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繁体转换 | 收藏起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 > 俄罗斯文学 > 《春天的十七个瞬间》
当当图书 卓越图书 天猫商城

《春天的十七个瞬间》

第一节 1945年2月27日12时01分



施蒂尔里茨对这次与鲍曼会面很有信心,因为钓钩上的鱼饵太香了。他慢慢地开着车,在几条大街上绕来绕去,一再地检查车后是否有人跟踪,以防万一,这种检查已经成了他无意识的动作了;最近以来他对什么都不感到惊恐,也不再像从前那样经常半夜里被惊醒,整个身心都感到惶惶不安。那时,他常常关着灯,睁着眼睛躺在床上,仔细地分析自己每时每刻的行动,分析和别人谈话时说的每一句话.哪怕对方是个卖牛奶的,或者是坐地铁、偶然碰到的一个同车人。施蒂尔里茨总是尽量乘坐自己的汽车,避免意外地与人接触。不过,他认为把自己完全与人世隔离开来也是不高明的,因为什么样的任务都可能接到。到时候一旦自己的行为举动突然有个明显的变化,那就很容易引起监视他的人的警觉,施蒂尔里茨十分清楚,第三帝国里每个人都在受监视。

  他对细枝末节也考虑得很仔细,因为从事他这种职业的人往往就失败在一些小事上。有两次就是因为对细节考虑得仔细,他才免遭失败。

  …施蒂尔里茨无意识地又看了一下反光镜,他惊奇地吹了一声口哨:那部在弗里德里希大街上走在他车后的“旺得列尔”轿车还在一步不舍地紧紧跟随着他。施蒂尔里茨猛然踏了一下油门,车子急速向前冲去。施蒂尔里茨驱车驶向亚历山大广场,然后又转向贝格大街,经过一个公墓,又转弯把车子开到了老兵街上,这时他又回头看了看:“尾巴”(如果真是“尾巴”的话)已经被甩掉。为了检验一下是否果真如此,施蒂尔里茨又转回来,从他最喜欢的一家小饭店门口驶过,然后把车子停下来,他的时间还很充裕。

  “如果他们再追上来跟着不放,”他心里想,“那就是出了什么事。但是会出什么事呢?现在咱们就坐下来,喝杯白兰地,想一想,会出什么事…”

  他很喜欢这家不大的老酒店。酒店的字号叫“粗野的戈特利布”,这是因为店主人在迎接顾客的时候,不管你官衔的大小,社会地位的高低,都是用类似下面的话语: “大肥猪,你来干吗?还带来一个老娘儿们!挺不错么…像个大啤酒桶,这大块头,活像只褪了毛的老母牛,两个奶子像是病长颈鹿的,哪是个娘儿们呀!一瞧就知道,是你的老婆!昨天跟你一块儿来的那个俊妞儿准是个婊子!我会护着你的,”

  他向顾客的妻子解释说,“哼,我才不护着你这条癫皮狗呢……”

  后来施蒂尔里茨慢慢地发觉,粗野的戈特利布对最尊敬的顾客使用的词语更是不堪入耳,大概这也是一种尊敬,一种倒过来的尊敬。

  戈特利布懒洋洋地漫不经心地招待着施蒂尔里茨,说:“去吧,喝啤酒去吧,木头人…”

  施蒂尔里茨握了握他的手,塞给他两个马克,在圆柱后靠边上的一张橡木小桌旁坐下。圆柱上写满了梅克伦堡渔夫们粗野放肆,不堪入耳的骂街的话。有些企业家的半老婆娘们特别喜欢这些话语。

  “会出什么事呢?”施蒂尔里茨慢慢地喝着白兰地,继续思索着,“我没有等人来和我接头,所以不会由这方面引起垮台的危险。难道是一些旧事?他们连新事还来不及处理呢,怠工事件在增长,怠工规模之大在德国是前所未有的。埃尔温…停一下。要是他们找到了电台呢?”

  施蒂尔里茨掏出香烟,但是,正因为他非常想狠狠地吸上几口,所以他干脆不吸了。

  他想马上到埃尔温和凯特住房的瓦砾堆上去。

  “我犯了个重大的错误,”现在他醒悟过来了,“我应当亲自到所有的医院去搜查一遍,万一他们只是受了伤呢?我不该轻信电话。这件事,等我和鲍曼谈过之后,马上就去办……鲍曼应当来见我的,因为他们这种人在感到压力的时候,就不再摆架子了。处境好的时候,他们总是使人感到望而生畏,不敢接近,而当他们感到末日将临的时候,他们的胆子就变小了,装出平易近人,和蔼可亲的样子。现在,我应当把其他一切事情,包括埃尔温和凯特的事在内,暂时放一放。首先要和鲍曼这个刽子手达成协议。”

  他走出酒馆,驾着车子慢慢地向残废军人街的自然博物馆驶去。再过不久鲍曼就该到那条街上的“新门”大饭店门口来了。

  汽车开得很慢,他不时地望一望反光镜:黑色的“旺得列尔”没有跟在后面。

  “很可能,这是在派遣施拉格的行动之前施伦堡想试探试探我?”他心想,“这样解释倒也很有道理。也许是我的神经有些衰弱了?”

  他又看了一下反光镜,没有人跟踪,街道上空荡荡的。人行道上有几个孩子,趁街上暂时平静,穿着旱冰鞋互相追逐着,不时地发出响亮的笑声。紧贴着几幢房子破旧的墙壁,人们排着长队,看样子是在等着买肉。

  施蒂尔里茨在离“博爱”医院不远的地方下了车,穿过了医院的大花园,朝博物馆走去。这里很幽静,街上空无一人。他有意地选择了这个地方,因为周围一切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了如指掌。

  “不过,他们可能在饭店里安排好自己的人了。如果鲍曼和希姆莱已通了气,他们肯定会这样做的。如果他们没有打过招呼,那么他的人就会在这里,在大门附近,在街道那一边转来转去,装扮成科学工作人员的样子,肯定无疑是这样……”

  施蒂尔里茨今天穿的是便服,而且戴着一副角制大镜框的烟色眼镜,贝雷帽低低地拉到额头上,所以在远处很难认出他来。在博物馆入口处的大厅里陈放着一大块从乌拉尔弄来的孔雀石,还有一块巴西的紫水晶。施蒂尔里茨总是要在紫晶石前面站很久,但是他却在欣赏那块乌拉尔的大宝石。

  然后他穿过一个大厅,那里的玻璃都被震掉了,厅里陈列着奇形怪状的恐龙模型。从厅里他可以观察到博物馆前的广场和那家饭店。没有什么特殊情况,一切都很安宁、平静,甚至宁静得有些过分。施蒂尔里茨只身一人在这个博物馆里,眼下这对他是很不利的。

  他在一件引人入胜的展品前停下来。展品是颅骨发展的十三个阶段。8号颅骨是拂狒的,9号是长臂猿的,10号是猩猩的,11号是大猩猩的,12号是黑猩猩的,13号是人的。

  “为什么13号是人?一切的一切都与人作对,甚至数目字也是如此。”他暗自笑了一声。“哪怕是 12或者14也好么。但是,不多不少偏偏是13,真是的—…到处都是猴子,”他在大猩猩博比的标本前停住了脚步,继续思考着,“为什么猴子却受到如此的关怀呢?”

  在展品说明卡上写着:“大猩猩博比是1928年3月29日运到柏林的,当时他只有三岁。1935年8月1日死亡。身高1.72米,体重236公斤。”

  “可真看不出有这么重,看上去好像并不太肥嘛。”施蒂尔里茨心里像这个标本他已经看过不只一次了。

  “我比他个子高,但是体重只有72公斤。”

  他退后几步,好像是要从远处观看那只大猩猩似的,实际上他正好站在一个大窗子旁边,从这里望出去可以看见残废军人街对面的整个人行道。施蒂尔里茨看了看手表,离会面时间只差十分钟了。

  根据施蒂尔里茨编造出来以掩敌耳目的情况,正是在这时刻特务克劳斯应当前来与他会面。今天施蒂尔里茨曾通过秘书处给他发去了密电,而且大家都知道他总是在一些博物馆里和特工人员会面。他装作做召见克劳斯的目的有二:其一,如果鲍曼把信的内容告诉了希姆莱,希姆莱定会下令搜查全区和“新门”饭店附近的所有楼房。他这样做就有了金蝉脱壳的依据,这是最主要的目的,其次,这样可以再次证明,尽管是间接地证明,他与克劳斯的失踪是无关的。

  施蒂尔里茨走进下一个展厅时,残废军人街上依然空旷无人。他在一件珍奇的展品前停下来。这是十八世纪在魏登施洛斯森林里发现的一段树干,奇怪的是从木头里露出了两支鹿角和一块撞破了的鹿头骨,看样子是一只强壮的公鹿在春种偶的角斗中双角刚顶偏了,没有顶中它的情敌,却把椅角撞进树身里了…

  突然施蒂尔里茨听到了很多人的说话声和杂乱的脚步声。“来搜捕了!”他脑子里一闪。但是过了一会儿他听出是孩子们的声音,转身一看,只见一个女教师脚上穿着一双擦得畅亮,但后跟已经歪斜的破旧男式皮鞋,带着大概是六年级的小学生来这里上植物课。孩子们很入迷地观看着展品,厅里鸦雀无声,因此他们偶尔几句简短的耳语也使人感到惊恐不安。

  施蒂尔里茨看着这些孩子。他们的眼睛里已经失去了孩子们可爱的顽皮神情。他们简直像成年人那样老成持重,专心致志地听着女教师的讲解。

  “这个民族真是多灾多难呀I”施蒂尔里茨想道,“一种荒诞无箱的思想怎么能把孩子们弄到食不果腹,未老先衰这种可怕的地步呢?为什么躲在储备着大量巧克力糖、沙丁鱼和乳酪的地下室里的纳粹分子竟能够把孩子们瘦弱的躯体摆出来做他们的掩蔽呢?而最可怕的是:为什么他们竟能在孩子们身上灌输盲目的信仰,使他们认为生活的最高目的就是为元首的理想而献身呢?”

  1点05分他从博物馆的太平门走了出来。饭店附近还是没有人。他沿后街朝施普雷河走了一段,绕了一个圈,然后才上车回党卫队保安处去了。回来的路上他没发现在人跟踪。

  “有点不对头,”他自言自语地说,“真是怪事。如果鲍曼在这儿等我,我是绝不会看不见他的。”

  ……原来是鲍曼未能从地下室脱身,因为元首在讲话,而且厅里人很多,他又站在元首身后稍靠左一点的地方。元首讲话的时候,他是不能离开的:这样做未免太狂妄了。他虽然很想走,去见一见那个给他写信的人,但是直到三点钟他才从地下室出来。

  “怎样才能找到他呢?”鲍曼想。“我和他会面,并不冒任何风险,而不会面,反而会有危险。”

  q一8向缨勒报告。

  绝密材料,打印一份。

  车号为 BKP—821的“霍里赫”牌汽车在老兵街地区摆脱了监视。看来,驾车人发现了监视的汽车了。

  遵照您的指示,我们没有去追赶,尽管加大发动机的功率,我们完全可以追上他。我们把BKP-821号“霍里赫”的去向通知H-2站之后,便返回基地了。

  B-192向缨勒报告。

  绝密材料,打印一份。

  接到继续监视车号为BKP-821的“霍里赫”牌汽车任务之后,我的人查明该车的主人在 12时 27分走进自然博物馆。因事先已知监视对象受过专门训练,我决定不采用一两个“参观者”“带领”他在博物馆里周旋的做法。我委派了特工人员伊丽莎带领她的中学生去 博物馆展厅上课。根据伊丽莎写来的监视情报,可以肯定,监视对象没有和任何人进行过接触。附上一张伊丽莎画的平面图,图中指明了监视对象在哪些展品前耽搁的时间最长。监视对象在13叶05分从工作人员平时使用的太平门离开了博物馆。
上一页 章节列表 下一页

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