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繁体转换 | 收藏起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 > 俄罗斯文学 > 《真正的人》
当当图书 卓越图书 天猫商城

《真正的人》

第二章



飞行员阿列克谢·密列西耶夫当时陷入了双重“钳制”之中。在空中战斗时,这种非常糟糕的情景是常有的。把所有的弹药打完以后,他事实上已是赤手空拳了,而此时有四架德国飞机把他给圈围起来了。他们不让他跑掉,也不许他转变航向,而是把他引向他们自己的机场……

这一切原来是这样的。为了配合“伊内”突袭敌人机场,上尉密列西耶夫指挥一组歼击机飞了出去。勇敢的突然袭击进行得非常成功。强击机,这些“飞机坦克”(步兵是这样称呼它们的),几乎是从树梢上掠过的,它们悄悄地径直飞向机场,而那机场上停着许多大型的“容克”运输机,一行行地排列着。灰色的森林是锯齿状的,强击机就从这森林后面突然飞出来,迅速地从这些“大车”①笨重的身躯上飞过,与此同时机关炮和机关枪雨点似地向这些“大车”扫射,并投下带长尾巴的炸弹。密列西耶夫指挥四架飞机在目标上空保障空袭成功。他从空中可以清晰地看见一些黑点点的人影是如何在机场上惊慌失措地乱跑,运输机在跑道的雪地上是怎样不顾他人地开始四处乱窜,强击机是怎么一次次地冲击,好不容易才镇静下来的“容克”机驾驶员是如何在战火下开起飞机向起跑线滑过去,再使飞机升入空中的。

【①“大车”,此处指大型“容克”飞机,以示其大、笨。】

阿列克谢当时犯了一个大错,本来他应该认真防御袭击地点的领空的,但是他却被一个小小的猎物迷惑住了——这是照飞行员的说法——有一架又笨又重的“大车”,行动缓慢,刚刚离开地面。密列西耶夫马上驾机俯冲下来,迅速向它猛冲过去,心满意足地朝它的机身连射了长长的几梭子弹。“大车”的身躯是四角形的、花花绿绿的,它是用有折皱的硬铝合金制造的。他非常自信,对敌机坠落下地的情形连瞧也不瞧一下。就在这时,机场的另一端又有一架“容克”飞机挣扎地逃到空中,阿列克谢就立刻去追击它。他进攻了一阵子,但没有能击落它。他的火力线从那缓慢地飞向高空的机身上端疾驰而过。他迅速返过身来,再次发动进攻,但还是没有成功;他又一次赶上那猎物,动用飞机上所有的武器,对它那雪茄形的庞大机身狠狠地射击,直到森林上空才把它打下来。这片森林浩瀚无边,像波浪起伏的碧海,此时这碧海中升腾起了一股浓烟。击落了“容克”飞机后,阿列克谢在森林上空自豪地转了两个来回,准备驾机重返德军机场。

然而,他要飞到那儿去已经是不可能的了,他见到自己那一组的另三驾歼击机正与九架“密歇尔”①飞机交战。这些飞机可能是德国机场指挥中心调遣来的,用来反击歼击机的突然袭击。德国人的兵力在数量上超过他们两倍。飞行员们勇猛地向敌人发动进攻,竭力把敌人从强击机那儿引开。他们一边战斗,一边把敌人引向越来越远的外围,就如母黑琴鸡为了使猎人不去捕捉它的幼雏,自己假装受了伤一样。

【①“密歇尔”牌飞机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德军的一种很有名的歼击机。】

阿列克谢竟然因为一只小猎物的诱惑而被迷住了,为此他感到非常羞愧,以至于觉得连飞行帽下面的面颊也变得通红通红。他挑选了一个对手,就咬紧牙关,急急忙忙地投入到战斗中去。他看到有一架“密歇尔”飞机离开了机群。显然,它也正在找捕猎对象。阿列克谢使劲加快“牝驴”①机的飞行速度,从侧翼向敌人猛冲过去。他严格地按照战斗程序向德国飞机发动进攻。扣扳机的时候,他从瞄准器的网状十字镜里十分清楚地看见敌机的机身是灰色的,但是它居然平安地从旁边疾驰而过。不可能没有命中!它离得很近,而且还看得非常非常清晰。就在这时,阿列克谢猛然想起“弹药”!于是他立刻感到背脊上出了一阵冷汗。他尝试着扣了一下扳机,但没有听到一种带颤抖状的哒哒声,这种声音是飞行员在动用飞机上的枪炮时全身心都能体验到的。弹药完了!在追击那些“大车”时,他把所有的弹药都用尽了。

【①一种小歼击机。】

不过敌人或许还不知道这一情况吧!阿列克谢拿定主意:手无寸铁地钻进枪林弹雨的战斗中去,这样起码可以起到在数量上降低敌我双方力量比例悬殊的作用。但他估计错了:驾驶那架他攻击未成的歼击机的飞行员,是很有经验和观察力的。那个德国人看出阿列克谢这架飞机丧失了战斗力,便给他的同伴们发出了指令。于是,有四架“密歇尔施密特”型的飞机就从战斗中撤离出来,从两边、从上下包围、夹住阿列克谢,在蔚蓝的天空中他们用火力给他开创出一条清晰的航线,把他逼进双重的“钳制”状态中。

那还是在好几天以前,阿列克谢就听说了这件事:德国著名的“利赫特果芬”飞行师团从西边飞到了这儿——老鲁萨区,它配备的是法西斯帝国最优秀的飞行能手,而且由戈林亲自指挥。阿列克谢意识到自己落入了这帮空中狼群的魔爪中。他们的意图很明显,就是想把他引向自己的机场,迫使他着陆,以便抓个活俘虏。这种事情当时经常发生,阿列克谢就亲眼见过这种事。有一个歼击机组在他的朋友安德烈·捷葛加连科——一位“苏联英雄”称号获得者——的指挥下,就曾经带着一架德国侦察机回到自己机场上着陆。

顷刻间,阿列克谢的记忆中显现了那德国俘虏的情景:脸拉得长长的,苍白中泛出铁青色,步态摇摇晃晃的。“当俘虏吗?绝不!这根本就不可能!”他已下定了决心。

然而,他们不会让他摆脱的。他一旦有丝毫偏离被指定的航向的意向,他们就不断地开机关枪纠正他的去向。这时,他的眼前再次闪现出那个被俘的长行员的面孔:脸廓歪曲,颌骨颤抖,流露出某种不体面的本能的恐惧。

密列西耶夫咬紧牙关,加大油门,使飞机陡然向上飞行,准备从那架在上面把他挤向地面的德国飞机底下钻出去。他冲出了押送机组!不过,那个德国人及时地扣响了板机,于是他的发动机失灵了,接着开始不住地抖动着,整个飞机像患了致命的热病似地渐渐哆唤起来。

飞机被他们击中了!阿列克谢迅速地拐进一片模糊不清的云团里,把追踪的飞机弄得晕头转向。然而往后怎么办呢?飞行员全身都体验到了被击伤的飞机在战栗,好像这战栗不是一台被打坏了的发动机在作最后的挣扎,而是一种热病,使他自己的身体也在哆哮着。

马达什么地方被击伤了?飞机在天空上可以支撑多长时间?油箱会爆炸吗?所有这些问题,阿列克谢不是想到的,而是强烈地体验到的。他感到自己像是坐在一堆炸药上,火舌已经顺着导火索飞速地向炸药移动。于是,他就把飞机开到返航线上,向苏军前线飞去,飞向自己人那里,以便在出现不幸的情形下,起码能让自己的人亲手掩埋。

结局立即就出现了:马达沉默了,失去了声音。飞机仿佛是从险峰上疾驰而下似地,一个劲地往下猛扎。飞机下面的森林浩瀚无涯,像大海一样涌动着浅绿色的波涛……当旁边的树木连结成一长条一长条的纵带从机翼下飞驰而过时,飞行员心中有底了:“终究没有被俘虏!”此时的森林如同一头猛兽似地向他窜来,他就用下意识的动作关掉了发动机。一阵咯暖的折断声响起来了,顷刻间所有的东西就全没了,他连同飞机一起好像是掉到了浑浊的乌黑的水里去了。

飞机下落的时候碰到了松树树梢,这就弱化了飞机的撞击力。色机撞断了几株树,它自己也被撞得七零八落的。不过在这之前的一刹那,阿列克谢从机舱里弹了出来,抛向空中,然后落在一棵百年云杉的树梢上,并顺着树枝迅速地滑下来,落到树下,那儿有一个风刮成的雪堆。他得救了……

阿列克谢记不起他这样不能动弹、没有知觉地躺了多久。有一些模糊的人影、建筑物的轮廓和奇怪的车子飞快地闪动着,在他眼前晃来晃去;又因为它们旋风似地运动着,因而他浑身感到隐隐作痛,痛得使人心慌。尔后从一片混饨中走来了某种热烘烘的模糊的庞然大物,向他喷着臭乎乎的热气。他尝试着想避开它,但他的身体完全陷在雪里不能动弹。不由自主的恐惧折磨着他,他猛地动了一下——就突然地感觉到有股寒气进入他肺里,面颊上有冰冷的雪,双脚痛得厉害。

“还活着!”——这念头在他意识中闪过。他又动了动,想站起来,这时他听见身边的冻雪不知被谁踩得发出咯吱咯吱的碎裂声和一阵呼味呼啸的沙哑的呼吸声。“德国人!”他立刻猜想道:“俘虏,就是说到底还是要做俘虏!……怎么办?”他竭力克制着,没睁开眼睛也不跳起来自卫。

他想起了他的机械师尤拉——一个多面手。尤拉昨天本想把他弄断了的手枪皮套上的皮带缝好,可是最终还是没缝上;他飞出去时只好把手枪放在工作服的裤袋里。现在要拿它就得把身子侧过来,当然,要做得不让敌人发觉是不可能的。阿列克谢俯卧着,他感觉到了大腿上硬邦邦的手枪。但是,当时他静止不动地躺着,可能的话,敌人会把他当作死人而走开的。

德国人在旁边徘徊了一下,似乎是很奇怪地叹了一口气,又走到密列西耶夫跟前弯下腰来,把冻雪弄得咯吱咯吱地响。阿列克谢又闻到了臭烘烘的呼吸气味。这时他明白了:德国人只有一个,而这种情形下逃命是可能的——窥伺敌人,猛地跳起来紧紧地掐住他的喉咙,不让他放枪,那么他就可以一对一地与德国兵打……但是这要做得周密得当、万无一失。

阿列克谢没改变姿势,慢慢地稍微睁开一只眼睛,透过下垂的睫毛他看到。在他面前的并不是德国人,而是一个褐色的东西。他把眼睛睁得再大些,立即紧紧地眯起来看:在他眼前的是一只大熊,它削瘦、毛发零乱,坐在地上。

上一页 章节列表 下一页

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