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繁体转换 | 收藏起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 > 俄罗斯文学 > 《真正的人》
当当图书 卓越图书 天猫商城

《真正的人》

第十五章



前线风暴前夕的寂静仍未打破。战报上报道的是局部地区的战斗和侦察机的侦察搜索。伤员变少了,除去吩咐撤出四十二号病房的空床,这样就剩下两张床了:右边是密列西耶夫的,而朝东河堤的那扇窗旁是少校斯特鲁契柯夫的。

  好一个侦察机的侦察搜索!密列西耶夫和斯特鲁契柯夫都是身经百战的战士,他们明白:这种间歇越长,这种扣人心弦的寂静越拖延,那么战斗风暴将会越猛烈、越激烈。

  有一次战报上隐约地说道,南部的某一前沿狙击手、苏联英雄斯捷璠·伊万诺维奇击毙二十五个德国兵,使他歼敌总数达二百名。葛沃兹捷夫也写信来了。他自然没有写到他在哪儿,近况如何,不过他倒是说他又重新回到以前的指挥官巴维尔·阿列克谢耶维奇·罗特米斯特罗夫的手下,还说生活得很满意,那里樱桃树比比皆是,大家拼命地吃樱桃;他还请求阿列克谢,如果他收到这封信的话,那么就给安纽塔草草写上几行。他也给安纽塔写了信,不过谁知道他的信能否寄到她的手中,因为他总是在行军,驻扎地点经常飘忽不定。

  单单凭着朋友信中的这些蛛丝马迹,一个军人就十分清楚了,战争风暴将在南方展开。阿列克谢自然给安纽塔写了信,也给葛沃兹捷夫寄去了教授让他蓄胡子的忠告。然而,他知道葛沃兹捷夫现在正处于临战前夕的那种骚动状态之中。这种骚动在那时对每一个战士来说都是难忍而又难得的,所以现在葛沃兹捷夫哪能顾得上蓄胡子,也许连安纽塔都顾不上了。

  四十二号病房又有一件喜事降临:公布了一条命令,少校斯特鲁契柯夫,巴威尔·伊万诺维奇荣获“苏联英雄”称号。可是这则天大的喜讯并未让少校兴奋许久。他又继续愁眉不展,因为这“该死的膝盖”让他不得不在这炎热的季节躺着,弄得他郁郁寡欢。但是他郁郁不乐还有另一层原因。这原因被他小心谨慎地隐藏着,但是又完全料想不到地被阿列克谢发现了。

  现在,当阿列克谢全身心地投入一个目标——学会行走时,他是很少关心周围所发生的事的。他每天都按严格的计划生活,每天三小时——早、中、晚各一小时——用假肢在走廊上走来走去。起初病人们对那个穿着蓝色外罩的身影——像匀速的钟摆,没完没了地在病房门前晃动,一对假肢在空荡的走廊上发出有节奏的、慢吞吞的响声——非常不满。后来大家对他习以为常了,似乎这个钟摆似的人影不出现,大家就不知道那天确切的时间。有一天密列西耶夫患了流感,隔壁就派人到四十二号病室探听,无脚的上尉出了什么事了。

  每天早晨阿列克谢先做体操,然后坐在椅子上训练腿部的飞机操作动作。有时他练习得耳朵发鸣、眼冒金光,练得脚下地板也模糊起来。这时他就走到洗脸盆那里,弄湿脑袋,接着躺下休息一阵,以便尽快清醒,赶紧练习行走和体操。

  这一天,他又练得头昏脑涨的,什么也看不清,摸着门轻轻地躺在自己的床上。恰好这时他听到一阵声音:一种平静、略含一丝讥讽的声音——那是克拉夫奇雅·米哈依洛夫娜的声音。另一种声音暴躁,有些温怒——那是少校斯特鲁契柯夫。他俩只顾专心交谈,竟没有发现密列西耶夫已经进来。

  “你该明白我的意思,我说的是真的!这都打动不了你的心吗?你还是不是女人?”

  “女人当然是女人,只是您什么也打动不了我的心,您不可能严肃对待这个话题。况且您的这种严肃我也不需要。”

  斯特鲁契柯夫失去了理智。他凶狠地,像泼妇骂街似地喊起来,整个病房都听得见。

  “可是我爱您呀。真是活见鬼!莫非您不是个女人,而是个木头脑袋,连这您都看不出!好了吧,该打动您了吧?”他转过身去,用手指敲打着窗户。

  克拉夫奇雅轻声向门口走去,迈着护士特有的、听不见的、谨慎的步伐。

  “站住,您上哪儿?喂,您怎么回答我?”

  “现在不是时候,也不是谈论这个的地方。我在工作。”

  “您绕什么弯子?您为什么让我痛苦不堪?回答呀!”少校的声音里流露出忧伤。

  克拉夫奇雅·米哈依洛夫娜在门旁站住,昏暗的走廊灯光将她那苗条的身材衬得清清楚楚。密列西耶夫怎么也没料到这个文静、已经不算年轻的护士竟有如此这般女性的魅力。她站着,仰起头,似乎像一尊雕像看着少校。

  “那好,我回答您。我不爱您,也许永远也不会爱您。”

  她走了。少校扑到床上,一头扎进枕头里。密列西耶夫一下明白了这些日子斯特鲁契柯夫的所有古怪行为,他的暴躁不安和神经兮兮。而当病房里出现那个护士时,他就会从快乐的心情坠入发狂的暴怒之中。

  他的确很痛苦。阿列克谢既可怜他,同时又有些幸灾乐祸。当少校从床上起来时,阿列克谢乐得忍不住地戏言道:“怎么样,少校同志,请允许我唾你一口吧!”

  倘若他早知道这句话的后果会怎样,他无论如何也不会说的,哪怕是开玩笑。少校直奔他的床前,绝望地喊道:“唾呀,唾呀,你是对的。活该这样。你又不愿意啦?现在我该怎么办啊?喂,你说,教我几招,你不是都听见了吗……”

  他坐在床上双拳紧夹着脑袋摇晃着。

  “你一定认为这是逢场作戏。又逢场作戏!可是我是认真的,我是向她这个傻瓜求婚呢!”

  晚上克拉夫奇雅·米哈依洛夫娜来到病房执行治疗工作。她像往常一样文静、温和、富有耐心,仿佛全身都很平静。她依旧对少校笑了笑,但是却有一丝吃惊和担心地看了他一眼。斯特鲁契柯夫坐在窗旁,气呼呼地咬着指甲。待到克拉夫奇雅·米哈依洛夫娜的脚步声远去了,在走廊上笃笃发响时,他用温怒而赞赏的目光目送着她,说道:

  “‘苏维埃的天使’……是哪个傻瓜给她取的这样的绰号,她简直是个白衣魔鬼!”

  一个瘦弱的中年女护士从办公室里走来。

  “密列西耶夫·阿列克谢,能走吗?”她问道。

  “他能跑呐。”少校咕哝了一句。

  “我来这儿可不是来寻开心的。”护士严肃地声称,“密列西耶夫·阿列克谢上尉,有电话。”

  “是位年轻的姑娘?”少校又来神了,向生气的护士挤了挤眼睛。

  “我又没看她的身份证。”她的鞋跟笃笃响着,庄重而从容地走出病房。

  密列西耶夫跳下床来,劲头十足地将手杖敲得地板咚咚直响,他超到了护士前面,几乎在走廊上跑了起来。近一个月来他一直在期待着奥丽雅的答覆,所以他脑中掠过一个荒唐的想法:难道是她吗。这不可能,因为这时从斯大林格勒到莫斯科的道路不通!再说她又怎么能找到医院里呢,他给她写信只说他在后方的一个机构工作,不在莫斯科,而是在一个小城镇。然而此时此刻密列西耶夫相信奇迹的出现,所以竟不自觉地跑起来,第一次真正地用假肢跑起来。他几乎不用手杖支撑,东倒西歪地跑着,假肢发出叽叽吱吱的声音:吱吱,吱吱,吱吱……

  话筒里传来一个悦耳的女人的声音,完全是陌生的声音。她问他是否是四十二号房的阿列克谢·彼得罗维奇·密列西耶夫上尉。仿佛这问话里含有冒犯他的东西,他怒气冲冲,厉声嚷道:“是我!”

  听筒里的声音停顿了片刻,接着显然很紧张地嗫嚅着,为打搅他而道歉。

  “我是安娜·葛利色娃①。我是您的朋友葛沃兹捷夫中尉的朋友,您并不认识我。”姑娘说得有些勉强,显然对不客气的答话有些不快。

  【①安娜的爱称是安纽塔。】

  “您是安纽塔?是您吗?不,我对您非常熟悉,非常熟悉!葛里沙对我……”

  “他在哪里,他怎么回事?就这么突然消失了。我听见警报就从屋里出去了。我要去卫生急救站,回来时,人就不在了,没留字条,也没留地址。我一点也不知道他在哪儿,为什么悄然离去,他怎么了……阿辽沙。亲爱的,请原谅我这么称呼您,我也了解您。我非常担心,不知他在何处,为何突然离去……”

  阿列克谢的心一下子暖和起来。他为自己的朋友感到高兴。这就是说这个怪家伙弄错了,过于多心了。他的的确确是位卡拉马佐夫兄弟!这就是说战士的伤残吓唬不倒这位真情实意的姑娘。这就是说毫无疑问他也能期待到人家如此这般焦急不安地寻找他的这一天。这一切犹如一股电流在脑海中闪现。与此同时,他气喘吁吁地冲着话筒喊道:

  “安纽塔!一切都好,安纽塔!这真是令人扫兴的误会。他一切都好,去打仗了。野战邮局是42531—B。他在蓄大胡子,安纽塔,我向上帝发誓,是非常考究的大胡子,像……像……像……一个游击队员。他非常适宜养胡子。”

  安纽塔不赞成养大胡子。她认为那是多此一举。异常高兴的密列西耶夫就说,如果那样,就让葛里沙把它剃个精光,虽然大家都发现他的大胡子很潇洒。

  后来他们商定密列西耶夫出院时给她挂电话,然后就像朋友似地挂上了电话。阿列克谢回到病房,这才想起他是跑去接电话的。他又试着去跑——结果不行,假肢重重地踏落在地板上,产生的剧痛遍及全身。不过,没什么,不是今天,就是明天;不是明天,就是后天,反正他会跑起来的。见鬼去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他深信不疑,他定将重新奔跑,飞行,作战,他喜欢发誓,所以就对自己发誓道:第一次空战以后,在击毙了第一个德国兵之后,他就写信告诉奥丽雅所发生的一切。一切就顺其自然吧!
上一页 章节列表 下一页

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