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繁体转换 | 收藏起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 > 俄罗斯文学 > 《春天的十七个瞬间》
当当图书 卓越图书 天猫商城

《春天的十七个瞬间》

第十三章



第一节 1945年3月8日9点32分

  “早上好,金夫人。情况怎么样?孩子好吗?”

  “谢谢,先生。现在婴儿会不时地喊叫几声了,我也就放心了。本来我担心,我受伤后孩子的嗓子会不会出毛病。几位大夫作了详细检查,似乎一切都很正常。”

  “那就谢天谢地了!可怜的孩子,他刚刚降生到人世就经受了这么大的苦难!他们来到的是一个严酷的世界。我有新消息要告诉您。”

  “是好消息?”

  “在我们这个时代都是坏消息,不过对您来说这多半是好消息。”

  “谢谢,”凯特应声说道,“您的好心我永远也不会忘记。”

  “请告诉我,您的头还疼吗?”

  “已经好些了,至少不怎么头晕了。头晕时那种恶心的感觉已经消失,发作的时候真把人折磨死了。”

  “这是脑震荡的症状。”

  “是的。要不是我的头发浓密粗硬,孩子根本就保不住了,钢梁首先砸在我粗硬的头发上。”

  “您的头发不是浓密粗硬。您有一头蓬松华丽的秀发。我第一次来访时,就非常欣赏您的头发。您是否使用过特殊的洗发剂?”

  “是的。叔叔经常从瑞典给我们寄来伊朗的指甲花洗发膏和优质的美国洗发剂。”

  凯特心里对一切都很清楚。她在脑子里对这位“保险公司先生”向她提出的问题都—一加以分析琢磨。关于斯德哥尔摩有个叔叔的说法是万无一失、经得起检验的。有关那只箱子她曾考虑过几种说法。她知道,这是一个最棘手的问题。今天为了竭力回避这一问题,她自称病体欠佳。她决定注意观察“保险公司间谍”的活动。利用瑞典有个叔叔这一情况最便于对他进行观察,可作为相互间的试探。主要是她要采取主动,首先留神他的言谈举止。

  “顺便问一下,您叔叔在斯德哥尔摩有电话吗?”

  “我丈夫从没有往那儿打过电话。”

  她还不相信埃尔温已不在人世。对此她实在难以置信。当她第一次歇斯底里发作,悲痛欲绝地默默饮泣时,一位年迈的卫生员劝她:“别这样,亲爱的。我儿子当时的情况也这样。大家也认为他完了。他过去曾躺在医院里,现在靠一条腿蹦着走,可毕竟是在家里,不会应征入伍去当兵,这样他可以继续活下去。”

  凯特恨不得立即给施蒂尔里茨写张便条,请他打听到埃尔温的下落。但她懂得,绝不能这样做,尽管她必须和施蒂尔里茨取得联系。因此,她迫使自己冥思苦想,怎样才能巧妙地和施蒂尔里茨取得联系。他一定会在医院里找到埃尔温,这样就可以放心了。等到这一切都结束后,孩子和埃尔温便可以在莫斯科游逛了。当阳光灿烂的初秋到来时,空中挂着一条条金光闪闪的蛛丝,洁白的白样树挺拔秀丽,树叶一片金黄。

  “只要医生一旦允许您起床,”那人继续说,“公司会立即帮助您通过电话和您叔叔联系。您知道,瑞典人保持中立,他们很有钱,再说,帮助您也是叔父义不容辞的责任。您让他在电话里听听孩子的叫喊声,他就会动心的。现在嘛……和公司领导已经谈妥,在查清您的保险赔偿金总额之前,日内我们先付给您第一笔钱。但我们必须有两名保人的签字。”

  “什么人?”

  “两个能……做保的人。请原谅,我只不过是个普通职员。请别生气,那两个人要能证明你的诚实。再一次请您正确理解我的意思……”

  “可是,谁会来当这样的保人呢?”

  “难道您就没有朋友吗?”

  “能做保的朋友?没有,没有这样的朋友。”

  “那好。熟人您总会有吧?只要能证实过去曾认识您丈夫的熟人就行。”

  “现在认识。”凯特纠正说。

  “他还活着?”

  “是的。”

  “他在哪儿?他在这个医院治疗过吗?”

  凯特摇摇头以示否定:

  “没有,他在另一个医院。我相信,他活着。”

  “我找过了。”

  “所有医院都找了吗?”

  “是的。”

  “军队医院您也去找过吗?”

  “您为什么认为他可能在军队医院呢?”

  “他是残废军人…是军官…他当时失去了知觉,有可能把他送进军队医院。…”

  “现在我可以为您放心了。”来人笑了笑说,“您的神志很清楚,情况有明显好转。请您随便告诉我几个您丈夫熟人的名字,明天我说服这些人来做保。”

  凯特感到太阳穴在发出怦怦的响声。随着每个新问题的提出,太阳穴跳动的响声愈来愈大。仿佛不是太阳穴跳动的声音,而是一把粗大的铁锤猛烈敲击时所发出的巨响。她心里明白,这些天来她一直回避一些具体问题,眼下沉默就意味着失败。她想起了自己住的那条街上的房子,特别是那些炸毁的房子。一个名叫努什的退役将军曾在埃尔温住处修理过电唱机,就提他的名字。他住在兰斯多尔夫,这是准确无误的,在一个湖畔。就让这人去问他好了。

  “您试试去找退伍将军弗里茨·努什,跟他耐心谈谈。他住在兰斯多尔夫,在湖畔。他是我丈夫的老相识。我祈祷上帝,但愿他现在对我们还那样善良友好。”

  “弗里茨·努什,”那人重复着把将军的名字记在本上,“在兰斯多尔夫。街名记得吗?”

  “不记得了……”

  “很可能问讯处不会把将军的地址给我们……”

  “他年纪很老,有八十多岁,已经不在军队服役。”

  “可是他的脑袋好使吗?”

  “什么?”

  “不,没什么。我只不过担心他血管硬化。要是我有权的话,就强行命令所有年过七十的人停止工作,把他们送到专门设立的老人区。老人是这个世界上的一切祸根。”

  “您怎么能这样说呢。这位将军心地非常善良……”

  “好,还有谁?”

  “要是说出柯恩夫人的名字呢?”凯特心里琢磨着,“这可能很危险,虽然我们只在她那儿稍事休息过,可我们当时身边带着箱子。如果他们把照片拿给她看,她会想起来的。她本来是个很合适的人选,因为她丈夫是党卫队的少校……”

  “您和阿依海勃莱纳夫人联系一下。她住在波茨坦,她有自己的房子,在市政厅附近。”

  “谢谢。这就好办了。金夫人,我尽量让这些人出面做您的保人。对了,现在还有一件事。你们楼房的看门人从找到的箱子中认出有两个是您的。明天早上我和看门人一起来,我们当着他和大夫的面把这两个箱子打开。也许有些用不着的东西您当场可以处理,我拿这些东西去为我们的胖娃娃换点衣服。”

  “明白了,”凯特思忖道,“他想要我今天就和我的朋友联系。”

  “多谢了,”她说道,“上帝会报答您的好心的。上帝是从不忘记行善的人……”

  “这算不了什么,祝您早日恢复健康,替我亲吻您的胖娃娃。”

  这人叫来一名女卫生员,并对她说,“要是她请您打电话到什么地方或转交便条,立即打电话给我——打到家里或办公室都行,随时都可以,随时都行。”他重复了一遍。“如果有人来找她,就通知这儿,”他说着递给她一个电话号码,“这些人住的地方离这儿有三分钟的路程,您随便找个借口把来访的人留住。”

  施蒂尔里茨走出办公室时,看见两个人提着埃尔温的箱子经过走廊。他可以从千万个箱子中认出这个箱子:里面装着电台。

  施蒂尔里茨显得漫不经心,不慌不忙地跟在那两人身后。他们高兴地谈论着,把箱子送到二级突击大队长罗尔夫的办公室里。
上一页 章节列表 下一页

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