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繁体转换 | 收藏起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 > 俄罗斯文学 > 《围困》
当当图书 卓越图书 天猫商城

《围困》

第四章



过了几分钟,留在斯莫尔尼宫的方面军军事委员会委员都集中在日丹诺夫的办公室里。

  等到大家都在一张摊满地图的长泉边坐下来,斯莫尔尼官食堂的女服务员,送来了一杯杯浓茶,走了之后,日丹诺夫使以近来少有的热情,用象往常那样洪亮的声音说:“同志们!你们大家都很熟悉的沃罗诺夫将军,现在作为最高统帅部的代表到我们这儿来了。在起飞之前,他同斯大林同志见了面,并且带来了命令……不过,现在由沃罗诺夫问志自己来向大家谈。尼古拉·尼古拉耶维奇,请您谈谈吧!”

  沃罗诺夫站起来。所有出席会议的人,现在都把视线集中到这个菱形领章上缀着将星的高大魁梧的人身上。

  “同志们,”他说,“最高统帅部命令……”

  沃罗诺夫突然停了一下,他觉得自己的声调过分庄重,便改用比较沉着而平淡的声调,但对每一个字都加重了语气,重复说:“最高统帅部命令我们发起一次大规模的攻势,目的是突破列宁格勒的包围……请给我方面军东南部的地图。”

  坐在桌子后边的人都伸手去寻找沃罗诺夫要的那张地图。

  当地图在沃罗诺夫面前放好时,大家都俯身在上面看着。沃罗诺夫默默地看了一会儿地图,好象在重新研究似的。防线从亚历山大罗夫斯克村向南方的普希金和科耳皮诺延伸,又向东北方的拉多加湖西岸伸展,在那里被一片狭小的水域隔断,然后又从对面的东岸直向东南方的沃尔霍夫河伸过去。

  “我们打算在这里,在东面的锡尼亚维诺地区突破包围。”沃罗诺夫用食指划出了拉多加湖以南的一个地段。“大家知道,这个地区目前在敌人手中。但是,这个把我们被围困的部队同第五十四集团军隔开的地带,大家知道在这里是最狭窄的,总共不过十二到十四公里。我们的任务是:包围并消灭施利色堡、锡尼亚维诺一线的德军集群,突破东南面的弧形包围线,同时恢复列宁格勒同全国其他地区的陆路交通。最高统帅部规定在十月二十日发起战役。大家知道,今天已经十四日了……”

  “现在,”沃罗诺夫停顿了一下又说,“我想向司令员提一个问题。伊凡·伊凡诺维奇,”他对费久宁斯基说,“据情报部的消息说,本月初敌人在西北方向配置了大约五十三个师。其中直接配置在列宁格勒周围的有多少?”

  费久宁斯基按照军人的习惯站起来,很快回答说:“我认为,集结在西北方向的德军中,至少有一半直接配置在列宁格勒周围。”他又补充说:“总之,朱可夫同志认为情况既是这样。”

  “现在您的部队的任务是什么?”

  “我们在涅瓦河左岸继续进行防卫战。敌人正在这个地段加强压力,企图把我们的部队赶到涅瓦河里去。在卡累列阿地峡和奥拉尼恩包姆地区,部队正在加强防御。在南方,局势已经稳定下来了。至于现在属于我们管辖的第五十四集团军,他们试图以主力在锡尼亚维诺地区发动进攻。不过,暂时还没有得手。”

  “明白了,”沃罗诺夫说。“还有一个问题:我们准备突破的那个地带,目前的情况怎么样?”

  “这个地带讨厌极了,尼古拉·尼古拉耶维奇,”费久宁斯基皱起眉头说。“都是森林和沼泽。根据我们空中和地面的侦察报告,德国人在这个地段加强了防御工事,火力系统是经过仔细研究的。在沼泽之间还有布雷区。”

  “是这样的……明白了。”沃罗诺夫若有所思地说。“敌人在那里配置了一些什么样的兵力?“

  “我认为至少有三个精锐师,”费久宁斯基回答道。“但问题不仅在这里。”

  “在哪里呢?”

  “问题在于,每个师都得到他们统帅部预备队炮兵的加强,而分配到的地段不过十二到十五公里,这个情报是我们从抓到的‘舌头’那里得到的。”

  “‘舌头’不撤谎吗?是不是在恐吓我们?”

  “他们没有什么必要恐吓我们,对于他们来说,战争已经结束了,”费久宁斯基说,“此外,我们本来也不会相信一个‘舌头’的。但是我们的战士先后背了十几个德国人回来,他们都是这么说的。”

  沃罗诺夫不再提问题了,他在考虑着什么。办公室里开始安静下来。这时有一种勉强听得见的、有节奏的扣击声,好象有人在敲击桌子似的,传到了沃罗诺夫的耳中。这种声音使他不能集中精神思考问题,他不由得恼怒起来。他看看日丹诺夫,日丹诺夫一动不动地坐着,两手放在桌子上,沃罗诺夫又望望其他人。他们也都安静地坐着。

  他终于找到了声音的来源。这种有节奏的勉强听得见的拍击声是从写字桌上一个不大的褐色箱子里发出来的。

  日丹诺夫首先发现沃罗诺夫那正在找寻什么的疑惑的眼神,便对他解释说:“这是节拍器,尼古拉·尼古拉耶维奇!我们让城里的居民知道,现在炮击停止了。这是您走了以后搞起来的。”

  “对,对,我懂了,”沃罗诺夫说。他对自己分心不去考虑主要问题感到很不满意。“从司令员刚才报告的情况中,我得出一个结论,就是突破包围的军队至少要比防守的敌人多两倍……”

  “我们能够指望最高统帅部派给我们哪些增援部队呢,沃罗诺夫同志?”到现在还一声不吭的华斯涅佐夫问道。

  “不会派增援部队的,谢尔盖·阿凡纳西耶维奇,”沃罗诺夫回答。“我想,莫斯科城下的局势您是知道的。最高统帅部正在采取紧急措施,使西路的形势稳定下来,因此它必须把所有的预备队都放在那里……不,同志们,”这时他已经是对着所有出席会议的人说:“我们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了。”

  大家都沉默起来。

  “据我的理解,”日丹夫终于说,“我们只有依靠本方面军其他地段的兵力,才能在涅瓦河边的杜勃罗夫卡形成必要的优势,是不是这样?”

  “就是这么回事,安德烈·亚历山德罗维奇!”沃罗诺夫低下头说。“同志们,我知道这是很不容易的。毫无疑问,如果敌人知道我们从什么地方抽调兵力,他们就会企图在那里突破我们的防线。不过我们没有别的办法。”

  他扫视了一下所有坐在桌子旁边的人,好象在问,谁能提出别的建议来。可是大家都默不作声。

  “那么,”沃罗诺夫好象在作结论,又讲起来,“现在司令部的任务,就是决定我们应该从哪些地段抽调哪些部队……如果没有反对意见。我们就同司令员和参谋长一起研究这个问题。是这样吗,安德烈·亚历山德罗维奇?”他对日丹诺夫说。

  日丹诺夫默默地点了点头。

  “那么,”沃罗诺夫说,“我建议在您那儿研究一下,伊凡·伊凡诺维奇,譬如说,再过半小时。您、我、参谋长、作战部部长和情报部部长。”

  ……等到只剩下沃罗诺夫和日丹诺夫两个人时,沃罗诺夫说:“安德烈·亚历山德罗维奇,我很清楚,我们是在冒险,可是我想再一次强调,对于防守得那么严密的改人,如果没有比他们多两倍的兵力,那发动这场进攻就是不可饶恕的轻率。”

  “依您看,这个突破包围的战役需要多少时间?”日丹诺夫问。

  沃罗诺夫微微耸了耸肩膀。

  “我跟霍津谈一谈以后才能回答您。战役的结果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第五十四集团军的行动。总之,我希望能在两三天之内取胜。”

  “两三天……”日丹诺夫若有所思地重复着。“这就是说,在十月二十二日到二十三日之前。”他沉默了一下,最后就象自言自语地说:“这么说,我们还得支持两个星期。”

  “您指的是……”

  “我指的是城里的粮食供应情况。您跟巴甫洛夫谈谈,就都清楚了。”

  巴甫洛夫的办公室也在这里,在斯莫尔尼宫二楼列宁格勒苏维埃执行委员会主席波普科夫的办公室对面。

  沃罗诺夫就去找俄罗斯联邦贸易人民委员德米特里·华西里耶维奇·巴甫洛夫。他一走进办公室,立即就认出了巴甫洛夫。而伏案工作的巴甫洛夫,却没有马上认出站在他面前的是谁,因为他对沃罗诺夫来到列宁格勒,就跟日丹诺夫一样,是完全没有料到的。

  可是一瞬间巴甫洛夫就认出了将军,他从桌后走出来迎接,亲切地握住沃罗诺夫伸出来的手。

  “是什么风把您吹来的,尼古拉·尼古拉耶维奇?”他们在圈手椅上坐下后,巴甫洛夫就问。

  “我是作为最高统帅部的全权代表到这儿来的。您呢?您是什么时候来这儿的?怎么会来的?”

  “我怎么会来到这儿的?……”巴甫洛夫心里重复着沃罗诺夫这个问题,自从一个月以前来到列宁格勒,他也许还是第一次在一刹那间想到过去的这件事……

  还在德国人从西路大举进攻之前两个半星期,九月的一个傍晚,最高统帅部接到一份紧急密码电报,列宁格勒苏维埃执行委员会主席波普科夫报告,被围困的列宁格勒只剩下六七天的粮食了。

  斯大林立即打电话给米高扬,说马上转给他一份密电,要求他采取紧急措施向列宁格勒调运粮食。不仅要利用拉多加湖的水路,而且要出动民航和军用飞机空运。

  “请给我接柳比莫夫和巴甫洛夫,”米高扬看了电报后,对秘书说。

  在这些日子里,苏联和共和国的贸易人民委员部都忙于繁重而又细致的工作:对城市居民改行配给制,登记粮食来源,建立配给管理局,拟定相应的细则。暂时只在莫斯科、列宁格勒和这两个州的个别城市和郊区实行凭证供应食品相工业品的制度。可是配给制也准备在全国实行。

  在俄罗斯联邦范围内,这项工作是由共和国贸易人民委员巴甫洛夫领导的。

  米高扬打电话叫巴甫洛夫去一趟,巴甫洛夫以为叫他去一定跟实行配给制有关。因此他叫来了助手,吩咐他赶快准备必要的材料,过了三十分钟,他便来到了克里姆林宫米高扬的接待室。

  巴甫洛夫在那里遇到了苏联贸易人民委员柳比莫夫,为了作好一切准备,他便向柳比莫夫打听叫他来的原因,可是柳比莫夫也不知道,只耸耸肩膀。

  米角扬看见两个人民委员走进来,便站起来,也不回答他们的问候,从桌上拿起一张卷烟纸,说:“你们看看吧。”

  这是波普科夫的电报。

  柳比莫夫拿着电报,和巴甫洛夫一起看着,他很快地看完了上面短短的几行字。

  “你们有什么意见?”米高扬断断续续地问。

  有一会儿大家都沉默不语。

  “奇怪……”柳比莫夫终于说道。“根据我们的计算,列宁格勒的粮食应该多一些。”

  他用询问的目光看了看巴甫洛夫,巴甫洛夫同意地点点头。

  “是吗?你们两位都这样认为?”米高扬固执地反问了一句。他的声音使人感到,他不仅对两位人民委员的意见感到兴趣,而且还非常非常希望他们讲的话是事实。

  “阿纳斯塔斯·伊凡诺维奇,”巴甫洛夫说,“我也认为,列宁格勒的粮食比波普科夫所说的要多一些。我身边没有材料,我认为问题是……”

  “赶快把所有的材料准备好,”米高扬打断了他的话,“最高统帅部在担心列宁格勒的粮食供应情况。”他又补充说:“你们两人当中可能有一个要到那边去。”

  “我们随时可以出发!”柳比莫夫立即回答。

  “派我去吧,米高扬同志!”巴甫洛夫很快接着说。“柳比莫夫同志现在不能离开莫斯科。”

  “为什么?”米高扬注视着他。

  “阿纳斯塔斯·伊凡诺维奇,全国要实行配给制……我认为,在这个时候苏联贸易人民委员必须坚守岗位!”巴甫洛夫回答。虽然柳比莫夫正用因惑的目光怒视着他,但他毫不介意。

  柳比莫夫刚要提出反对,米高扬就制止了他,“好吧。这个问题让我们来决定。你们两个先回去,等候电话。”

  米高杨就是不说这句话,柳比莫夫和巴甫洛夫也准备离开克里姆林官回自己部里去了。

  他们一起到了走廊上。米高扬向左边拐弯。柳比莫夫和巴甫洛夫一直望着他,看他打开一扇门走进去。他们知道,那里是斯大林的接待室。

  在和平时期,由于斯大林有工作到深夜的习惯,党和国家机关的负责干部在夜里两三点钟以前一般是不会离开自己的办公室的,而现在是战争时期,他们都过着兵营式的生活,事实上是不分昼夜地待在办公室里,在沙发或轻便的折床上休息一会。

  巴甫洛夫一回到部里,就叫人迅速把部里现有关于列宁格勒存粮情况的材料难备好,接着便开始处理日常事务,那就是叫人来见他,通过高频电话和各州中心联系工作,打电话给莫斯科苏维埃和州执委会。人家也打电话给他,有的是从别的人民委员部打来的,有的是从莫斯科党委会打来的……巴甫洛夫询问着或者回答着一些问题,提出要求,表示同意,坚持意见,禁止或者允许做一些什么,但是他只想着一件事,只等着一个电话……

  在这些日子里,大家都向往着到前线去。大家都打报告要求到作战部队去:不在征召年龄之内的少年和老年人,机关领导人,免服兵役的工人和专家,一般撤销服役登记的“白票持有者”[指应征时因不合格而持有证明的人],军校学员,预备役的指挥员和战士——大家都要求把他们派到前线去……这时列宁格勒已经成为前线了:敌人的炮弹经常落在城里的街道上。这个三十六岁的人民委员很自然地认为在列宁格勒工作是一件很光荣的事。

  凌晨三点钟,米高扬打电话来了:“请您来一下。”

  接待室里除了坐在桌子跟前的秘书外,没有一个人。

  “也叫柳比莫夫来吗?”巴甫洛夫问道。他很想知道问题是怎么决定的,到底是谁到列宁格勒去。也许,叫他来只是为了把柳比莫夫的一部分工作交给他吧?

  “柳比莫夫吗?”秘书反问了一句。“怎么,难道他要……”

  “不,不,”巴甫洛夫打断了他的话,然后用比较平静的语调问道;“阿纳斯塔斯·伊凡诺维奇在吗?”

  “在,在主持会议呢。”

  “等他吗?”

  “不,您进去吧。阿纳斯塔斯·伊凡诺维奇说,您一来就请进去。”

  米高扬坐在长桌的一头,桌子两边坐着许多人,有文职人员,也有军人。

  巴甫洛夫看见米高扬旁边坐着分管国防工业的苏联人民委员会副主席马雷谢夫。巴甫洛夫不认识的一个将军,手里拿着本子,在报告着什么。

  米高扬俯身对马雷谢夫轻轻说了几句话,站起来,叫停止报告的将军继续说下去,然后向巴甫洛夫点点头,请他到办公室的一边去。

  “决定叫你去,”他轻声说。

  “什么时候?”巴甫洛夫问,徒然想控制住自己的激动。

  “明天。”

  “我把有关列宁格勒存粮情况的现有材料都带来了。”

  ‘不用了。我们要相信眼睛,不要相信那些公文。您实地调查一下,并且迅速向我们报告实际情况。今后您就帮助列宁格勒人解决粮食问题。向日丹诺夫同志转达我的衷心问候。还有……”

  米高扬回过头,看到会议还在照常进行,便改用很轻的声音说下去:

  “你告诉他,”他改用“你”称呼对方,“我们大家都在关心列宁格勒周围的情况,斯大林同志正在采取必要措施给列宁格勒解围。明白吗?”

  巴甫洛夫没有再提出任何问题。这并不是因为他没有什么问题,而是米高扬最后一句话把他头脑中的其余问题统统排除掉了。

  尽管战争已经进行两个多月了,而且显然哲时不是敌人而是我们还得往后撤,然而“斯大林正在采取必要措施”这句话,却在巴甫洛夫身上产生了神话般的鼓舞人的作用。

  “一切都会转告的,阿纳斯塔斯·伊凡诺维奇,”巴甫洛夫毫不含糊地说。“介绍信还是照常向办公厅要吗?”

  “不,您从这儿顺便到波斯克列贝舍夫那儿去一趟。您的委任书在他那儿,”米高扬又改用谈公事的语调回答道。

  然后,他伸出手,并且亲切地说:“好吧……祝你一路平安,巴甫洛夫。”

  波斯克列贝舍夫认识巴甫洛夫,他点点头回答巴甫洛夫的问候,便打开桌子上的一个文件夹,拿出一张纸,仍旧默不作声地把这张纸递给巴甫洛夫。

  巴甫洛夫走到走廊上才把委任书拿出来看。上面写着:委派德·华·巴甫洛夫作为国防委员会全权代表到列宁格勒监督列宁格勒和列宁格勒方面军粮食供应情况。

  签署委任书的是斯大林。

  ……正如巴甫洛夫所预料的,列宁格勒的存粮比波普科夫在电报上所说的要多一些。

  为了证明这一点,就必须把全市仓库和军用仓库里的所有粮食仔细清点一遍。几百个党和苏维埃的干部会同列宁格勒方面军后勤部在九月十日和十一日这两天昼夜不停地进行了这项繁重的工作。

  到十二日,巴甫洛夫已经能够向莫斯科和方面军军事委员会报告有关保证供应军队和居民的存粮情况:谷物、面粉和面包干可供应三十五天,粗粉和通心粉三十天,肉类和肉制品三十三天,黄油四十五天,食糖和糖果点心类食品六十天。

  然而军事委员会根据巴甫洛夫的建议,还是决定再次降低配给标准(第一次降低标准的决定是九月二日作出的)。

  米高扬曾用信任的语气告诉巴甫洛夫,说斯大林正在采取措施给列宁格勒解围,这句话现在还时刻记在巴甫洛夫心里,并且使他坚信,强制节约粮食和城里居民生活困苦,不过是暂时的现象,围困很快很快就会突破。

  几天、几星期过去了,但敌人仍然把城市围住。九月底终于把德国人阻挡在通往市区的各个要冲上,可是一切突破包围的尝试都没有取得效果。

  十月一日,军事委员会又决定降低居民粮食供应标推。

  十月份发的配给证形式上和九月份的不一样。这种配给证分成极小的票领,每份可供应二十五克面包,同样数量的肉类和十克黄油,这样人们就可以凭证在食堂用餐。

  面包现在只能提前一天凭证供应。面包是掺上麸皮、豆粉和豆饼烤制的。

  巴甫洛夫每天都接到报告,说明有多少粮食通过水路和空运运到列宁格勒。他看到由于拉多加湖上的风暴和轰炸扫射,运到的粮食数量一直在下降,心里明白,如果不能在最近突破包围的话,城里就将发生饥饿。

  飞行员、拉多加湖的船员以及铁路员工为了把宝贵的粮食运到列宁格勒,都尽了最大的努力,可是城里的存粮还是天天在减少。

  负责保卫列宁格勒的领导人和所有的列宁格勒人都相信,国家决不会丢下列宁格勒不管,相信最高统帅部和斯大林本人一定在关心着这个列宁城的命运,不会让这个城市众多的居民成为饿俘。在这些日子里,只有这个信念在支持他们继续生活和工作下去。

  ……“我是什么时候来这儿的?怎么会来的?”巴甫洛夫出声地重复了一下沃罗诺夫的问题。“我接到国防委员会的任务就飞来了。在一个月前来的,您是今天刚来的吗?”

  “是的,”沃罗诺夫回答,“我是今天刚来的。”

  “您是带着什么任务来的,尼古拉·尼古拉耶维奇?”

  “是来配合突破包围的。”

  起初一刹那,巴甫洛夫好象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后来好象还是没有完全相信刚刚听到的话,问道:“这么说,最高统帅部有指示?”

  “我就是带着这个指示来的。”沃罗诺夫温和地回答道。但他脸上马上显出平常谈公事的那种干巴巴的神色。“我们正在组织一文专门部队,德米特里·华西里耶维奇,准备在涅瓦河边的杜勃罗夫卡地区突破,”他继续说:“我顺便来找您了解一下城里和方面军的粮食供应情况。当然,是大概情况。”

  巴甫洛夫脸上立即现出愁容。

  “情况很严重,尼古拉·尼古拉耶维奇。”

  “具体点说呢?”

  “可以说得具体点,您看吧。”

  巴甫洛夫站起来,走到挂在办公室埔上的地图跟前。沃罗诺夫跟着他走去。

  “这是铁路,粮食是沿着这条铁路运到我们这儿来的。就是从沃洛格达,经过切烈波韦茨、提赫文到沃尔霍夫。”巴甫洛夫的指甲沿着一条从东到西北的黑色虚线划去。“粮食在这里,在沃尔霍夫.从车厢搬到驳船上,然后顺着河流运到这里,新拉多加。”他又用食指指了一下一个座落在拉多加湖边上的叫做沃尔霍夫湾的点。“这里又要转运,装到湖里的驳船上。然后把粮食沿湖运到这里,奥西诺维茨。到这里还不行。从奥西诺维茨到列宁格勒有铁路,因此必须再转运,从驳船上搬到车厢里。总共经过四次转运!但问题还不仅在这里。即使驳船没有被德国飞机炸沉,通过了拉多加湖,这还不能说粮食已经顺利运到列宁格勒了。从奥西诺维茨到列宁格勒,这段路处在德国炮兵的大炮射程之内。他们就从施利色堡这里进行密集的炮击。铁路经常受到威胁:南方有施利色堡,北方有芬兰人的威胁。这是一条只有六十公里宽的走廊,不会更宽的。可以说是一条缝,一个通风口!敌人只要把它砰的一声关上,我们就得闷死。但是我们暂时还在呼吸……”

  粮食是怎么运到被围困的列宁格勒的,沃洛诺夫以前只知道个大概情况。现在他已经能够想象到这条路的实际情况是多么严酷。

  “看来路上的损失很大吧?”沃罗诺夫问。

  “大极了!”巴甫洛夫大声说。“而且现在拉多加湖的风暴时期刚刚开始……西北内河航运局的水运人员和拉多加湖舰队的水兵们都尽了最大努力,可是已经有几十条载货的驳船和几百个海军战士沉入拉多加湖底了。州委只好决定第三次降低定量。您走进这个办公室的时候,我正在想,如果不突破包围的话……”

  他挥了挥手,走到桌子那边去,没有勇气说出“列宁格勒就要发生饥俄”这几个可怕的字。

  但是,沃罗诺夫知道这位人民委员想说什么,他耳边又响起了不久前斯大林讲的话。

  “我们必须突破包围,无论如何必须突破!”沃罗诺夫大声说。“现在一切都必须服从这个主要任务:突破包围!德米特里·华西里耶维奇,我请求您,”他已经恢复了通常那种平淡矜持的风度,继续说,“和方面军后勒部长在这几小时内一起考虑一下,怎么给那些明天就要调到涅瓦河边的杜勃罗夫卡去的兵团继续供应粮食的问题。调动计划您可以到参谋部作战处去了解一下。请您明天早晨向司令员和我汇报您的意见。”

  “好吧,”巴甫洛夫说,“这是最使人高兴的任务,我到列宁格勒来的时候就接受这个任务了。我现在就跟拉古诺夫联系。”

  “请您注意:时间是不等人的!到战役开始时,只剩下六天了。十月二十日就要打响!……”

  “就是说。二十日!”巴甫洛夫激动地重说了一遍。“我们的一切希望全要看这一天了……”
上一页 章节列表 下一页

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