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繁体转换 | 收藏起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 > 俄罗斯文学 > 《围困》
当当图书 卓越图书 天猫商城

《围困》

第七章



九月九日拂晓,赖因哈特的摩托化军和步兵军配合,在长达两个钟点的炮击和出动飞机轰炸之后,开始了总攻。

  事前德国侦察队报告,说在红村区防御的不是正规部队而是民兵师。因此,不论冯·莱布还是赖因哈特,更不管他们对丹维茨讲些什么,都没有料到会在这里遇到坚决的抵抗。可是赖因哈特最初几次进攻全被击退了。而且,他这个军丧失了将近三十辆坦克。

  冯·莱布命令几个大队的飞机起飞,在整整一天里,它们轮流轰炸战斗队和民兵的后方,傍晚,赖因哈特终于楔入苏军防御阵地纵深一至三公里。

  伏罗希洛夫为了竭力阻止德国军队的推进,他命令守卫通向列宁格勒的南方要冲的第四十二集团军司令员,每尊大炮要使用两天定额的炮弹。可是非但炮弹不足,连大炮本身也不够。

  同样,民兵在进攻前的炮击之后,也进入反攻。但不论民兵师战士的无比英勇,还是从喀琅施塔得开火的海军炮队的协助,都不能根本改变局势。

  不错,敌人向红村的推进,总算暂时被遏止了。但遏止不到一昼夜。

  第二天,九月十日,赖因哈特将第二梯队的坦克师投入战斗,再行进攻。

  当受任方面军司令员的朱可夫激烈指责列宁格勒方面军军事委员会,说在德国发动主攻的地区没有能早日采取必要措施以巩固战线时,他的指责仅仅在某种程度上是正确的。

  日丹诺夫、华斯涅佐夫和军事委员会其他成员受到指责以后所感到的委屈和痛苦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他们在新的司令员来到之前就竭力援助第四十二集团军。他们派去了增援部队,包括重新编组的志愿兵,以及军事学校学员。

  但是列宁格勒防线的领导人没有下决心采取一种必要的、虽则是十分冒险的步骤,就是从卡累利阿地峡的第二十三集团军中抽调若干部队去支援第四十二集团军。

  因此德国人就利用了这个机会。

  九月十一日早晨,德军调集生力军之后,继续进攻,这次是从南方包抄杜德尔果夫。

  傍晚,杜德尔果未的高地被攻占了。

  第二天拂晓,丹维茨不通过密码,而是用激动得结结巴巴的声音,扬扬得意地用无线电报告赖因哈特的司令部,说彼得堡已经在他的脚下边,他用望远镜看得见工厂冒烟的烟囱,甚至市区街道上人们的行动……

  一昼夜以后,发生了一件事情,德军一个师的无线电台立刻报告赖因哈特的司令部。这消息由军通信枢纽部用无线电报告在普斯科大的冯·莱布的司令部,而这件得意扬扬的元帅命令立即拍电报给希特勒的大本营。

  发生的事情是这样的。

  冯·莱布将自己的坦克部队和摩托化部队向芬兰湾滨海地带调动。傍晚,丹维茨团里一个营的士兵冲到从乌里茨克通向彼得果夫的公路的时候,忽然看见了轨道。由于看不到枕木,营长猜测,在他面前的不是铁路钢轨而是…电车轨道。

  正当这些德国人又惊又喜地察看着电车轨道,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的时候,从市区那边远远地出现了一个黑点,这个黑点逐渐移近而且大起来。

  营长拿起望远镜,他现在深信这个黑点正是一辆电车。电车还在远处,但在望远镜里看得很清楚,它正向这里开过来。营长立即把这件事情报告团长。

  丹维茨坐了汽车赶来的时候,这辆电车即使不用望远镜也看得很清楚了。

  丹维茨下令叫士兵在掩体里卧倒,他自己也躺在一个小丘后面,热切地观察着这辆开近来的电车。他深信俄国人一定是用这辆电车运送增援部队,不然就是满载爆炸物,再安上定时装置,让车厢在德军阵地爆炸。

  现在电车已经很近了……又行驶了几米之后,刹车轧的响了一声,电车就停了,人们纷纷从车厢里走出来——有老人,有抱婴孩的妇女。

  丹维茨还是躺在小丘后面,他仔细看着从车厢里走出来的人。他突然明白了,原来在他面前的是一辆普普通通按照一定路线行驶的市区有轨电车。

  “这样看来,我已经在彼得堡了?!”这个念头在丹维茨的头脑里一闪,仿佛使他怔了一下。“我的上帝,我的元首,这已经是……这辆电车刚刚还在彼得堡街上行驶呢!…”

  后来,丹维茨总算能够说话了。他嚷了一声:“士兵们!我们已经在彼得堡了!翻译,跟我来!”

  他端着冲锋枪站起来,向电车跑去,而且跳上前面的车厢小平台口。

  丹维茨由于激动而结结巴巴地嚷了一声:“Halt!Absteigen!”(德语:站起来!出去!)

  译员用讥讽的口气扬扬得意地把丹维茨的话译成俄语:

  “走出去,诸位!已经到了!这是终点!”

  丹维茨转眼对电车司机看看,看见他呆呆地瞪着两眼瞧着他。

  丹维茨没想到俄国人不懂他的话,自管用德国话嚷着,因为高兴和激动,话都说不连贯了:“听着,你们!你们大家!彼得堡完了!我们胜利了!希特勒万岁!”

  可是人们——男的女的和孩子———给发生的事情惊呆了,大家一动也不动地站着。

  “出去!”丹维茨又嚷了一声。“所有的人全出去!”

  他转过身去,想吩咐士兵打扫车厢,可是隔着前面车厢小平台上的玻璃窗,忽然看到电车轨道上出现了一种意料不到的景象:士兵们在电车前面粗野地蹦跳着。他们挥动着冲锋枪,用夹杂着俄国话的德国话狂呼大叫:“Absteigen Endistation!。(德语:出去!到终点站啦!)伊凡,这里来,Wir sind schon da!(德语:我们已经到了!)彼得堡完蛋啦!”

  就在这时候,丹维茨觉得猛地一震,他差点跌倒,撞在一个站在他面前通道上的妇女身上。丹维茨还没来得及弄清楚到底出了什么事,但他记得这女人的脸不知道是由于恐惧还是出于憎恶而变了样,她双手使劲把他推开,她是这样厌恶地把他推开,好象他丹维茨是一只突然落在她怀里的癞蛤螟,一个什么坏东西似的……

  这一刹那,丹维茨还没有懂得这是电车司机突然开动电车,朝着一群在轨道上胡闹的德国士兵开过去…

  丹维茨听到叫喊声和咒骂声。他回身跳到车厢小平台上,看见司机弯着身子,胸部几乎压在制动器上,一手紧握操纵杆,把电车朝着那些还没来得及逃开的德国兵开过去--

  丹维茨举起冲锋枪,对着司机背部打了一梭子。

  司机的身子软瘫了,他的头垂倒了,但电车还在开动:他那只渐渐变得僵硬的手仍旧紧握着操纵杆不放。

  丹维茨气得发狂了,就用冲锋枪托捣着这几个手指,把手指捣得稀烂,然后抓住血淋淋的圆木柄,猛地一拉……

  直到这时电车才停住不动。

  丹维茨从车厢小平台上的入口跳下来,一边回头张望,一边逃到旁边去,好象害怕这辆可怕的电车不但还会动起来,甚至还会转向,会离开车轨跟在他后面追赶似的。

  “开火!”中校死命地叫喊了一声。“对车厢开火!…”

  他听见一连串冲锋枪子弹怎样把金属板打得乒乒乓乓响。士兵们对准电车射击,对着打开的窗子射击,随后跳上车厢小平台,用冲锋枪对乘客扫射……

  乘客们变成一堆血肉之后,他们还扫射了好一会……

  最后一切都结束了。

  丹维茨阴沉着脸站在一旁,监督着担架兵把他那些死在电车轮下的士兵尸体搬走。

  扬扬得意的心情已经破坏了。丹维茨本来想把车厢里的俄国乘客撵到这儿地上。用冲锋枪包围他们,逼他们下跪求饶。命令他们高呼“希特勒万岁!”也许他并不枪毙他们。也许让警卫队押着这些人送到后方去——这是俘获的第一批彼得堡居民,到了后方可以给他们拍照。把照片送去给元首看,作为彼得堡陷落的真凭实据……

  给几百颗枪弹打穿,打得不成模样的电车,一动不动地停在那里。

  丹维茨叫来了通信兵,看也不看他,就沉着脸说:“报告师部,说我们团已经到达彼得堡郊区。”

  这消息由师部报告军部,不消多时军部又报告了冯·莱布。

  当天中午,里特尔·冯·莱布元帅通知希特勒的大本营,说他这支军队的先遣部队已经到达彼得堡市区的电车线路上。
上一页 章节列表 下一页

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