哥元帅发来的电报。从内容看,卢金将军猜想得出,方面军司令部里的气氛一定非常紧张,而铁木辛哥本人早就身心交瘁,疲惫不堪了。米哈伊尔·费多罗维奇恍恍惚惚觉得,“上边”对他仍然抱有成见。卢金以为,假若换一个有过另一番生活经历的人在这个集团军司令的职位上,军事委员会就不会以这样的口吻来威胁他,说他这个集团军如果夺不回陷于德军手中的斯摩棱斯克,就要送交军事法庭论罪。这猜想终于被打消,因为正当他要抽空稍睡片刻的时候,忽又被一股残酷无情的力量拖住,让他反复思索新收到的这几份电报,唤起他心头的痛苦,回想才不久发生的往事。

  但是,这“才不久”的往事已在记忆中变得模糊而遥远,如同半被淡忘的梦境一样。现在,这段往事又使他痛心疾首,跨过破败的危桥,悄然来到眼前,与他想象中的灾难融为一体,说不定,他会碰上同西方面军第一司令巴甫洛夫大将一样的厄运。

  内心的创伤总是令人难忘的。直到今天,米哈伊尔·费多罗维奇一想起一九三七年所受到的不公正待遇,就无法平静。他常忆起当年任莫斯科卫戍司令时党内追究他“丧失阶级警惕性”的情景。祸端由来自哈尔科夫的一封信引起。根据这封信肯定,好象卢金旅长自一九二九年至一九三五年在哈尔科夫任步兵师师长期间,同一个铁路局局长和一个军区的政工人员来往密切,而这两个人后来经揭发,是人民的敌人。

  结果,为这件事,他在党内被立案审查。

  起初,米哈伊尔·费多罗维奇认为此事未免荒谬。而且,旁人也好心地开玩笑,说这回可找到了整首都卫戍司令的岔子了。谁知竟然召开会议。报告人开始煞有介事,绘声绘色说明事情的原委,查明卢金师长涉嫌同现在被揭发出来的人民敌人往来密切。他身为莫斯科卫戍司令隐瞒了这点。这一切会导致什么样的后果?……顿时会场哗然……突然有人“恍然大悟”,推波助澜,议论纷经,想象得越来越离奇……卢金和与会者之间出现了真空地带,逐渐地好象开始向这里浇注起隔阂的水泥。水泥凝固,空旷之地筑起了一道对卢金怀有敌意和戒心的不可逾越的高墙。于是,造成了难以摧毁的社会舆论壁垒。后来,这次会议的参加者都无法弄清,这壁垒是怎么筑起来的,对他的指控根据又在哪里……更出奇的是,“被告”竟然也感到自己有罪,甚至为自己的罪过深感愧疚,虽然他并不知道这罪过的实质又是什么……总之,一切都是无中生有,尽管苏格拉底的学生柏拉图说过,凡事总要有所依据。

  当时在果有人能以清醒的目光,冷眼观察这个党的会议,也许会扭转局面,许多问题也一定会令人觉得荒唐可笑……可惜没有这种人……结果,受到党内严厉处分,进而调离莫斯科卫戍司令岗位。

  后来,卢金旅长在烦躁不安、无所事事、苦思苦想中度过了几个月,由于伏罗希洛夫元帅的努力,被调到西伯利亚军区司令部工作。当时只能忍气吞声,因为那是虽然无端受控,也要忍辱负重的阴暗年代。照卢金的理解,这是暗藏敌人,傻瓜和追逐名利者兴风作浪的结果,也是一些当权者直接犯错误所致,他们不仅纵容个人,而且听任社会势力栽赃诬陷。某些社会阶层深陷彼此猜疑的泥淖,甚至那些根本没有,也不可能有暗藏敌人的单位,也有人在疑神疑鬼,捕风捉影。无辜者动辄遭到指控,好人遭逢不幸,许多家庭如临深渊……这阵黑色瘟疫流行所及,连军队也不能幸免,以致许多高级指挥岗位空缺无人,危及国防实力……

  一九四0年初,莫斯科调去了卢金的党内鉴定,准备任命他为十六集团军司令。因而只好再次受辱。花费了好几个小时讨论共产党员卢金的“政治面貌”。旧案重新翻腾一遍,尽管事过境迁,是非混淆,还是审查了这位将军的每一步行动。显然是由于他的性情有点耿直,米哈伊尔·费多罗维奇在西伯利亚任副参谋长、参谋长,尔后又任副司令期间“得罪”了人,是他在工作上过分苛求和刚正不阿才遭此坎坷的。

  在这里,在斯摩棱斯克近郊,往事又象石头一样压在心头。军事委员会刚给他发来的密电,要求把德军逐出斯摩棱斯克,并以完不成任务送交军事法庭相威胁。这怎么理解?不相信他以他手中的些许兵力无论如何也收复不了斯摩棱斯克吗?就是说,巴甫洛夫那样的下场在等待着他吗?这岂止是轻侮,简直是残酷。巴甫洛夫大将确实在战争前夕和最初几天远来做到万无一失;而不致使西方面军地面和空中兵力遭受重大损失……而他,卢金中将在到达斯摩棱斯克之前,早已采取了某些措施。他可以为他在战争最初几天在西南战线舍佩托夫卡的所做所为自豪。他在舍佩托夫卡的果断冒险之举极有利于西南战线,因而受到最高军事当局的青睐……但是,在战争中,最高军事当局往往没有余暇想起昨天发生的事。因此,才有这冷酷无情的命令和意味深长的电报……
上一页 章节列表 下一页

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