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繁体转换 | 收藏起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 > 俄罗斯文学 > 《春天的十七个瞬间》
当当图书 卓越图书 天猫商城

《春天的十七个瞬间》

第五节 1945年3月 15日18时19分



凯特和孩子们在旅馆的房间里刚刚入睡,施蒂尔里茨便服用了两片咖啡因,急匆匆地开着车赶去和施拉格牧师会面。这几天他几乎一直没有睡觉。会面是他事先打电话约定的。

  牧师问道:“早晨我没敢谈自己的亲人。现在我不得不问问他们的情况:妹妹怎么样?”

  “您还记得她的笔迹吧?”

  “当然。”

  他递给牧师一只信封。施拉格把短信读了一遍:“亲爱的哥哥,谢谢你对我们的慈爱和关怀。现在我们住在深山里,在这里我们完全逃避了轰炸的恐怖。我们住在一位农民家里,孩子们帮助他们照料母牛。我们有吃有喝,有一种充分的安全感。求上帝保佑,但愿你意外遭受的不幸尽快结束。你的安娜。”。

  “什么样的不幸?”牧师问道,“她指的是什么?”

  “我只好把您被捕的事告诉她了…在她面前,我的身份不是施蒂尔里茨,而是您的教民。这里是她的地址,等一切都结束了,您可以找到他们。这是他们的照片——现在您大概可以完全相信了吧。”

  施蒂尔里茨把一张小小的供联系用的照片递给牧师。他在山中拍摄了几张照片,但是当时天气不好,所以照片的效果相当差。牧师把照片打量了许久,然后对他说:“一般说来,就是没有这张照片我也相信您……您怎么这么消瘦?”

  “天晓得呢。有点疲倦了。怎么样?还有什么新闻?”

  “有一些新闻,不过我没有能力去评价它们。要么不再相信全世界,要么应该成为一个无耻之徒。美国人已经开始同党卫队谈判。他们信得过希姆莱。”

  “您有什么依据?这些材料您是从谁手里得到的?您有什么文件?不然的话,如果您掌握的只是一些传闻,那么我们将成为人家暗中散布的谣言的牺牲品。”

  “唉,”牧师回答说,“我非常希望相信美国人没有同希姆莱的人谈判。然而您已经读了我转给您的那些材料。现在这是…”他说着把几页写着密密麻麻的浑圆字迹的公文纸递给施蒂尔里茨。

  沃尔夫:你们好,先生们。

  众人的声音:您好,日安!

  杜勒斯:我的同行们抵达这里是为了主持这次谈判。

  沃尔夫:我们的谈判能够以如此有代表性的方式进行,我感到非常高兴。

  格维尔尼茨:“有代表性的方式”这个词组很难译成英文…

  沃尔夫(笑着说):我可以看出,格维尔尼茨先生在这次会见中担任翻译角色……

  杜勒斯:我认为,暂时还不需要称呼我的同行们的真实姓名。然而我可以告诉你们,党卫队的高级官员在开始同敌方谈判时没有提出任何个人的要求,这一点给我和我的朋友们留下了最良好的印象。

  沃尔夫:我个人的要求是为德国人争取和平。

  一个陌生的声音:这是一个士兵的回答。

  杜勒斯:在这段时间内你们那里有什么新情况?

  沃尔夫:凯塞林被召回元首的大本营,这是最令人不快的新闻。

  杜勒斯:您认为这可能是……

  沃尔夫:依我看来,被紧急召回元首大本营的人都没有什么好结果。

  杜勒斯:从我们掌握的材料来看,凯塞林被召回柏林是为了接受新的任命——西部方面军总司今。

  沃尔夫:此事我已有所闻,但是材料暂时尚未得到证实。

  杜勒斯:会得到证实的,并且在近期之内。

  沃尔夫:既然如此,也许您可以对我说说凯塞林的继任人吧?

  杜勒斯:是的,我可以说出他的继任人。他就是韦金霍夫上将。

  沃尔夫:此人我了解。

  杜勒斯:您对他的看法如何?

  沃尔夫:一个勤勉可靠的军人。

  杜勒斯:我认为,现在对法西斯德国军队的绝大多数将领都可以给予这样的评价。

  沃尔夫:甚至对贝克和罗迈尔?

  杜勒斯:这些人是德国真正的爱国者。

  沃尔夫。至少,我没有直接接触过韦金霍夫将军。

  杜勒斯。而凯塞林是否接触过他呢?

  沃尔夫:作为戈林在空军的副手,凯塞林元帅几乎同韦金霍夫这一级的所有军事长官都有过直接接触。

  杜勒斯:我们建议您去见凯塞林,劝他在西部战线投降,并且预企争取韦金霍夫同意在意大利同时投降,您怎样看待我们这个建议呢?

  沃尔夫:这是一个冒险的步骤。

  杜勒斯:难道我们大家不是在冒险吗?

  一个陌生的声音:至少,您在西部战线同凯塞林接触会有助于形成一个明确而具体的印象:他是否同意投降。

  沃尔夫:他在意大利已经同意投降,为什么在那里又要背叛自己的决定呢?

  杜勒斯:您什么时候能够去西部战线拜访他呢?

  沃尔夫:我已接到返回柏林的通知,但我推迟了行期,因为我们已约定会面…

  杜勒斯:这么说,您回到意大利以后可以立即飞往柏林?

  沃尔夫:是的。原则上说,这是可能的……但是…

  杜勒斯;我明白您的意思。您的确冒着很大危险;大概,您担的风险比我们所有的人都大得多。然而,情况既然如此,我看也没有别的办法。

  一个陌生的声音:有办法。

  格维尔尼茨:您是谈判的倡议人。但是,在柏林大概有人会支持您。这可以使您找到拜访凯塞林的理由。

  杜勒斯:如果您首先担忧的是德国的命运,那么在目前的情况下,它在某种程度上掌握在您的手中。

  沃尔夫:当然,这个道理使我不能无动于衷。

  杜勒斯;可以认为您愿意去西部战线拜访凯塞林吗?

  沃尔夫:是的。

  杜勒斯:您觉得有可能说服凯塞林投降吗?

  沃尔夫:我坚信这一点。

  杜勒斯;这么说,韦金霍夫将军会仿效他的做法?

  沃尔夫:这要等我回到意大利之后。

  格维尔尼茨:在韦金霍夫发生动摇的情况下,您可以对这里的事件产生影响吗?

  沃尔夫:是的。不言而喻,在必要的情况下,您必须同韦金霍夫将军会面,在这里或者在意大利。

  杜勒斯:如果您觉得这么做合适的话,我们愿意同韦金霍夫进行这种接触。预计您什么时候可以从凯塞林那里回来?

  沃尔夫:我希望一切顺利。

  杜勒斯:我希望一切顺利。

  一个陌生的声音:我们都希望一切顺利。

  沃尔夫: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一周之后我便可回到这里,给您和韦金霍夫带来德国西部军队投降的准确日期。我们驻扎在意大利的部队集群将在这个时刻之前宣布投降。

  格维尔尼茨:请问你们的集中营里关押着多少人。

  沃尔夫:德国设在意大利的集中营关押着几万人。

  杜勒斯:在近期内他们会发生什么事?

  沃尔夫:已经下达了杀害他们的命令。

  格维尔尼茨:当您不在的时候这项命令会付诸实施吗?

  沃尔夫:会的。

  杜勒斯:能否采取一些措施阻止这项命令实施呢?

  沃尔夫:道尔曼上校将接替我的工作。我像相信自己一样相信他。我郑重地向你们保证,这项命令不会实施。

  格维尔尼茨:先生们,我们到露台上去吧,我看见那里已摆好桌子。在那里继续谈话会愉快一些,这里太闷了…
上一页 章节列表 下一页

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