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繁体转换 | 收藏起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 > 俄罗斯文学 > 《真正的人》
当当图书 卓越图书 天猫商城

《真正的人》

第十八章



帕拉夫尼村现在所有的居民都出来给他们的不速之客送行。森林后面有个细长形的林中小湖,湖里的冰在边沿上虽然有些融化,但是依然平整、坚固,飞机就停在这湖上。没有路通这个湖,没有人走过的荒地里覆盖着松脆的雪,像白粉似的。沿着这雪地有一道脚印,那是米哈依拉老大爷、捷葛加连科和莲诺奇卡在一小时前踏出来的。现在人们沿着这道脚印拥到湖上去。领头的是男孩子们,老成持重的谢连卡与非常兴奋的费季卡走在前面。谢连卡因为在森林里发现了飞行员,这时就以老朋友的权利神气地在担架前面迈着步子。他穿着被杀害了的父亲所留下来的大毡靴,极力不让靴子陷进雪里。小孩子们脏乎乎的,牙齿闪闪发亮,衣服破烂得出奇,有时候谢连卡威严地叱责他们。捷葛加连科和老大爷抬着担架,步伐一致地走着,而莲诺奇卡则在旁边,在没有人走过的雪地上奔跑,一会儿给阿列克谢掖好毯子,一会儿用自己的围巾把阿列克谢的头裹住。后面跟着一大群妇女、小姑娘和老太太,人群乱哄哄的,低声交谈着。

  起初,雪的反光很明亮,它照得阿列克谢睁不开眼。接着,明媚的春光强烈地照射在他的眼睛上。他不禁眯起了眼睛,几乎晕了过去。他微微地睁开眼睑,使眼睛习惯于亮光,那样就可以四下张望了。他的眼前,展现了一幅地下乡村的画面。

  无论往哪儿看,古老的树林都像是一堵墙似地站立着。头顶上的树梢密不透风,树枝不轻易让阳光过滤进去,使树下面形成半明半暗的情景。森林是各种树混合而成的。白桦树,它的树梢像蓝灰色的烟,凝固在空中,而一根根白树于依旧露在外面,并与松树的金色树干帽比邻,而在它们之间又时而在这里、时而在那里露出深暗色的三角形的云杉。

  树木可以挡住敌人的视线,无论是来自地面上的还是空中的。树下有一片积雪,它早已被千百只脚踩过,就是在这个地方被掘了窑洞。古老的云杉树枝上晒着婴儿的尿布。松树枝上倒挂着要晾干的泥钵和泥壶。一棵老云杉树的树干上垂挂着一串灰白色的苔藓。这棵树底下的树根结实,在它旁边,在布满细根的土地上,按道理是应该有一只猛兽躺着的地方,却坐着一个用碎布做的娃娃。它很旧了,有油污,脸扁平、很善良,像是用化学铅笔描画的。

  青苔上已被踏出了一条“街”,跟在担架后面的人群,就在这条路上慢慢地移动。

  人们不知不觉地走到了露天下,阿列克谢起初本能地感到一阵喜悦,它来势凶猛、不可名状,后来由一阵甜蜜的淡淡的惆怅取代了这种喜悦。

  莲诺奇卡用小手帕替他揩去脸上的眼泪。她按自己的理解来解释他流眼泪的缘故,就吩咐抬担架的人走慢些。

  “不,不,快些,咱们快点走吧!”密列西耶夫开始催促着说。

  他本来就觉得他们抬着他走得太慢。他开始担心会因为这个缘故而走不成,从莫斯科来接他的飞机万一不等他们就突然飞走了,那样的话,他今天就去不了救命医院。抬担架的人步子迈得匆匆忙忙,把他颠得很痛。他低声呻吟着,但还是不住地要求道:“快些,请快些!”米哈依拉大爷虽然气喘吁吁,不时地被绊得要跌倒、晕倒,但他还是一个劲地催着。两个妇女换下了老大爷。米哈依拉大爷和莲诺奇卡各站在担架一边,小步走着。

  老大爷用军帽不住地擦着直冒汗的头顶、变成紫红色的脸和打褶的脖颈,同时满意地嘟囔:“咦,瞧他急的,怎么样!他很着急……对了,阿辽沙,你是对的,是要快些!一个人要是在着急,那他的生命力就还强。你是我们捡来的最亲爱的孩子。什么,你说说看——不是吗?……在医院里你要给我们写信啊!地址要记住了:加里宁州,鲍洛高夫区,未来的帕拉夫尼村。怎么样?未来的,怎么样?不要紧,会寄到的,不要忘了,地址是一点也不能错的!”

  担架抬上了飞机,就在这时阿列克谢闻到了航空汽油味——熟悉的苦涩味。他又体验到一阵强烈的喜悦。他们关上了他上面的赛璐璐的座舱盖。他看不见送行的人怎样挥手;看不见那个长有大鼻子的小老太太——包着她那条灰色头巾就像是一只生气的乌鸦——怎样克制着恐惧、顶住螺旋桨扬起的风,冲到已坐在机舱里的捷葛加连科面前,塞给他一小包还没吃完的鸡肉;他看不见米哈依拉大爷怎样在飞机周围忙碌着,叱责妇女们,驱赶着孩子们;他看不见老大爷头上的帽子被风刮掉了,在冰上翻滚,他就光着头站在那里,他的秃顶和那几根稀疏的随风飘动的银发闪闪发光,像普通乡间书画上的圣尼古拉。在这穿得花花绿绿的娘子队里他是唯一的成年男子。他站在那里挥手送别远去的飞机。

  捷葛加连科驾机飞离了冰层,从送行者头上飞过,在高高的陡岸掩护下沿湖飞过去,飞得小心翼翼的,几乎要触及到了冰面,然后消失在丛林的岛后面。他是团里非常大胆的人,在飞行讲评中常常受到团长的责备,因为在空中飞得太大胆了。可是这一次却飞得非常小心谨慎,不是飞,而是在偷溜,借助湖岸的掩护,贴着地面,沿着山间小溪的河床滑过去。对这个,阿列克谢一点也看不见、听不见。熟悉的汽油味、润滑油味、飞行的喜悦感使他失去了知觉,一直到机场上他才清醒过来。当时有人把他从飞机上抬出来,准备把他抬上已经从莫斯科飞来的急救飞机上。
上一页 章节列表 下一页

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