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繁体转换 | 收藏起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 > 俄罗斯文学 > 《春天的十七个瞬间》
当当图书 卓越图书 天猫商城

《春天的十七个瞬间》

第五章



第一节 供思考用的资料(戈林)

  戈林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是空军战斗飞行员,德意志帝国英雄。第一次纳粹行动失败后,戈林逃到了瑞典,在那里当上了一名民航运输机驾驶员。有一次,他驾机飞行,遇上了狂风暴雨的可怕天气,但是他竟然奇迹般地把他驾驶的那架单引擎飞机平安降落在某贵族的宅邸洛克尔施塔特,在这里他结识了冯·福克上校的女儿卡林娜·冯·肯佐夫夫人,并很快把她从她丈夫的身边夺走,然后离开瑞典回到了德国。在德国他又与元首希特勒见了面,决加了国家社会主义党员1923年11月组织的游行。游行中受了重伤,但却出人意料地未遭逮捕。不久便迁居到因斯布鲁克去了,卡林娜比他早来一步,已经在那里等候他的到来。当时他们囊空如洗,但是他们栖身的那家大旅馆的主人也是个国家社会主义党员,和戈林同在一党,免费向他们提供食宿。后来“不列颠”旅馆老板把戈林夫妇请到了威尼斯,在那里他们一直住到1927年德国国内宣布政治大赦令的那天。

  大约过了半年,戈林和其他十一名纳粹党人当选为国会议员。希特勒因是奥地利人,未能进入国会。

  卡林娜曾给住在瑞典的母亲写信说:“在国会里戈林和巴伐利亚的冯·埃恩将军坐在一起。旁边还坐着一些红卫队的刑事犯之类的家伙,他们戴着大卫王之星和红星①,其实,大卫王也好,红星也好,都是一回事。皇太子给赫尔曼打来一封电报,上面这样写道:‘只有您这样仪表堂堂的人才是德意志人的代表’”

  ①这里指犹太人和共产党人。——译者注。

  应当准备新的国会选举了。按照元首的决定戈林离开了党的工作,只担任国会议员的职务。那时他的任务是与当时社会上的权贵显要建立联系。因为一个企图夺取政权的政党必须有广泛的社会联系。根据党的决定,他在巴登大街租了一所豪华的住宅,在那里他接待过霍亨往伦亲王,科布尔格亲王,以及一些资本巨头、豪富大亨。宅邸的中心人物自然是卡林娜了,她姿容妩媚迷人,谁见了都喜欢;她是瑞典一位显贵大臣的千金,丈夫又是战时的英维,一位曾因反对那抵抗不了布尔什维克野蛮主义的西方民主政治而流亡异乡他国的战士,所以她深为众人所敬重。

  每次接待客人之前,柏林地区纳粹党组织的领导戈培尔清晨就来到这里,他是党和戈林之间的联络员。戈塔尔坐在钢琴前伴奏,戈林、卡林娜还有她与前夫生的儿子托马斯合唱民歌:在纳粹首领的家里是绝不能容忍美国或法国爵士乐那种放荡不羁的旋律的。

  1931年1月5日希特勒、沙赫特和蒂森来到这所用党的经费租赁的宅邸。正是在这里那个曾号召德国工人“打碎共产国际布尔什维克主义和腐朽的帝国主义的枷锁,把德意志变成一个人民的国家”的希特勒与金融大亨和工业巨头秘密地勾结到一起了。

  一些纳粹老党员反对希特勒的罗姆叛乱被平定之后,有人就这样议论开了:“戈林不再是赫尔曼了,他已成为总统……他不再随便接待党内同志,党内的人也要在他的办公室依次排队等他接见…戈林已完全沉溺在花天酒地的生活中而不能自拔…”

  一开始只是一些普通党员私下里议论议论而已。但是,1935年戈林在柏林市郊盖起一所华丽的公馆“卡林霍尔”,这时向希特勒本人告他状的已不是一般的国社党员而是党的头面人物莱伊和沙克尔了。戈培尔认为,戈林还在以前那所宅评住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腐化了。

  “奢侈豪华的生活使他逐渐变得胸无大志。”戈培尔这样说,“应当好好帮助戈林,他对我们大家来说是太珍贵了。”

  于是希特勒亲自来到卡林霍尔,仔细视察了这所公馆之后,说:“你们不要去打扰戈林。说到底,只有他一个人最懂得应当怎样接待那些外交官员。我们只当卡林霍尔是一个接见外国客人的官邸算了。就这样吧!赫尔曼有功,应当得到这些。我们就认为卡林霍尔是属于人民的,只不过是戈林现在住在那里罢了…”

  戈林有时整天呆在这所豪华的公馆里,反复阅读尤利.魏恩和卡尔·梅依的作品(这是他最喜爱的两个作家)。”有时白天他去猎捕驯鹿,晚上在电影院里一坐就是几个小时,他可以一口气连续看上五部惊险影片,在影片放映过程中不断安慰请来的客人,说:“你们不要着急。结尾是很好的…”

  看完惊险影片后,他从卡林霍尔乘飞机到慕尼黑去接受张伯伦的投降,然后去华沙监督在犹太人隔离区的大屠杀,又去日托米尔拟定消灭斯拉夫人的计划……

  1942年4月,美国轰炸机空袭了基尔市,整座城市被夷为平地。轰炸后,戈林向希特勒报告说共有三百架敌机参加空袭。然而,几天来累得精疲力尽、头发都变白了的基尔市的地方长官格罗赫却有凭有据地驳斥了戈林的谎报。实情是:参加空袭的是八百架轰炸机,而德国空军却十分无能,在防卫这座城市方面毫无作为。

  希特勒目不转睛地盯着戈林,一语不发,只见一种厌恶的神情从他的脸上掠过,接着他怒气冲冲地大发雷霆:“‘敌人的一颗炸弹也不会落到德国的城市里’?!”

  他把脸一转,神经质地开口说道。“这话是谁向全国宣告的?又是谁向党保证一定能做到这一点的?!我读过几本专门讲冒险赌博的书,我清楚什么叫诈骗投机!德国可不是打牌赌博用的折叠方桌上的绿色呢面。戈林,你现在是饱食终日,穷奢极侈。在这战争年代里你却生活得和皇帝或以色列的财阀一模一样!你开弓放箭射驯鹿,可敌人的飞机却开机关炮轰击我的国家,一个领袖的天职就是要代表国家的威严伟大!领袖应有的天赋就是谦虚朴实!领袖的职业就要言行一致,说话兑现!”

  后来,从帝国元帅私人医生的诊断结论中大家才知道,戈林听了这顿训斥之后,回去就病倒了:高烧和神经病发作。

  总之,就在1942年,戈林这位“纳粹第二号人物”,希特勒的正式继承人,第一次遭到了这样污辱性的斥责,而且上当着元首手下工作人员的面。这件事很快就写进了希姆莱的专案文件。第二天,党卫队帝国司令希姆莱竟然没征得希特勒的同意擅自下达指示:窍听元首最亲密的战友的一切电话内容。

  实际上希姆莱窃听帝国元帅的谈话已不是第一次,还在戈林弟弟艾伯特的丑闻被揭露后,他就组织过一星期的窃听。艾伯特当时是“施科达公司”所属各工厂的出口部负责人,此人以保护蒙受冤屈的人而闻名。有一次他用哥哥的公文纸给毛特豪森集中营的看守长写了一封信:“请立即释放基什教授,因为没有什么重要的罪证。”然后只签了一个姓:“戈林”,没署名字。吓得魂不附体的集中营看守长同时释放了两个基什,一个是教授,另一个是地下工作者。为了搭救弟弟,戈林花了很大力气,他在元首面前把这件事说得像个引人人胜的笑话,从而使艾伯特幸免于难。

  尽管如此,希特勒仍然经常对鲍曼说:“除了戈林,谁也不能做我的继承人。因为,第一,他从不想搞任何独立政策;第二,他在民众中享有声望,第三,他是敌人报纸讽刺丑化的主要对象。”

  这就是希特勒对戈林的看法和评价。不是别人,正是戈林担负了夺取政权的全部实际工作,也正是他曾经十分真诚坦率地说过,请注意,不是对其他人说的,而是对他的妻子,不是对着录音器说给别人听的(当时他不相信自己的战友竟会窃听他的谈话),而是在夜间,躺在床上这样说过:

  “活着的不是我,而是附在我身上的元首……”
上一页 章节列表 下一页

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