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繁体转换 | 收藏起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 > 俄罗斯文学 > 《真正的人》
当当图书 卓越图书 天猫商城

《真正的人》

第七章



密列西耶夫是第一个进去接受检查的。高大臃肿的一级军医终于出差回来了,他坐在主席的位置上。他一下就认出了阿列克谢,甚至还从桌后走出来欢迎他。

  “怎么,没有收您吗?是的,我亲爱的,您的问题不好办。因为这是要违反规定的。可怎么个违反法?”他善意地同情道。

  他们甚至没有检查阿列克谢,军医就用红色铅笔在他的证件上写道:“致干部处。我认为他可以派到空军训练学校去接受考验。”阿列克谢拿着这个批件直接去见干部处的处长。他想见将军没有得到允许。密列西耶夫正想发火,可是看到将军的副官——一个留着黑色小胡子,体格健美的年轻大尉——那张活泼、善良、友好的面孔时,一向不能容忍“天使长”①的密列西耶夫,却在小桌旁坐了下来,出乎意料地向大尉详细地讲了自己的遭遇。电话铃常常把他的讲述打断。大尉也不得不一会儿离开一下,一会儿跑到首长的办公室里去。但是,他一回来,就立刻坐到密列西耶夫的对面,用那双孩子似的天真眼睛直视着他,那神情既好奇、又赞赏,甚至还有怀疑,他催促道:

  【①指首长接待室里的副官。】

  “喂,喂,喂,后来呢?”或者突然摊开双手,迷惑不解地问:“说实话,您不是在撒谎吧!啊!真不简单。”

  虽然大尉外表年轻,但是实际上,他对机关里的事却相当内行。当密列西耶夫向他讲述了自己到各机关办公室奔走的情况时,他愤怒地喊道:

  “这帮鬼家伙,他们不该让你瞎跑。你是一个优秀的,噢,我都不知该如何表达了,噢,一个非常出色的年轻人!不过他们是正确的,失去了双脚怎么飞呢?”

  “能飞的,……这不……”密列西耶夫掏出杂志剪报,军医的批条和派遣证明。

  “可您失去了双脚怎么飞行呢?怪人,不行。老兄,俗语说:失去脚的人是不能成为舞蹈家的。”

  要是别人,密列西耶夫一定会发脾气,也许还会发火,大骂他一顿。但是大尉那张生机勃勃的脸上尽是善意,所以阿列克谢不仅没有这样做,而是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用孩子般的热情喊道:“不能吗?”突然在接待室里跳起舞来。

  大尉赞赏地看着他跳舞,然后一言不发,抓起他的证明,跑进了办公室。

  他在里面呆了很久。飞行员一边倾听着门里传出来的两个低沉的回声,一边觉得浑身发紧,心跳加速,就好像驾驶高速飞机做急俯冲一样。

  大尉很满意地走出办公室,脸上笑意盈盈。

  “这不,”他说,“当然了,关于派您到飞行团的话,将军连听都不听。不过他立刻写上了:派往地面维护营去做服务工作,军饷照常,给养照常。明白吗?照常……”

  大尉感到吃惊的是,他在阿列克谢的脸上看到的不是喜悦,而是愤怒。

  “到地面维护营去工作?任何时候也不去!!你们应该明白:我到处奔波并不是为了填饱肚子,也不是为了军饷。我是飞行员,你们明白吗?我要飞行,我想作战……为什么谁也不明白这点?要知道这是最简单不过的事啊。”

  大尉不知所措起来。真是个怪人,要是换了别人,这会儿又该跳舞了,可这人……真是怪人。但是大尉却越来越喜欢这个怪人。他很同情他,想尽可能在这件非同寻常的事情上帮他一把。突然他的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他向密列西耶夫眨了眨眼,用手指叫他过来,回头看了看首长的办公室,对着他的耳朵小声说:

  “将军已经做了他力所能及的事,别的事他都做不了主。说实话,如果派一个失去双脚的人去飞行组,那他本人不也就被当作疯子了?最好直接去找我们的首长,只有他能帮上忙。”

  过了半个小时,密列西耶夫靠着他新结识的朋友弄到的通行证,来到了首长的办公室。他紧张兮兮地在首长接待室的地毯上踱来踱去。当初他怎么没想到呢?是的,他就应该来这儿,而且是马上就该来这儿,那样就不会白白浪费这么多时间。要么成功,要么失败……听说,首长本人就是一流飞行员。他应该明白的!他是不会把一个歼击机驾驶员派到地面维护营去工作的。

  几名将军和上校威严地坐在接待室里。他们在小声地交谈着,还有几个人显然很激动,抽了很多烟,只有上尉一个人在地毯上走来走去,步伐怪异,一跳一跳的。当所有的来访者都进去过了,轮到密列西耶夫时,他快速走到一位开朗、年轻的圆脸少校的桌前。

  “上尉同志,您找首长吗?”

  “是的,我本人有很重要的事找他。”

  “或许,您可以让我了解一下您的事情?您坐下,坐吧。抽烟吗?”他递给密列西耶夫一个打开的烟盒

  阿列克谢并不抽烟,但是不知为什么拿了一支,在手里摆弄了一会儿,又放到桌上。他突然像对大尉那样,一下子把自己所有的遭遇倾吐了出来。这一天,他彻底改变了对守候着将军“洗澡更衣室”的“天使长”的看法。少校不仅仅是出于礼貌在听他的讲话,不是,而是非常友好地、富有同情心地认真听着。他读了杂志剪报,看了批语。被他的关切所激励的密列西耶夫跳起身来,竟然忘了他是在哪儿,又想再表演一下他的舞技……可就在这当儿,一切差点儿前功尽弃。办公室的门突然开了,一个瘦瘦的、高高的、黑头发的人从里面走了出来。阿列克谢看过他的照片,所以立即知道了他是谁。那人一边走,一边扣着大衣上的纽扣,并对走在他后面的将军吩咐着什么。看样子,他正为什么事操心,甚至连阿列克谢在那儿也没有发觉。

  “我要到克里姆林宫去。”他看了一眼手表,对少校说,“预订一架六人坐的往斯大林格勒去的夜班飞机,在上波格洛姆那雅降落。”说完之后,迅速离开了,同出来时那样快。

  少校立刻订了飞机。他想起了密列西耶夫,摊开双手,说:“您不走运,我们要飞走了。您不得不等待。您有住的地方吗?”

  少校觉得,一分钟以前,这个非同寻常的来访者那黝黑的脸上还露出执拗、倔强的神情,而现在却显出了深深的失望和疲倦。这使他不得不改变了决定。

  “好吧……我了解我们首长,他也会这样做的。”

  他在官方用的公文纸上写了几句话,把纸条放进信封里,又在外面批注道:“致干部处处长。”他把信递给密列西耶夫,握着他的手说:“我衷心祝您成功!”

  公文上写着:“阿·密列西耶夫上尉被司令接见过。对他要特别关心。尽一切可能帮助他返回空军飞行组。”

  过了一小时,留着小胡子的大尉带着密列西耶夫走进了将军的办公室。身体肥胖、眉毛坚硬凌乱的老将军看了看公文,抬起那双淡蓝色的、笑意盈盈的眼睛看了看飞行员,微笑着说:

  “已经去过那里啦!……真快,真快!看来我派你到地面维护营去工作,你是生气了。哈——哈——哈!”他轰然大笑着,“好样的!我看得出你是个优秀的飞行员。地面维护营也不去,倒像是受了侮辱……有意思!……我拿你怎么办呢?舞蹈家,啊!如果你摔得粉身碎骨。我的脑袋也该搬家了。为什么我这个老家伙派你去了?不过,谁知道你呢,在这场战争中我们的孩子足以让全世界都惊奇不已……把公文给我。”

  将军用蓝色铅笔漫不经心地在公文上写道:“派往训练学校。”他的字体很难辨认,而且每个字都不写完,但密列西耶夫却用颤抖的双手拿起了公文。他在桌旁就读了一遍,然后在楼梯间的平台上,后来在下面,在入口处检查通行证的哨兵旁,在有轨电车里,最后站在雨中的人行道上又把它读了一遍。所有生活在地球上的人当中,只有他一个人明白,这几个随随便便写出来的字对他意味着什么,有着何等的价值。

  这一天,阿列克谢高兴地卖掉了手表——师长的礼物——在市场上买了各种食品和一瓶葡萄酒,又给安纽塔打电话,请她想办法在后方撤运站跟别人调换一两个钟头的班,又邀请那对老夫妇,为了庆祝他的伟大胜利而大摆宴席。
上一页 章节列表 下一页

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