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繁体转换 | 收藏起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 > 俄罗斯文学 > 《春天的十七个瞬间》
当当图书 卓越图书 天猫商城

《春天的十七个瞬间》

第三节 1945年2月17日10点03分



当党卫队高级总队长沃尔夫离开希姆莱的办公室之后,这位党卫队司令一动不动地呆坐了许久。他并没感到害怕,至少他自认为是这样。只因为他这是平生第一次做变节分子。他知道不少叛徒,他并没有去阻止他们的叛变行为,而是在一旁注视着,看他们哪一个能在1944年7月成为胜利者,但是现在他本人也进行了一场叛国的行动,而与敌人谈判是要判死刑的。

  卡尔·沃尔夫回意大利的任务是与杜勒斯宜接联系,这是党卫队的一位高级将领与同盟国的一位高级谍报人员的直接联系。

  希姆莱习惯地摘下了眼镜,用一块柔软的 皮擦着镜片。今天他戴的是一副中学教员常戴的没有镜框的眼镜。他感到自己身上产生了一些变化,却一时搞不清究竟是什么变化。过了一会儿,他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噢,我开始动起来了,”他终于明白了,“最可怕的是那种僵死不动的状态,就像夜里做噩梦那样。”

  他下令叫施伦堡来见他。一分钟后政治情报处主任走进希姆莱的办公室,就好像刚才他并没在三楼的办公室里,而是坐在希姆莱的会客厅里等着似的。

  “沃尔夫马上就要起身去与杜勒斯联系了。”希姆莱说道,他紧握了一下拳头,弄得手指咯吱咯吱地响了一阵。

  “这太英明了…”

  “这太不明智了,施伦堡,既不明智又冒风险…”

  “您是借可能要彻底失败吗?”

  “我指的是一系列的难题!这都是您,都是您干的好事!是您引我走向这一步的!”

  “即使沃尔夫垮了,全部材料也会落到我们手里。”

  “这些材料很可能要落到那个维也纳人的手里…”

  施伦堡不解地看了一眼希姆莱。希姆莱紧皱着双眉解释说:

  “就是要落到卡尔登勃鲁纳的手里。我不知道这些材料还要运往何处,是送给鲍曼呢,还是转给我?鲍曼一旦得到了这样的材料,他会干出什么事情来,这点您是很清楚的。当元首知道了这一切,而且鲍曼还会加油添醋地解释一番,您可以想象出,元首会做出什么反应。”

  “这种可能性我也分析过了。”

  希姆莱懊恼地皱起了眉头。他现在只想把沃尔夫叫回来,把和他的谈话忘个一干二净。

  “我分析过这种可能性。”施伦堡重复说,“首先沃尔夫与杜勒斯谈话不是代表他自己,更不是代表您,而是代表他在意大利的上级凯塞林元帅。他是驻意大利的德军总司令,并不直接隶属于您的领导。而凯塞林元帅曾是戈林在空军里的助手。一般人都认为他是戈林的人。”

  “说得好。”希姆莱说,“这一点您是早已想到的,还是刚想起来的?”

  “当知道沃尔夫即将起程的时候我就想到了。”施伦堡回答说,“您允许我吸支烟吗?”

  “当然可以,请吸吧。”希姆莱答道。

  施伦堡点燃了一支烟。从1936年开始他就只吸“骆驼牌”的卷烟,其他牌的烟一概不抽。1942年美国参战之后,一次,有人问他,“您是从哪儿弄到敌国的香烟?”施伦堡回答说,“果真如此,买几支美国烟,就会有人说你是叛国…”

  “我把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都考虑过了,”他接着说下去,“包括那些最令人不快的情况。”

  “可能有些什么情况呢?”希姆莱警觉起来。现在他的心绪已经安定下来,脑子也清醒过来了,他看到了入情入理的前途远景,既然这样万事顺遂,那还有什么不愉快的呢?

  “倘若凯塞林,更糟糕的是倘若他的靠山戈林能够证明他们与此事无关,那将怎么办?”

  “我们决不让他们得逞。这件事要预先想好对策。”

  “我们是可以这样做的,但是卡尔登勃鲁纳和缪勒呢?”

  “好了,好了,”希姆莱疲惫地说,“那么,您有什么建议吗?”

  “我建议来个一箭双雕。”

  “这是办不到的,”希姆莱越发有气无力地回答说,“不过,我确实也不是个猎手……”

  “元首不是说,同盟国正处在分崩离析的边缘吗?那么,离间他们的关系岂不正是我们的一项主要任务吗?如果斯大林知道了党卫队的将军沃尔夫正在与西方同盟国进行单独谈判,他会怎么做呢?他究竟怎样做,我不敢妄加推论。但是这件事一定会促使他有所行动,对这点我是从不怀疑的。因此,如果我们把沃尔夫去谈判一事说成是有意伪造情报,用以欺骗斯大林,那么这岂不完全是为了元首的利益吗?谈判是为了蒙混吓唬斯大林,是我们编造的假情们万一这次行动败露了,我们就这样对元首解释。”

  希姆莱从椅子上站起来——他不喜欢沙发椅,所以总是坐在一把普通的旧办公椅上。他走到窗口,久久地望着柏林城的瓦砾废墟。他看到几个小学生从学校里出来,愉快地障笑着;还有两个妇女用小车推着孩子。希姆莱突然想:“我是多么想高高兴兴地到大森林里去,在篝火旁住上一夜呀!我的天啊,瓦尔特真是个聪明人…”

  “我再考虑考虑您刚才说的话,”希姆莱没有转身去看施伦堡,就这样说道。他很想把施伦堡的胜利抢过来。而施伦堡是会把胜利欣然送给帝国党卫队司令的。他一向是把自己的胜利让给司令和海德里希的。

  “详细的安排您是否也想知道,还是说细节由我一个人来考虑就可以了?”施伦堡问道。

  “您去考虑吧。”希姆莱回答说。当施伦堡朝门口走去时,希姆莱转过身来,说,“不过,实际上这件事不应当有什么细节。您指的是什么?”

  “第一,掩护的方法……就是说应当找一个做替身的人去与西方谈判,当然不是我们的人,而是别人的人。然后把有关这个人的材料呈交给元首。自然是在必要时。这将是我们情报部门的一大功劳,我们‘挫败了敌人的阴谋计划’,我想戈培尔一定会这样一本正经地说的。第二,在瑞士将有几十只眼睛监视沃尔夫。我想在西方同盟国这几十双眼晴的后面能再有五六个我的人去监视他。沃尔夫

  不会知道我们的人在监视他,因为他们会把情报及时直接送到我这里来。此外,这样做就更能证明此事与我们无关。一旦事情败露,那只好牺牲沃尔夫,但是对他监视的材料还是会收入我们专案文件中的。”

  “是收入到您的专案文件中去。”希姆莱纠正了他的说法。

  施伦堡想:“我又把他吓了一跳。我讲的这些细节使他感到害怕了。我现在只需要征求他的同意,下面的事就全由我一个人包办了。”

  “您打算派谁去呢?”

  “我已经有了很合适的人选,”施伦堡答道,“不过,这都是些我自己可决定的细节,无需让您分心了,您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呢。”

  施伦堡确定的名单中执行第一项任务的人选就是冯·施蒂尔里茨和被他“监护”的牧师。
上一页 章节列表 下一页

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