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繁体转换 | 收藏起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 > 俄罗斯文学 > 《春天的十七个瞬间》
当当图书 卓越图书 天猫商城

《春天的十七个瞬间》

第二节 1945年2月15日20时30分



——摘自德国中央保安局第四处党卫队一级突击大队长霍尔托夫的党员鉴定:

  “1938年参加国家社会主义德国工人党。纯阿利安人。性格——近于北方性格。刚毅不拔。与同事的关系融洽。工作成绩卓越。运动员。对帝国的敌人毫不留情。单身未婚。社会关系清白无污。曾受到元首的奖励和党卫队司令的嘉奖。”

  施蒂尔里茨满以为今天可以早些把事情做完,然后从艾尔布莱希特亲王街到瑙恩去。在那儿,在林中的岔道口上有一家小饭馆,主人叫帕乌利,他的失去双腿的儿子库尔特像一年前和五年前那样,有时奇迹般地弄到一些猪肉。做些地道的清炖蹄膀酸白菜,请自己的老主顾吃。

  没有空袭的时候,就好像根本没有发生过战争,和从前一样,电唱机放着乐曲,布鲁诺·瓦伦克的低音唱着。

  “啊,在那里,在莫赫尔泽多么美好…”

  但是,结果施蒂尔里茨却没能早些抽身。盖世太保的霍尔托夫来找他,对他说:“我真不知道怎么办了。不知道是我那个犯人在心理上有毛病呢,还是应当把他转到你们情报部门来,因为他说的话都是那些英国蠢猪电台广播的东西。”

  施蒂尔里茨来到霍尔托夫的办公室,他在那里一直坐到九点,听着旺泽当地的盖世太保逮捕的一个天文学家在那里歇斯底里地大喊大叫。

  “难道你们没长眼睛?!”天文学家喊道。“难道你们真不明白一切都完了?!我们完蛋了!难道你们不明白,现在每次新的牺牲,都是野蛮!你们每天再三再四地说,你们是为了民族而生!那你们就去呀!去帮助一下民族中劫后余生的人们吧!你们使那些不幸的孩子注定要遭到灭亡!你们是一些狂热分子,掌握了政权的贪婪的狂热分子!你们饭饱酒足,抽着香烟,喝着咖啡!也让我们能过上像人一样地生活吧!”说到这儿天文学家突然停下来,擦了一下鬓角上的汗水,然后放低声音把话说完:“不然就在这里快点把我打死算了……”

  “等一等,”施蒂尔里茨说。“喊叫并不等于道理。您有什么具体的建议吗?”

  “您说什么?”天文学家惊愕地问道。

  施蒂尔里茨话音镇静,态度从容,笑容可掬,使天文学家大为吃惊,因为在监狱里他已经习惯于对他吼叫辱骂,拳打脚踢了;对这些粗暴行为人们是很快就可以习惯的,但是要失去这种习惯却要慢慢来。

  “我问您有没有什么具体的建议?我们如何去拯救儿童、妇女、老人呢?您建议做些什么事情呢?批评和发火总是容易办到的。而提出一个合理的行动纲领,那就困难得多了。”

  “我并不同意星相术,”天文学家回答说,“但是我崇拜天文学。我被剥夺了在波恩讲课的权利……”

  “那你就这样火冒三丈吗?你这条狗!”霍尔托夫喊了起来。

  “不要着急嘛,”施蒂尔里茨懊恼地皱了皱眉,说道,“用不着喊叫…请您继续说下去……”

  “我们是生活在太阳活动极其剧烈的年份。大量日珥在喷爆,有比平时多的大量太阳能辐射出来,这些太阳活动都影响着各种天体,影响着大小行星和其它星体,也影响着我们这个小小的人类……”

  “您大概是已经推算出来一个占星图了吧?”施蒂尔里茨问道。

  “占星图是一种直觉的,甚至可以说是天才无法证实的东西。而我是从我想提出的一种普普通通的,绝非天才的假说出发的,这便是:每一个生活在地球上的人都与天空和太阳有相互的联系……正是这种相互联系帮助我更精确、更清醒地评价在我的祖国大地上发生的一切……”

  “我很想和您就这个题目详谈一下,”施蒂尔里茨说道。“我的同事大概会允许您先回囚房,休息两三天,之后咱们再接着谈。”

  天文学家被带走之后,施蒂尔里茨说: “他在一定程度上是精神错乱,失去了自制能力,难道你没有看出来?所有的科学家、作家、演员都是精神错乱,只是表现不同罢了。对他们应当用特殊的方法,因为他们是按他们自己设想出来的生活方式来生活的。把这个怪人送到我们的医院去做一个医疗鉴定吧。我们现在要做的重要工作太多了,不应当在这些只会信口开河乱说一气的人身上浪费时间,尽管他们或许是些很有才华的人。”

  “但是他的言论俄是伦敦电台英国佬的广播…要不就像是与莫斯科一鼻孔出气的该死的社会民主党分子的主张。”

  “人们发明无线电广播就是为了听的嘛。这下子他可听够了。不说了,这无关紧要。过几天再和他见面还是合适的。倘若他是位重要的科学家,那我们就去找缪勒或者卡尔登勃鲁纳,请他们发给他一份优厚的口粮,把他送到后方的山里,我们科学界的精华现在都集中在那里,也让他在那里工作。等到他得到丰足的牛油面包,在山里松林中有一所舒适的小房子,而且敌人飞机又不会来轰炸……到那时他就不再胡说八道了。不是吗?”

  霍尔托夫冷笑了一下,说:“如果每个人都能在山里有一所小房子,有很多牛油面包,敌人又不来轰炸,……那谁也不会再胡说八道了。”

  施蒂尔里茨仔细端详着霍尔托夫的脸,一直等到霍尔托夫再也忍受不住他那注视的目光,手忙脚乱地把桌上的文件材料由一个地方挪到另一个地方,只是在这时施蒂尔里茨才向比他级别低的同事爽朗友善地笑了笑……
上一页 章节列表 下一页

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