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繁体转换 | 收藏起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 > 俄罗斯文学 > 《春天的十七个瞬间》
当当图书 卓越图书 天猫商城

《春天的十七个瞬间》

第十二章



第一节

  “别尔加蒙”博物馆被英国空军炸毁了,但是普莱施涅尔教授却没有同其他科研人员一起撤退。他得到当局的批准——留在柏林,作为一名博物馆残存部分的留守人员。

  此时施蒂尔里茨正去找他。

  普莱施涅尔见到他十分高兴,把他领到地下室,用小电炉煮上了咖啡。

  “您在这儿冻得很吧?”

  “我冻得全身都僵了。您说,又有什么办法呢?我倒想知道,眼下有谁不挨冻呢?”普莱施涅尔回答说。

  “元首的地下室里就暖烘烘的……”

  “那当然了……领袖就应当住在暖和的地方嘛。难道能把我们关心的区区琐事和他的操劳担心相比吗?我们就是我们,每个人想到的只是自己,可是他考虑的却是所有的德国人呀。”

  施蒂尔里茨仔细地环视了一下地下室,屋里一个通风孔也没有,窃听器是无处可装的。所以他深深地吸了口劲儿很大的烟,然后说道:

  “行哪,教授……一个发了疯的狂人把几百万人推出去吃炸弹,可他,十足的下流胚,自己却坐在安全的地方,和他的同伙们一起看电影…”

  普莱施涅尔面色一下子变得煞白,施蒂尔里茨很懊悔不该说这番话,更懊悔根本就不该为自己的事来找这个不幸的老人。

  “不过,这怎么是我的事呢?”施蒂尔里茨转念想道。“更确切地说,这是他们德国人的事,因此也是他的事呀。”

  “请您回答我,”施蒂尔里茨说,“您不同意我说的吗?您快回答呀!……”

  教授仍不吭声。

  “好了,”施蒂尔里茨说,“您的弟弟,也就是我的朋友,曾帮助过我。可您还从来没问过我是做什么的,我是党卫队联队长,在侦察部门工作。”

  听了这句话,普莱施涅尔伸开两手,挡住了脸,好像有人前他脸上打来一拳似的。

  “不对!”他说,“绝对不对!我弟弟从来没当过奸细,也不可能当奸细!不对!”他大声地重复了一句。“不对!我不相信您说的话!”

  “他不是奸细,”施蒂尔里茨说,“但是我们是在侦察部门工作。不过,是在苏联的侦察部门…”

  说着他把一封信递给了普莱施涅尔。

  这是他弟弟临死前的一封信。上面写着:“我的好友,感谢你对我的一切帮助。我从你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我学会了如何去爱,以及为了这种爱又如何去恨那些给德国人民带上奴役枷锁的人。普莱施涅尔。”

  “他所以这样写,是因为担心盖世太保的检查,”施蒂尔里茨一边把信收回,一边这样解释说,“给德国人民带上奴役枷锁的,您自己也明白,是布尔什维克匪帮和美国的侵略军呀。像您弟弟教导我们的那样,我们必须仇恨的正是布尔什维克分子和美国人呀……不是这样吗?”

  普莱施没尔深深地坐在一张大安乐椅上,好半天没有说话。

  “我向您鼓掌叫好;”他终于开口了,“我明白您的意思……您可以完全信赖我。不过,我应当对您直说:皮鞭一抽在我的肋骨上,我什么都会说出来的。”

  “我知道,”施蒂尔里茨答道,“您愿意服毒自杀呢,还是愿意在盖世太保那里受刑?”

  “如果没有第三条路可走,”普莱施涅尔脸上突然露出了无可奈何的微笑,“我自然是选择服毒这条路了。”

  “那我们就可以合作了,”施蒂尔里茨也微笑了一下。

  “可以通力合作……”

  “我应当做些什么呢?”

  “什么也不做。活下去。而且做好准备,随时去做必须做的事。”
上一页 章节列表 下一页

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