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繁体转换 | 收藏起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 > 俄罗斯文学 > 《真正的人》
当当图书 卓越图书 天猫商城

《真正的人》

第七章



晨风扫尽浓雾,在阳光下针状的霜闪烁着,夜里被镀上银白色的森林,似乎很高兴它的这种突然变化。鸟儿感到春天正在走近,便开始啼叫起来,歌唱着,叽叽喳喳地叫着。这时候,无论阿列克谢怎样凝神细听,他也听不见战斗的声响,既听不出枪声,甚至也听不出大炮的轰轰声。

  雪从树木上落下来就像散发出一缕缕白烟,在阳光下强烈地闪烁着。一滴滴厚重的春水,轻轻响着落在某处的雪上。春天!在这个早晨她如此断然坚决地初次宣告自己的来临。

  罐头里只剩下少得可怜的残食——几块布满香喷喷的油脂的肉,阿列克谢决定早上就把它吃掉,因为他觉得要不这样就站不起来了。他细心地用手指在罐头里刮了刮,手在它那锋利的边缘刮破了好几处,可是他好像还觉得没把油脂弄干净。他往空罐头里盛满了雪,扒开将要熄灭的篝火的灰色余烬,把这罐头放在微微发光的炭上,然后心满意足地一小口一小口地喝完了这略带一点肉味的热水。他决定用这空罐头来煮茶,于是就把它放进衣袋里。喝热茶!这是一个令人愉快的发现,阿列克谢重新上路时精神振作了些。

  但是,等待着他的是一件极度失望的事:夜里的暴风雪把道路完全埋没了,暴风雪用一座座歪斜着尖顶的雪堆阻截了大路,闪烁着的淡蓝色光刺痛了他的眼睛。他的双脚陷在还没有结冻的软绵绵的雪里,拔出来要花很大的力气。手杖也陷进去了,真是无能为力了。

  快到中午了,树阴变成了黑色,阳光透过树梢打量着林中之路。到这时阿列克谢总共才走了近一千五百步路,却累得筋疲力尽,以至于每往下走一步他都必须具有足够的意志力。他累得摇摇晃晃,仿佛土地要从双脚底滑走。他时常跌倒,有时在雪堆上静静地躺一会儿,把前额紧贴在咯吱作响的雪地上,然后站起来再向前移动几步。他真想睡觉,真想躺下去瞌睡一会儿,什么也不想,不动弹任何一块肌肉。一切顺其自然吧!他发愣着,身子东倒西歪,常常停下来,后来他咬痛嘴唇,使自己清醒起来,费劲地把脚拔出来再走几步。

  最后他觉得再也不可能有一点力气使他移动一步了,而且感到若是现在就坐下来他就再也站不起来了。他满是忧愁地环顾了一下四周,路旁边有一棵枝叶繁茂的小松树,他用最后的力气走到小树跟前倒在它身上,把下巴搁在树梢的枝杈里。压在坏脚上的重量减轻了一些,人也觉得轻松多了。他躺在带弹性的树枝上,享受着安宁。他想躺得更舒服些,就把下巴紧靠在松树的枝桠上,把脚一只一只地往回拽。它们由于不负载身体的重量,就很容易从雪堆里挣脱出来了。就在这个时候,阿列克谢的头脑里又闪现了一个念头。

  不错,不错!不是可以把这棵小树砍下来,用它做成一根上面分叉的手杖吗。先把手杖往前挪,再把下巴搁在这个桠杈上,把身体的重量移到它上面,然后就像现在这样,再把脚朝前移。嫌慢吗?是的,固然是慢,但是不会那样累,而且可以继续赶路,用不着等雪堆沉下去变硬实了再走。

  他就跪下来,用短剑砍下了小树,去掉了树枝,再用手帕和绷带裹住树枝桠,就试着上路。先把手杖挪到前面,再把下巴和手放在它上面,移动一步、两步;重又挪动手杖,再又把下巴和手搁在它上面,重新移动一步、两步。他一边走,一边数着步于,并给自己规定新的移动定额。

  假如有个人从旁边看见他在密林里用这种莫名其妙的方法赶路,从日出走到日落这么长时间却不过行了五公里,速度像甲虫似的,大概会觉得很奇怪的。可是,森林里空无人影,除了喜鹊没有谁注意到他。连喜鹊这几天来都确信这个稀奇古怪的、三条腿的、行动不灵的生物是没有危险的,在他走近时也不飞走,只是不情愿地从路上跳开,歪着头,用好奇的黑珠子似的眼睛笑眯眯地望着他。
上一页 章节列表 下一页

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