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繁体转换 | 收藏起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 > 俄罗斯文学 > 《春天的十七个瞬间》
当当图书 卓越图书 天猫商城

《春天的十七个瞬间》

第四节 调兵遣将



第一次提审牧师施拉格的时候,施蒂尔里茨并没想在他身上打什么主意,他只不过是执行施伦堡的命令而已。但是和施拉格交谈了三天之后,他突然对这位举止十分庄重、但又有几分孩子气的老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在和牧师谈话时,以及在熟悉他的专案材料时,施蒂尔里茨愈来愈多地考虑,怎样能使牧师对他将来的工作有所研益。

  施蒂尔里茨深信牧师不仅仇恨法西斯主义,不仅愿意帮助现有的地下工作者(实际上他在听完牧师和克劳斯谈话录音后就对这两点毫不怀疑了),所以他想在未来的工作中也给施拉格牧师分配一个角色,只是还没有最后考虑好怎样更有效地使用他。

  施蒂尔里茨从来不预先猜测事情发展的细节。有一次,他横越欧洲去安卡拉,在火车上读到一段普希金的逸事。这段趣闻深深地印在他的脑海里,直到现在他还时常能回忆起来。作者是位颇有才气的文学研究家,他写道:一次,有人问普希金,美丽的塔吉扬娜的未来如何。普希金很恼火地回答说:“这件事你去问她吧,我可不知道。”施蒂尔里茨时常与一些数学家和物理学家谈话,尤其是在盖世太保逮捕了研究原子问题的物理学家隆格之后。施蒂尔里茨很想知道科学理论家能否事先计划安排他们的发现。“这是不可能的事。”他们回答说。“我们只是把探索的方向确定下来,其余一切都要在试验的过程中才能确定。”

  侦察工作也完全是这样。如果把某项行动安排得过分精细,具体,那就有可能遭到彻底失败。因为在相互紧密制约的各环节中,哪怕有一个突然脱落,就可能导致主要方面的失败。所以要看清一切可能出现的情况,眼睛要盯准一项关键性的任务,特别是当你只能孤军作战的时候更是如此。施蒂尔里茨认为只有这样做,取胜才有更大的把握。

  “好了,我们就动用一下这位牧师吧,”施蒂尔里茨自言自语说,“克劳斯被除掉之后,现在他实际上已经是无人监督地受我指挥了。我已经向施伦堡报告,牧师与前首相布吕宁的关系未能查明,看样子,他已经对老牧师不感兴趣了。但是,在接到总部的命令之后,我对老牧师的兴趣却愈来愈大了。”
上一页 章节列表 下一页

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