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繁体转换 | 收藏起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 > 俄罗斯文学 > 《真正的人》
当当图书 卓越图书 天猫商城

《真正的人》

第五章



为了减轻每走一步给他造成的痛苦,他开始考虑和计算自己的路程,借此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假如一昼夜行走十公里到十二公里,那么他三天,至多四天就能回到自己人那里。

  这样,很好!他继续往下考虑:走十公里到十二公里意味着什么?一公里,这相当于两千步,那么十公里就是两万步,而这真是太多了。如果考虑到每五六百步之后必须停下来休息的话……

  昨天阿列克谢为了缩短路程,给自己定了一些可以看得见的目标——一棵松树呀,一个树桩呀,路上的一个洼坑呀,然后努力向它们赶去,把它们当作休息地。现在他把所有这一切翻译成数字语言,改成数步子。他决定在两个休息地点之间移动一千步,即半公里,看表休息,不超过五分钟。这样,从日出到日落,即使很困难,他也能移动十公里左右。

  但是,第一个一千步对他来说走得多么艰难啊!他想通过计数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以减轻痛苦,但是走了五百步后,他就乱套了,胡乱地数起来,因为除了灼热之痛和痉挛之疼以外不能想其他任何东西了。不过总算走过去了一千步!他连坐下来的力气都没有了,便伏卧在雪上并开始贪婪地舔着冻雪;又把前额和太阳穴紧贴在冻雪上;而太阳穴里面的血怦怦地跳动着。由于接触到冰寒,他感受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幸福。

  后来他哆嗦了一下,看了看表:秒针正在走五分钟的最后一圈。他惊恐地向它瞥了一眼,好像它走完了一圈时就该有某件令人恐怖的事要发生似的。当它一走完一圈,他立刻就双脚站立起来,呻吟着再往前移动。

  快到中午时,透过浓密针叶丛的太阳光像一条条细丝线在半明半暗的森林里闪烁着,林中弥漫着浓烈的树脂味和强烈的融雪味,这时他总共完成了四段这样的路程。他索性坐在路当中的雪上,再也没有一点力气到达那株大白桦树的树身前,虽然它就倒在差不多伸手就能够得着的地方。他垂下肩膀,久久地坐着,什么也不去想、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到,甚至连饥饿也没感觉到。

  他喘了一口气,扔了几团雪到嘴里面,身体慢慢动弹起来,从口袋里取出生了锈的罐头筒,用那把刀把它打开。他拿了一块凝冻的、没有滋味的油脂放在嘴里,想把它咽下去,但它渐渐融化了。他嘴里感觉到了它的滋味,便突然觉得如此之饿,以至于费了好大劲才逼着自己放下罐头。仅仅是为了吞下去一点东西,他又开始吃雪。

  在重新上路之前,他用刺柏树做了两根手杖。他拄着手杖走着,随着时间的推移,走起来越发地困难了。
上一页 章节列表 下一页

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