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繁体转换 | 收藏起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 > 俄罗斯文学 > 《春天的十七个瞬间》
当当图书 卓越图书 天猫商城

《春天的十七个瞬间》

第四节 供思考用的资料(杜勒斯)



施伦堡安插在杜勒斯身边工作的女间谍报告说:梵蒂冈驻瑞士代表机构的神甫诺雷利曾来拜访过她“监护的主人”。这两个精明人之间的谈话几乎一字不漏地全部录了下来。

  “世界诅咒希特勒,”杜勒斯抽着烟斗说道,“倒不是因为马伊达内克和奥斯威辛集中营的火化炉,也不是由于他反犹太主义的僵硬政策…俄国在整个历史上,甚至在卓有成效的民主改革后的时期,也从未像这次战争期间那样得到如此突飞猛进的发展。他们在乌拉尔和西伯利亚建立起大批工厂并投人生产。希特勒使俄国和美国互相拥抱。俄国人将利用德国的战争赔款——斯大林指望从德国得到二百亿美元——恢复西部各地区被破坏的工业,从而使其工业潜力增加一倍。到那时俄国的威力和进攻力量将在欧洲占据首位。”

  “这是否说,”神甫问道,“没有出路了?这是否意味着过五六年后布尔什维克会强迫我为至圣斯大林做弥撒?”

  “怎么对您说呢……一般来讲,他们当然会这么做。要是我们的态度像羊羔一样温顺,他们会迫使我们这样做。我们要把希望寄托在发展俄国的民族主义上,那样他们也许会四分五裂…但不能轻举妄动,这将事与愿违,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如果以前斯大林在乌克兰拥有冶金工业。而在东部地区却几乎没有,并且只有乌克兰供应全国麦子的话,那如今一切都变了。存在于人民中的某些集团的利益历来是构成民族主义的基础,这些集团和事业,或用马克思的话来说,和生产有联系。要是我独自生产某种产品,我有一种心情,可一旦出现竞争者,我便会产生另一种心情。在我们制度的条件下竞争带来的是生机。而在斯大林制度的条件下竞争只会使人们受到伤害。派遣破坏者到未来的俄国去炸毁工厂的想法是十分荒唐可笑的。不过要是我们的宣传能准确无误而又论据充分地向俄国各民族证明,他们每一个民族都能独立生存,并只使用自己的语言,这将是我们的胜利,对付这样的胜利俄国人将一筹莫展,束手无策。”

  “我在梵蒂冈的朋友们认为。经过这几年战争俄国人无论在行动,还是在思想方面都学会了灵活性。”

  “您要知道.”杜勒斯装满烟斗后说,“现在我在读许多俄国作家的作品:普希金、萨尔蒂科夫、陀思妥耶夫斯基--我责备自己不会他们的语言。俄国文学看来是最令人惊叹的,我指的是他们十九世纪的文学。我得出一个结论,俄国人性格的特征是,宁肯经常回顾以往的理想典范,而不去为建立未来的模式冒风险。我想象i他们会决定指靠俄国的农业阶级,期望土地会‘治愈一切创伤’和

  团结一切力量。那样他们将和时代要求相悻,发生冲突,因而走投无路。技术发展的水平是不允许这么做的。”

  “这很有意思,”神甫说道,“不过我担心,您在做出这些思想论断时是把自己凌驾于他们之上,而不是和他们一起……”

  “您是号召我加人联共(布)党的队伍吗?”杜勒斯微微一笑。“他们不会吸收我的……”
上一页 章节列表 下一页

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