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繁体转换 | 收藏起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 > 俄罗斯文学 > 《真正的人》
当当图书 卓越图书 天猫商城

《真正的人》

译后记:



一个民族接受一部外国文学作品,也和一个读者面对这部作品一样,会怀有一种心理上的期待和文化上的需求。

  50年代,在历史的契合中走来的《真正的人》曾走红中国。磊然翻译的第一个中译本由上海时代出版社于1949年6月出版,其后的十年间多次重印,加上根据此书节选的《无脚飞行员》一书,印数近24万册。中国的千千万万读者对这本书的爱好简直是狂热的。对此,周扬在第二次全苏作家代表大会上的解释是:中国青年“把奥斯特洛夫斯基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法捷耶夫的《青年近卫军》,波列伏依的《真正的人》中的主人公当作自己学习的最好榜样……他们在这些作品中看到了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完全新型的人物,一种具有高尚的共产主义精神和道德品质的人物”。如同渴时找水,饥时找食,50年代的青少年,仰望着苏联,需要这样的“人生教科书”,伴随他们成长的正是一种蓬勃向上、追求崇高的纯朴信念。

  《真正的人》算不上俄苏文学史上的一流作品,就是在俄罗斯本土目前也境遇不佳。然而到了90年代,可以有更多选择的中国读者又一次选择了它。在时间就是金钱的今天,人们更精于惦量一切事物的含金量。把一部久违了的《真正的人》列为“金典”重译出版,自然是出于深层次的心理期待和文化上的需求。书中自有黄金屋,可此金非彼金,书中没有点石成金、挥金如土和纸醉金迷,书中有的只是似乎与时尚不合的、追过崇高的“信念”。或许编者正是看中这闪闪发光的“信念”,欲借他山之石,以这块试金石来甄别“真正的人”、“大写的人”,呼唤精神的回归。

  受编者这种精神的感召,我们四位译者,在谋生之余,应深圳海天出版社周景芳女士之约,于1994年岁末短短的时间里,通力合作重译了这部小说,并不指望、也不可能指望借此名利双收,只是希望新的中译本能让我们四五十岁的同龄人温故知新,希望青少年了解当年伴随其父母长大的是怎样一种令人激动的理想主义的人生信念,也能从红色金典中汲取人格的力量和精神的维他命。

  译者

  1996年 9月

  补记于本书重版时
上一页 章节列表

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