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繁体转换 | 收藏起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 > 俄罗斯文学 > 《围困》
当当图书 卓越图书 天猫商城

《围困》

第十九章



是的,列宁格勒经受住了大批法西斯军队的猛攻。冯·莱布元帅认为,再次冲击普耳科沃高地是没有意义的——这不是没有理由的。敌人想沿着芬兰湾海岸突入市区的一切企图也都失败了。前沿尽管仍旧在福雷尔医院旁边,但是敌人连一步也无法推进。

  冯·莱布企图在沿岸地区进行报复;德军不能突破基洛夫工厂,就袭击奥拉尼恩包姆。会战在巴比冈高地持续了三昼夜,仍旧没有停止。德军调了两个团和许多坦克来猛扑在那些日子里总共只有一个步兵连和一个海军陆战支队扼守的地区。但敌人在这里每前进一米都要付出几百名士兵的生命作为代价。

  九月二十二日拂晓,德国人经过猛烈的炮击以后就向新彼得果夫进攻。在通向玫瑰凉亭的要道上,敌人遭到民兵机枪火炮营的痛击。战斗一直打到深夜。炮兵们把大炮拉到开阔地上,直接瞄准轰击敌人。他们尽最大可能保卫了玫瑰凉亭,直到最后才炸掉大炮,撤退到筑垒地域的右翼。

  下一天,我们的部队发动了猛烈的反攻,从敌人手中夺回了“喷泉台”,重新挺进到玫瑰凉亭。德军要突破奥拉尼恩包姆、摧毁喀琅施塔得的企图被挫败了。

  在这几次战斗中。正规军和民兵是和波罗的海舰队水兵以及造船工人们并肩作战的。

  围困的绞索仍旧把列宁格勒的脖子勒得紧紧的,然而想要挣断绳索的力量是这样强大,这使得冯·莱布无法扼死这个城市。冯·莱布为了发泄他由于希望无法实现而产生的满腔怒火,发泄他的所有苦恼,就动手对这个城市狂轰滥炸。

  敌军炮队竭力想把喀琅施塔得和列宁格勒截断,同时炸毁军舰,就轰击莫尔斯克运河和停泊场。“马拉”号战列舰和“威严”号雷击舰已经被击毁了……

  大炮不断的轰鸣震撼着列宁格勒家家户户的墙壁:德军的炮弹就在大街小巷中爆炸,而我们的大炮也并不沉默。德国飞机和苏联飞机,在空中盘旋,进行着你死我活的激烈战斗。

  城里每天有两百起火灾记录下来,数百名受伤的居民给安置在医院里。

  不过,工厂仍旧每天开三班,只有当炸弹或炮弹在最近的地方爆炸时,工人才离开车床。

  这一条全国人民现在都为之奋斗的“一切为了前线,一切为了胜利”的标语,对列宁格勒来说。是有格外重大的意义的,因为在列宁格勒的门口就有虽然在流血、但还是很疯狂的敌寇……

  十月五日午夜,方面军通信兵主任科瓦廖夫将军通知朱可夫:最高统帅部要在凌晨二时和他通话。熟知最高统帅作息时间的朱可夫毫不怀疑,跟他通话的一定是最高统帅本人。

  朱可夫走到放在长桌上的几张地图跟前,弯下身去看。他一面准备报告,一面考虑在当天做好总结,把自从他到达这儿不到一个月以来在前线所发生的大事,给自己概括一下。

  “就这样,”朱可夫想,“列宁格勒城下的战线已经稳定下来。第五十五集团军巩固地扼守着普耳科沃-大库兹敏诺-普特罗洛沃-新村一线的阵地。敌人所有要突破科耳皮诺区我军防线的企图都宣告失败了。

  “第四十二集团军坚守里果沃-下科伊罗沃-普耳科沃一线。在彼得果夫一斯特烈耳纳地区,敌人利用第八集团军部队同列宁格勒方面军主力相隔绝的状况,得以前出至芬兰湾沿岸。

  “九月底我们试图采取‘从内部’爆破围困的铁环这个措施没有能够成功。两个师和一个水兵旅渡过涅瓦河到姆加车站西北方——涅瓦河边的社勃罗夫卡,结果只在涅瓦河对岸占领了一个不大的滩头阵地。波罗的海舰队水兵的陆战队在彼得果夫登陆,本想切断敌军的‘彼得果夫尖楔’,帮助处于奥拉尼恩包姆区的第八集团军跟第四十二集团军右翼几个师会合,也没有成功,陆战队在众寡悬殊的战斗中牺牲了。

  “波罗的海舰队正坚守着芬兰湾内所有最重要的据点。关于汉科半岛、科伊维斯托岛。季乌林-萨里岛和皮-萨里岛英勇的保卫战,最高统帅自然可以从海军人民委员部的报告中获悉,而且总的说来,最高统帅对列宁格勒附近的局势是了解得很清楚的。

  “显然,斯大林无疑会提出这样的问题,即:按照军事委员会的看法,这儿的战局是否能长期稳定下去?

  “怎么说呢,如果德国人真的放弃了突击攻占布区的企图,现在把主要希望寄托在围困上,那么他们一定会竭力把列宁格勒围困得更加水泄不通,堵塞把列宁格勒与大后方联系起来的唯一通道——那条通过拉多加湖到达湖东岸,然后经由铁路通往内地的通道。在这种情况下,法西斯军队下一步大概会从沃尔霍夫河地区朝东北方向发动攻势。

  “但是,完全排除敌人有突破列宁格勒防线的新企图的可能,这也是不行的。”

  朱可夫自己对未来战局的预测是很慎重的。他考虑到这样一个无可争辩的事实:德军有二十多个师、好几个旅和一个芬兰集团军照旧陈兵在列宁格勒城下。这些军队同市区区之间的距离只是屈指可数的几公里。

  他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冯·莱布元帅已经打电报给元首的大本营,他在电报里被迫承认:凭着留给他指挥的这些兵力,今后他已经没有能力对彼得堡发动攻势……

  同样,朱可夫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在那些日子里,甚至就是希特勒本人,内心中对列宁格勒城下不光彩的失败也无可奈何。他只能用这样的念头来聊以自慰:用饥饿来扼死这个城市,用炮火和空袭来毁灭这个城市。他已经给参谋总部下达指示,立即实施代号为“台风”的新战役。得到从北方的冯·莱布和南方的隆斯德将那儿调来的部队加强了的冯·柏克的集团军群,应当对莫斯科发动决定性的进攻。

  希特勒对自己的东方战役,也就是所谓有名的“闪电”战所筹划时间,总共只打算花六到八个星期。但是从他的军队侵入苏联国土的那天清晨算起,已经过去了十三个星期。可是,不但打垮苏联这一个战争的主要目的没有达到,就是列宁格勒和莫斯科也依然无法攻破。而现在,向苏联首都进军已成为希特勒的决定性的赌注了……

  凌晨一时五十分,朱可夫从他的办公室里出来,下到地下室第二层的通话所里,向那架直接把斯莫尔尼宫和最高统帅部联系起来的电报机走去。

  自从朱可夫通过这架电报机向斯大林报告他已经就任方面军司令员的职务以来,时间总共才过去三星期。

  但是今天朱可夫可以负全责断言:敌人好多次想以突击攻占列宁格勒的企图都已经失败了。敌方损失惨重,目前已无力攻占城市。

  朱可夫竭力不让自己的激动心情表现出来,他向一看到他来到就立正致敬的报务员点头作答,把一本记事本放在小桌子边上,看了看手表,命令道:“发报,朱可夫正在电报机旁。”

  报务员的手指在电报机的字键上跳动。

  答复立刻在狭长的纸条上出现:“斯大林同志将同您通话。您等一下。”

  过了长得恼人的几分钟。电报机突然活跃了一阵子又沉默了。

  朱可夫抓起纸条,拿到眼前。上面只印着两个字:“您好。”

  “祝您好!”朱可夫向报务员口授了答语,同时翻开了记事本。

  纸条又爬动了。

  在纸条上读到的并不是用枯燥乏味、严肃的公事公办的语言所写的命令,而几乎是平常的对话,这是很少见的。似乎斯大林不是在口授命令,而是在谈心。

  “我要向您提一个问题,”电报机在敲击。“您能坐飞机到莫斯科来一趟吗?由于尤赫诺夫地区预备队方面军左翼情况复杂,统帅部想和您商谈必要的措施。留一个人代替您,也许,让霍津代替吧。”

  纸条不动了。

  奉召赴莫斯科,这是朱可夫怎么也料不到的。但过了一会儿他已经领悟到,原来斯大林请他来到电报机跟前并不是叫他报告局势,而完全是由于另一个原因。

  朱可夫啪的一声合上记事本,把它推到一旁,连忙口授道:“请允许我于十月六日清晨起飞。”

  “好。明天我们在莫斯科等您。”斯大林回答。

  电报机沉默了,谈话到此结束。

  (第三卷完)
上一页 章节列表 下一页

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