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繁体转换 | 收藏起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 > 俄罗斯文学 > 《春天的十七个瞬间》
当当图书 卓越图书 天猫商城

《春天的十七个瞬间》

第三节 供思考用的资料(希姆莱)



希姆莱从圈椅上站起来,走到窗前:冬天的树林美丽异常——披着白雪的针叶树的树梢在月光下闪闪发光,大地上万籁俱寂。

  突然希姆莱想起了他开始发起反对元首最亲近的人物赫斯的活动情形。的确,那时候他曾一度险些丧命,因为希特勒是一个往往会做出一些反常决定的人。希姆莱从他下属那里得到一卷电影胶片,影片上拍摄的是赫斯在厕所里手淫的镜头。希姆莱如获珍宝,马上带着影片驱车去见希特勒,把影片放映了一遍。元首大发雷霆。希特勒顾不得当时正是深更半夜,命令召见戈林和戈培尔,还把赫斯叫来在会客室等候。第一个到来的是戈林,但脸色苍白,十分惊慌。希姆莱知道为什么这位帝国元帅如此不安,原来当时戈林与维也纳一位芭蕾舞演员的风流韵事正值高潮。希特勒请这两位朋友看了一遍“赫斯的丑行”。戈林看完哈哈大笑。希特勒冲他吼道:“你不该这样冷酷无情!”

  希特勒把赫斯请到办公室后,他跑到他跟前,喊叫起来:“你这个又脏又臭的坏蛋!你染上了恶习,是在造孽!”

  在场的希姆莱、戈林和戈培尔心里很明白,眼前的这位巨人——党的第二把手——就要垮台了。

  但是出乎他们意料的是赫斯却很镇静地回答说:“是的,我的元首!我不想隐瞒这件事!但是为什么我要干这种事呢?为什么我不去和一些女演员睡觉呢?”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戈培尔。戈培尔把身子紧缩在圈椅里(他的情妇捷克女演员巴罗娃的丑事已经开始败露)。

  “为什么我也不去维也纳看芭蕾舞,在那里过夜呢?因为我只为了党而生活!而党和你,阿道夫,对我来说是一回事!我没有时间去管自己的个人生活!我是个孤独的单身汉!”

  听完这番话后,希特勒软了下来,他走到赫斯眼前,不好意思地搂住了他,用手爱抚地拍了拍他的后脑勺。赫斯这一仗打胜了。希姆莱心里却结上了一个疙瘩,因为他知道赫斯是善于报复的。赫斯走后,希特勒说:“希姆莱,你给他找个妻子吧。我是十分了解他的,他是个很可爱的人,忠于我们运动的人。把候选的女人照片拿给我看看,我的推荐他一定会接受。”

  希姆莱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他明白,在眼下这一瞬间什么问题都可以解决。

  等到戈林和戈培尔各自回去之后,希姆莱说:“我的元首,您为国家社会主义党拯救了一个忠诚的战士。我们大家都十分珍视赫斯的忘我献身精神。没有人能这样英明地决定他的命运。所以请允许我马上再给您送几份材料来。您的一些战士需要得到帮助,就像您刚才助赫斯那样。”

  于是他给希特勒送来了关于劳工阵线首领莱伊的专案材料。此人嗜酒成癖,除了希特勒,他酗酒滋事已经是尽人皆知的了。希姆莱还抛出了关于“巴贝尔斯堡小公牛”戈培尔的专案材料:他放荡无羁地和一些血统完全不纯的女人乱搞,丢尽了真正国家社会主义党人的脸面。当天夜里一份有损鲍曼名誉的材料——怀疑他搞同性恋——又摆在了希特勒的桌子上。

  “不,不,”希特勒为鲍曼辩护说,“他是个儿女满堂的人。这纯属诽谤。”

  希姆莱虽然没有想说服希特勒改变看法,但是他看见元首是那样极度好奇地翻阅着这些材料,一连几次反复阅特工人员写的报告,希姆莱就知道,他已经彻底赢得了元首的信任。

  后来希特勒曾下令举国庆祝党卫队首领希姆莱五十寿辰。从这天起所有的地方长官——各省党的首领就都认为希姆莱是希特勒手下唯一掌握全部大权的人。所有党的地方组织开始把重要的情报分别送往两处:一处是送到党的总部,给赫斯,另一处是希姆莱的办公厅。一个受到特别信任的特工小组写给希姆莱的材料,可以不经过各级机构的上转,直接送到希姆莱个人专用的档案室,这是些败坏

  党的领袖们声誉的情报材料。而在1942年希姆莱把第一批败坏元首声誉的文件放进了自己的保险柜。

  1943年,斯大林格勒战役后,他下决心给他的一个密友、全国首屈一指的医生和按摩师凯尔斯汀博士看了这些文件。他锁上门,从保险柜里取出元首病历的副本。从病历中显而易见地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元首曾患过极严重的梅毒。这一意外的情况使凯尔斯汀惊愕得一屁股跌坐在沙发上。

  凯尔斯汀翻阅了全部七十页的材料,轻声说:“现在他的病情正处在进行性麻痹的初期……他精神已经不正常了……”

  “或许你会同意为他治病?”希姆莱问道。

  “元首病情十分危险,是不能换医生的。只有希望他死的人才给他换医生。…”

  正是在那时希姆莱默许了他的政治情报处主任、党卫队支队长瓦尔特·施伦堡去试探西方同盟国有几分意愿想和德国缔结体面的和约。他一直注视着持反对立场的将军们中间的阴谋分子与美国情报部门在伯尔尼的代表艾伦·杜勒斯勾搭的情况。他花了很长时间研究过一个阴谋分子的报告,报告上说:“西方代表出于对布尔什维克主义的恐惧。会欣然同意举行谈判并与帝国缔结和约,但是他们对元首反复无常的‘天才’表示担心,因此他们认为元首是不值得他们信任的谈判对手。他们在寻找为数不多的一些有识之士,头脑清醒、可以信任的人,像党卫队全国司令那样的人……”

  “当时我真是个可鄙的胆小鬼。”希姆莱依然在窗边谛听着寂静的松林,继续想道。“1944年7月

  20日,在刺杀希特勒事件发生五个小时后,我本可以成为德国的元首。当时我完全有可能趁一片惊慌混乱之机把柏林的一切权力掌握在自己手里。我可以不把戈台勒尔下狱,而派他到伯尔尼去见杜勒斯提出鞲和的建议。把元首、戈塔尔和鲍曼枪毙掉,就像1934年杀死施特拉塞那样。让他们在房间里惊恐不安地团团转,跪在地上求饶,那也很不错……不过,希特勒是决不会求饶的。甚至戈培尔也不会求饶。会求饶的是鲍曼。他贪生怕死,而且他看待世间一切是最清醒不过的…而我当时的意志却十分薄弱,我回想起了在元首身旁度过的美好时光,我可真是个窝囊废……私人情感战胜了我…”

  实际上希姆莱竭尽了全力为自己从那次七月事件中捞取了最大限度的好处。戈培尔镇压了柏林的叛乱,但是希姆莱却从他手中夺走了胜利。他知道利用什么手段才能达到目的。戈培尔这个狂热分子只有当他被党内常用的漂亮词藻搞得昏昏然的时候他才可能把自己的胜利交出来,因为这些用语是他创造出来的,因而也是他最喜欢听的。

  希姆莱当时向戈培尔阐述了一番必须立即对党卫队和盖世太保在镇压叛乱中所起的作用大加赞扬的道理。“我们必须向人民讲清楚,”他对戈培尔说,“除了我们这个有党卫队英雄好汉的国家,再也没有哪个国家可以如此坚决地除掉那些卖身投敌的杀人团伙。”

  于是报纸和电台开始宣传“党卫队功绩”的运动。那时候元首对希姆莱特别友善亲近。甚至有一段时间希姆莱觉得总的败局在变成胜局,尤其是11月9日那天,元首开国以来破天荒第一次委托他,党卫队全国司令,代表元首在慕尼黑发表节日演说。

  直到现在他还能忆起(回忆时他总感到很紧张,而且有点害怕),当他走上元首的讲台,和元首并排站在一起的他心里有一股说不出的甜丝丝的滋味。而戈培尔、戈林、里宾特洛甫、莱伊等人都站在下面,往常元首在场时他也是站在那里。戈培尔等人向他鼓掌,按照他的手势举起手来行党礼,稍停片刻后,他们便开始欢呼,跟着,整个会场也高声欢呼起来。纵使他们对他十分忌恨,认为他不配充当这一伟大的角色,随便他们怎么想,但是按照国家社会主义党的伦理标准,他们必须在到会的两千名地方首领面前向他希姆莱履行规定的仪式表示党内最崇高的敬意。

  鲍曼…哎呀,他是多么仇恨鲍曼呀!正是这个对希姆莱如此青云直上感到不安的鲍曼战胜了他。

  鲍曼比任何一个人都了解元首,他知道,如果希特勒宠爱信任某人,那么就决不能说这个人的半点不字。因此鲍曼向元首建议说:“期望陆军有什么作为这是十分没有把握的。不过,万幸的是:我们有党卫队师这支队伍,它是党和国家社会主义的希望。只有我的朋友希姆莱,党卫队的首领可以肩负起指挥东部战线,指挥‘维斯瓦’集团军群的重任。只有他统辖的党卫队和陆军在他的指挥下才能打退并击溃俄国人。”

  第二天希姆莱飞抵元首大本营。他带来了一项命令请元首批准,上面说:以前由鲍曼管辖的所有的地方长官,现在要受他党卫队全国司令和鲍曼的双重领导。他准备好对付鲍曼的一次致命性打击。而且元首很轻易地批准了这项决定,这使他有点奇怪。但是元首在命令上签字后不到一分钟他就恍然大悟了。

  “我祝贺您,希姆莱。您被任命为‘维斯瓦’集团军群的总司令。除了您。没有任何人可以击溃布尔什维克的军队。除了您,谁也不能掐住斯大林的脖子,迫使他接受我的鞲和条件!”

  这等于是彻底垮台。时值1945年1月,丝毫没有胜利的希望。让这些温情幻想去见鬼吧!唯一的指望是立刻与西方讲和,和他们共同反对布尔什维克的大军。

  希姆莱感谢元首委任他这样崇高光荣的职务后便,回到自己的大本营。随即他拜见了戈林,但是两人话不投机。

  此时他从梦中惊醒,再也难以人睡,所以站在窗前谛听着寂静的松林;想给被他抛弃的女儿打个电话,可又不敢,因为这可能被鲍曼知道;也不敢给两个儿子和他们的母亲(他一直在爱着她)打电话,因为他怕招惹麻烦:元首是从不原谅如他说的那种“道德败坏”的。该死的患梅毒病的家伙……道德败坏……希姆莱痛恨地望了一眼电话机,没想到他苦心经营十八年才建立起的机器如今却反过来对他十分不利了。

  “完了,”他自言自语说道,“如果我不立即开始为自己的性命奋斗,我就要完蛋。”

  根据一些间谍情报,希姆莱可以推断出,驻在意大利的兵团司令官凯塞林元帅不反对与西方谈判。这点只有施伦堡和希姆莱两个人知道。提供这个情报的两名间谍已经被消灭:在他们飞回意大利去见凯塞林时,特意制造了一起飞机失事的惨剧。从意大利可以直达瑞士,而美国驻欧洲的情报机关首脑艾伦·杜勒斯就在瑞士坐阵。这件事非同小可。这是重要人物的直接接触,更何况凯塞林的朋友,驻意大利党卫队的头目卡尔·沃尔夫将军同时又是个忠于希姆莱的人。

  希姆莱拿起话筒,说:“请立刻把卡尔·沃尔夫将军请来。”

  卡尔·沃尔夫是希姆莱的司令部主任。希姆莱对他十分信任。沃尔夫即将代表他希姆莱与西方谈判。
上一页 章节列表 下一页

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